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評論 RSS

无聊是福

              2003年1月7日 星期二 天晴   早上先把书房里的书全部整理一遍,这样半天就过去了。   整理书籍是件开心的事情,边整理边归类,看见几本从国内带过来的书,那些书是以前写下的,看着作者栏上自己的名字,脸燥热得很。   一直不敢回头看自己的作品,当初让自己得意半天的文章,2、3年后再看,才知道浅薄和无知是什么,自己都尚且这样,何况别… (閱讀全文)

歸類於: 随笔 | 沒有評論

失业第一天

                2003年1月6日 星期一 天晴   今天开始待业。   忽然想,其实我的命算很好的了。出国这么久,今天才第一次待业,或者再回头看,这也是我大学毕业后第一次失业,怎么比也算赚了。我好象有些满足的样子,这样好不好?   早上6点多就起床了,是习惯。   精心熬了锅白粥,用榄角和咸菜送,扎扎实实地吃了2大碗。   人在不顺的时候更应好… (閱讀全文)

歸類於: 随笔 | 沒有評論

最后晚餐

                 2003年1月4日 星期六 天晴   晚上公司部门负责人聚会,我的老板请吃饭,主题是欢送我离职。   那天G秘书要我签出席聚会通知时,我找了个理由推托掉了,觉得既然都已辞了职,何必搞得那么张扬,毕竟是10多人送我一人,有些不自然,以前公司也没有搞过类似的活动,这样厚待我,确实有违我的性格。但老板很坚持,我无法推卸,只好半推半就… (閱讀全文)

歸類於: 随笔 | 沒有評論

就这样别

                  2003年1月3日 星期五 大雪   今天天气很糟,大雪,据说降雪量有25厘米深。   早上6点多就起来,想起今天是LAST DAY,依旧穿上公司的制服,深感一个人在其位的庄严,那怕是最后一天。   汽车驶上401公路,大雪扑到汽车玻璃上发出“扑扑”的沉闷声,这是今年最大的一场雪了,看来我真的是辛苦命,上班最后一天还遇上大雪。   开始工… (閱讀全文)

歸類於: 随笔 | 沒有評論

激流勇退

                  2003年1月2日 星期四 天阴   今天是公司休息日,因明天要交接,上午10点多回公司作交接前的准备。   办公室很静,远没有往日工作时那种气氛。桌面上的电话安安静静,有刻我抬起头,透过大块的玻璃,凝视着办公室外每个岗位,觉得这4年多来,原来我一直不曾有意识和机会,用一种置身于此环境外的心态,来观察我的工作环境。   曾经,… (閱讀全文)

歸類於: 随笔 | 沒有評論

想起王伯昭

  20年前,那时王伯昭刚出道,在电影局部的一次审片会议上,我认识了伯昭。   记得那部电影是他和张瑜一起主演,剧本改自苏州一杜纺织女工杜芸芸将养母留给她的一万元贡献给国家(那时万元户很利害了),张瑜演杜,伯昭演杜的男友。审片会后,伯昭给大家演奏吉它弹唱,声音充满真情,很感人,当时我动了请他到人民大学为学生开一场演唱会的念头。第二天我到北影演员宿舍去… (閱讀全文)

歸類於: 涂鸦 | 4 條評論

感性的情

觉得幸福的婚姻总是从冲动开始的。感情本来就是个很感性的东西,咦?感情为什么叫“感情”?是否就是“感性的情感”?如果是,婚姻要是从绝对的冷静和成熟开始,这样的情,就不是“感情”,而是“理情”。 婚姻的乐趣是什么?如果说婚姻前及婚姻初,良好的经济、一定级数的生活素质和浪漫情怀是一个始终如一的主题的话,那么在若干次历经这样的生活体念后,婚姻的乐趣在于人生理念的不… (閱讀全文)

