文章 RSS
評論 RSS

探親系列之二十:淒美得窒息的記憶

     以前到北方去公幹,經常會被人問這樣的問題:深圳是個怎樣的城市?這個問題至今我仍舊無法回答。       一個創業者的夢天堂?一個流浪者的歸宿?一個冒險家的樂園?       逸原來就讀南開大學,大學畢業後回到廣州白天鵝賓館擔任部門經理,90年代初應聘到我的娛樂公司工作,因為有好的學歷,加上有5星級酒店管理經驗,人也年輕有沖勁,人事部特意安排擔任我的助理,負責… (閱讀全文)

歸類於: 情感 (全局), 随笔 | 沒有評論

37°2,提拉米蘇,或愛情

       【写在前面的话】:去年秋天,我將我和泓的故事寫成文章《37°2》,我在文章結尾這樣寫道:“我與泓從此失去了聯係。儘管天依然很藍,金黃色的田野依舊閃閃發光。牆那邊依舊是中國。這記憶,淒美得令人不忍,電影也是,生活也是。37°2,這個溫度的夜晚,說不盡的故事。”6個月後,泓從深圳給我發來了電郵,並發來了她的舊作《37°2,提拉米蘇,或愛情》,我將該文放在我的… (閱讀全文)

歸類於: 日志 (全局), 随笔 | 1 條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