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評論 RSS

王凯平方初善:比翼的鸟儿会歌唱

  这是今年冬天第一场雪,细细的雪花在空中舞动着,落在我的汽车玻璃上却成了轻轻的一点,若有若无。   我的心情特别的好,也许是因为早上,也许是因为下雪,摇开车窗,觉得空气特别的清润。      手提电话的铃声悠悠地响了起来:木然你好,我是王凯平,你现在哪儿?看见一座小教堂吗?对,我家就在对面,你悠着开,不急的。   凯平的声音很浑厚,很男性,我顿即想… (閱讀全文)

歸類於: 人物专访 | 2 條評論

有梦总是好的

  和邓淑贞老师认识是因为采访笛子演奏家王春杰。   春杰说我和邓老师素昧平生,她知道我刚移民过来,一切都是重新开始,不但送出一半的报纸广告位置给我做招收学生的广告,而且还介绍学生给我,以及共同举办师生演奏晚会……后来我在电话里和邓老师提起这件事情,她有些轻描淡写地说:其实都是中国人,不管来自哪里,大家总该互相帮忙的。   邓老师来自台湾,九四年从台… (閱讀全文)

歸類於: 人物专访 | 沒有評論

贺绍强:屡败屡战

  我一直想写写贺绍强、罗秦夫妇5年来为夺回其亲生女儿贺梅的抚养权所走过且仍然未走完的艰难路程。但数次提笔又数次放下,总觉得透过贺家所历经的一幕幕辛酸故事,许多许多的感受,远非是文字所能承负的。   我阅读过这些年来各媒体跟踪此案留下的大量文字记录,这些本已足够让我以及读者了解事情的来龙去脉。只是之后当我完成对贺家的专访并录下40多页的采访笔记,完成… (閱讀全文)

歸類於: 人物专访 | 4 條評論

张翎:梦里梦外是家园

  张翎说,我只是个写作者,从没有那种“作家”的意识。   和张翎原本并不认识,之前曾听很多朋友提起她。知道她是一间听力诊所的医生,知道她是基督教徒,知道她写过许多本够份量的小说,还知道她是个地道的温州人。   也许是偏见,我对温州人的理解几乎就是“商人”。不过见到张翎之后,我对温州女子的认识有了改变。张翎的文字起码给我们灌输了另一种层面的意思,比如“思… (閱讀全文)

歸類於: 人物专访 | 沒有評論

仰视巴特尔

  我对巴特尔说:我们合张照吧?巴特尔很憨厚地笑了笑算是答应,然后我就站在他的身边。原以为176的身高还不至于那么不堪,但后来我一看到那张相就想笑,就算大巴微弯着腰将就着我,或者是将就着镜头,我都像个侏儒。   巴特尔那天还说:就叫我“大巴”吧,大家都这么叫。身高2米11的大巴给人的感觉很稳重,我和他作专访时忽然想起那句“一夫挡关”。   在国外打球也不是一… (閱讀全文)

歸類於: 人物专访 | 沒有評論

在情人与红杏出墙的妻子间如何抉择?

  宁先生那天从美国中部打电话到报社找我,他说想给我讲讲他的故事,因为手上的工作很多,我建议另约时间。宁听了轻叹声说:你现在要不听,不知以后我还有没有勇气讲。也许是那声叹声,让我听出他的心境。我说:这样吧,一小时后你再打来,我等你。   宁果然在一小时后再打过来,他说他住在美国中部一个小城,那里中国人不多,有很多话憋久了,想找个同胞说说。   我在… (閱讀全文)

歸類於: 人物专访 | 沒有評論

何守信笑论“江湖”事

  大家都叫他“师傅”,我想这是个很适合他的名字。不是好为人师,当然他有这个资格,我的感觉,他更像邻家的大哥:亲切。随和。关怀备至。  “师傅”是谁?师傅叫何守信。也有人叫他做何B。不要问香港人,就算你随便找个操粤方言的朋友问问,都能倒出一大堆关于他的故事来。记得在我读初中时,“何守信”这个名字已四处开花,比如当时广东电视台那位“一哥主持”谭国治就以“广东何… (閱讀全文)