歸類於: 涂鸦 | 1 條評論

心到为安

庄周的思想,是以老子的哲学体系为基础的,所不同的是《老子》所推崇的是自然无为的政治哲学,而《庄子》则是探求个人于社会环境中如何实现自我解脱和自我保全的方法。这点于我们出国定居的人,感触颇深,即我们夹逢在东西文化之中,处在非主流的位置上寻求主流的平衡,人于社会的认识,于生活的价值和意义体念会愈加沉重,唯有时时提醒自己,胸怀放远大些,超逾民族、国域、… (閱讀全文)

歸類於: 涂鸦 | 沒有評論

两种文化观

看网上就美国人自信还是中国人自信展开争论,实在忍不住要说几句。 我们有什么优势可以保证我们的观念是中立的,不带偏见的呢?我看很难。 就如争论”美国人自信还是中国人自信”这个问题,很难有一个共同认可的结论,因为我们不是美国人,所以我们在谈美国人的自信难免会片面和偏颇,从一开始,我们一定会固守着自己的地域,站在中国人的理念上去“图解”美国人。简单举个例,你说广东人… (閱讀全文)

歸類於: 随笔 | 沒有評論

小时候的事情

读小学1年级时,老师给我们讲雷锋叔叔的故事,说拾金不昧,我们很好奇,就找了个钱包,里面塞满了草纸,然后牵上一条白色的线,钱包放人行路上,线拉到路边的葵树丛中,那年代整天放《地雷战》,我们把牵钱包的线用沙埋好,然后还装模作样地踩几个脚印,之后就躲葵树后面,没多久,看一阿姨走过来,看见路上有个钱包,那种神态真如徐志摩所写的“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阿姨左看… (閱讀全文)

歸類於: 涂鸦 | 沒有評論

这一个晚上

小时候写作文,比如去参观,比如去野炊,回来就要写作文,作文开始都会这么写“2003年1月27日的上午阳光灿烂,天空格外晴朗……”之类的。 只是,昨天天气很阴霾,多伦多这些年受“温室效应”影响,冬天很暖和,我说的是这些年,没说是今年,因为今年很冷,这半个多月来,加上风速效应,气温达到零下30度左右,昨天据说是稍微暖和点的,也有零下25、6度,然后专家说,今年的冬天才是… (閱讀全文)

歸類於: 涂鸦 | 沒有評論

西窗江湖我来评

1。令狐冲=玉米 这小令比作玉米,是最恰当不过。 你看小令喜欢女孩不?喜欢。 小令有女人缘不?当然有。 偏偏这么个好色的孩子,有副单纯透澈的心,这点和玉米很相象,没经验的人一看就知道他心里在想那玩意儿,但虽是如此,谁都觉得他真逗,好单纯,挺痴情,要把令狐冲所做的事儿换杨过来背,10有9、8说他是大六毛,所以,同样是好色,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评价,这就是情圣和流… (閱讀全文)

歸類於: 涂鸦 | 沒有評論

中国在位最短的皇帝

明朝在位最短的皇帝是第十四位光宗皇帝,叫朱常洛(1620年在位)。朱是个贪图女色的人,由于淫欲过度,即位当天就病倒了,后因服用丹砂过量而亡,时年39岁,在位仅二十九天,与三位皇后合葬,称为庆陵。朱是明朝享国最短的皇帝,其陵较为简朴,好象在北京密云水库那边,99年我去看过,很荒芜,就一老头在打理,靠捡柴火为生,很凄凉。 中国历史上在位时间最短的皇帝,是金王朝… (閱讀全文)

歸類於: 涂鸦 | 沒有評論

萧峰与阿珠的爱情观

萧峰与阿珠这段爱情故事很值得现代人探讨的。 金镛在《天龙八部》里,将很“汉子”的萧峰置在一段怨恨报应中,情感因阿珠阿紫的彼此交织,最终归于熄灭,真是凄恻壮烈。 段誉初见萧峰时是以“好一条大汉!这定是燕赵北国的悲歌慷慨之士。”而发出由衷的赞叹,但萧锋这样一条应该是办大事的汉子,始终纠缠在恩怨情仇中不能自拔,由此还导致阿朱因其急于复仇而早早香消玉殒。从萧峰… (閱讀全文)

