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評論 RSS

快樂得令人想哭的縱貫線

     今年寒冬一月,我們正面臨著金融海嘯和氣溫奇冷的雙重夾擊,我在《期待縱貫線》裏許下我的心願:2009,我們需要這樣的強音,更需要向死而生的信心。     感謝大班旅遊在這個特殊的日子,2009年9月9日,將縱貫線帶到了多倫多。這是一個令人快樂得想哭的夜晚,用大佑的話說,也是一個向音樂致敬的晚上。     我們的縱貫線,在宗盛大哥的帶領下,從《鄉親父老》的歌聲出發,… (閱讀全文)

歸類於: 情感 (全局), 文化笔记 | 17 條評論

【開頭的話】       想寫羅大佑,始於好多年前。      那天,我們從三里屯一間酒吧出來,和我在一起的是大學時的一些同學,我們分別差不多有10年的時間。我們喝了很多的酒。很醉。     北京的秋夜,風是清涼的,月色是幽藍的,馬路的遠端偶爾會捲起枯黃的落葉,我們站在馬路的中央,扯起嗓子,流著淚,唱著那首《閃亮的日子》:                  我來唱一首歌 古老的那首歌 … (閱讀全文)

歸類於: 日志 (全局), 文化笔记 | 3 條評論

期待“纵贯线”

     踏入2009寒冷的一月,最令人快樂的事情,就是「縱貫線」宣佈將在三月七日在台北小巨蛋開唱,巡回場次至今已經敲定20場,看到這則消息的時候,我想多倫多的搞手如果識貨,能令「縱貫線」來多倫多火一把,一定可以創造本地華語音樂會的一個奇跡。    「縱貫線」本來是「臺鐵」經營的一條縱貫台北、台中、高雄、台南的鐵路。由羅大佑、李宗盛、周華健、張震岳四人於去年七月… (閱讀全文)

歸類於: 日志 (全局), 文化笔记 | 3 條評論

走近刀郎

        燈光開始暗下來,那把聲音飄忽著,由遠而近,直入心靈。        演唱會前的專訪,我曾問刀郎:出道這么多年,最渴望的是什么呢?刀郎想了一下說,其實有很多渴望的。譬如在新疆安安靜靜地做著音樂,譬如有自己的大錄音棚,譬如可以多些理解。    刀郎的聲音很特別,高音區沒有任何修飾,加上真情。       那晚他唱《怀念戰友》的時候,那是与我們以往所有的習慣… (閱讀全文)

歸類於: 文化笔记 | 6 條評論

總有些聲音讓你淚流滿臉

       總覺得,聽音樂的時候,最好是喝點紅酒。      書架上有幾套刀郎作品,第一輯《2002年的第一場雪》,第二輯《喀什噶爾胡楊》,第三輯《西海的情歌》,以及由深圳音像出版社出版的刀郎作品三碟裝《尋找瑪依拉》,刀郎因此向我再次走來。      一直想寫一下刀郎,幾次動筆,又幾次將草稿刪去,一種很負重的感覺。      我所說的負重,不是指刀郎,而是指音樂。這種感覺一… (閱讀全文)

歸類於: 文化笔记 | 5 條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