歸類於: 涂鸦 | 沒有評論

我天天都为自己的无知自满而羞耻

说我无知自满我承认,让我该为自己的无知自满惭愧,这个我也接受。我不但只为自己的无知自满惭愧,我还为自己碌碌无为羞耻;我看别人儿孙满堂,我也羞耻;看别人有用不完的钱,我也羞耻;看别人没有钱又乐呵呵,我也羞耻;看见别人20岁就出好几本专著,我也羞耻…… 早上出门前看到你这个帖子,笑了笑,走了。 本来我对忽然冒出来的新名字的贴,或者是上一贴换一名字的贴,都是… (閱讀全文)

歸類於: 涂鸦 | 沒有評論

咱村有这号事儿

周一一大早,槐杨农药厂厂长办公会议正在举行。 厂人事科长唯一同志正向参加会议的所有中层介绍“槐杨农药厂”第一批下岗的工作计划。 造成“槐杨农药厂”即将瘫痪的原因很复杂,这不是一、二句话可说清楚的。 话说前些年,槐杨县在老县长一一领导下,过分强调发展工业,追求短期的经济交易,结果忽略了农业经济的整体规划,造成这些年农业人口每年急剧减少,大量的农田出现荒耕,… (閱讀全文)

歸類於: 涂鸦 | 沒有評論

玉米啊,你在哪里?

  玉米,我们的好兄弟,   你在哪里呵,你在哪里?   你可知道,我们想念你,   ———西窗的兄弟姐妹想念你!      我们对着高山喊:   “小玉米———“   山谷回音:   “他刚逃离,他刚逃离,   网络茫茫千万里,   他为戒网去躲避。”      我们对着大地喊:   “青玉米———“   大地轰鸣:   “他憋着气,他憋着气,   君不见西窗万维山谷里   还… (閱讀全文)

歸類於: 涂鸦 | 沒有評論

作文评改

  同学们,今天的作文讲评课,我们选了班上文娱委员夏雪冬花同学的《感恩节随想》作范文讲评,这个……玉米同学,你坐好点,眼睛乱瞅什么?如风同学,老师和你说过多少遍了,你来学校是学习,不是来作时装表演,穿这么露的衣服影响很不好,蓝蓝同学,你没带纸巾?你看你口水全流出来了……好,我们继续讲课。   夏同学的这篇《随想》,抓着生活中“木头请客”这么一件小事,发掘… (閱讀全文)

歸類於: 涂鸦 | 沒有評論

听文世昌讲旧时

  年初约刘天赐兄到“新世界”饮茶,同行有我的同事,曾在香港《信报》副刊当编辑的胡欣欣小姐。我们刚落座,远远见文先生走来,可谓相约不如偶遇。   那天我们的话题兜兜转转,始终离不开香港文化界的人和事。天赐兄诙谐,文先生记忆深厚,欣欣挑话题,我乐得个安静,洗耳恭听,受益匪浅。   后来,天赐兄约我到他家里去看藏书,我约文先生做个专访,文先生约欣欣上节目… (閱讀全文)

歸類於: 人物专访 | 沒有評論

Jerry:不按常理出牌的人

  Jerry站在你面前,你会觉得他很好玩。   他属于80年代出生那代人。1米90的个子,本应很男人的。但蘼勰愦幽母鼋嵌瓤矗际歉龊⒆印Pζ鹄聪窈⒆樱灯鸹袄聪窈⒆樱退闶前诟龆鳎砻婵春芸幔跃墒呛⒆印?br>   我对Jerry产生兴趣,缘于新概念培训学院Maria Sun校长的介绍。她告诉我,这是一个奇特的人。后来我在网上查了一下,竟然很多媒体都为他做过采访,兴趣顿即降了… (閱讀全文)

歸類於: 人物专访 | 1 條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