歸類於: 人物专访 | 沒有評論

她如阳光般美丽

  和侯以嘉约好在大多伦多中华文化中心见面,秋日里面对这样青春自信的女孩,你仿佛感受到一季的清爽。以嘉那口上海话很娴熟,她父亲侯伯治说,在家里,我们一直用英语或者上海话交谈,在以嘉的生长环境里,英语、上海话不是她最重要的语言,音乐才是她最好的语言。 我4岁开始学琴。以嘉很恬静的语气开始我的专访。她的声音很轻,也很柔,我从她淡淡的微笑里,读到一种气质… (閱讀全文)

歸類於: 人物专访 | 沒有評論

高芝兰:善良的人容易快乐

  高先生居住的那个地方叫SAN JOSE,那是个很阳光也很温暖的地方。   决定和高先生做专访前有些耽心,毕竟是81岁的老人。采访前一天,我试探性地拿起电话和先生联系,殊不知先生一听我的名字就很开心地说:难得你有这份心,我们随意聊聊好了。先生那把亲切随和的声音,真如我的长辈,透着关心、理解和欢欣,像SAN JOSE秋日的阳光。                   … (閱讀全文)

歸類於: 人物专访 | 沒有評論

老夫老“夫”成眷属

  RODDY和NELSON如今就坐在我的面前,这是下午的三点多钟。我们选择街对面这间餐厅依街而坐。这天是立秋,下午的气温有些凉。你们冷吗?我背着风问。我还好。不冷。NELSON像电视里抢答的参与者那样急急地将答案扔回给我。然后就回过头去很得意地看着RODDY。而RODDY说真有些冷,NELSON听了马上从挎包里拿出件衣服递给他。毫无疑问,他们很恩爱。我的采访就这样开始。    … (閱讀全文)

歸類於: 人物专访 | 沒有評論

胡晓平:不倦的百灵鸟

                    寻找胡晓平   记得80年代初我在北京读大学时,曾和寝室5位同学从学校骑车到中国剧院去看《中国革命之歌》,那晚印象最深的就是唱《科学的春天》的胡晓平,声音之干净甘美,特别是高音区的华美飘逸曾让我慨叹沉迷。   数年前我移民多伦多,朋友告诉我胡晓平就在多伦多,那时我就产生了采访念头,之后走过这些年,偶然会在报上看到… (閱讀全文)

歸類於: 人物专访 | 3 條評論

在总领事官邸作客

  12月28日傍晚,天空飘着雪花,这是2004年圣诞节后第一个工作日。本地华人媒体的记者们驾驶着汽车奔向Bayview Ave,今天他们不是去做专题采访,也不是去“扑料”,他们是作为中国驻多伦多总领事陈小玲的客人,造访总领事官邸。   汽车迎着飘雪缓缓驶入总领事官邸所在的街道,远远看见周立民领事以及他的同事,指挥着汽车按部就班地进入指定位置停泊。   当我将汽车驶近领… (閱讀全文)

歸類於: 随笔 | 沒有評論

徐静蕾:你休想从我嘴里得到任何消息

  中国大陆“阳光女孩”徐静蕾携自导影片《我和爸爸》参展2003年的多伦多国际电影节,并接受星星生活记者专访。这部由她自编自导的处女作,有叶大鹰、姜文、张元等众多大腕友情加盟。徐静蕾在接受采访时挥笔祝星星生活读者“心想事成”。                         明星徐静蕾   房门打开时我们看到一张很青春阳光的脸。   徐静蕾听说我们是“星星生… (閱讀全文)

歸類於: 人物专访 | 沒有評論

走近洛夫,因为诗的缘故

  洛夫先生與我們是老朋友了,專訪一開始,先生就向我回憶起去年秋天也是這個時候曾到多倫多演講,先生說,那次見到了很多老朋友,確是一次十分有意義的聚會,因為詩的緣故。   被稱為超現實主義詩人的洛夫先生1928年出生於湖南衡陽,1949年因眾所周知的原因離開大陸到台灣。   『那是我第一度的流放,』先生回憶起年輕往事時,我感覺他沙沙的嗓音裡,有一種曾經滄海的… (閱讀全文)

歸類於: 人物专访 | 沒有評論

关心妍:心安理得

 《心安理得》是关心妍第一只专辑里的歌。   那天和Jade约好在喜来登酒店的大堂相见,她穿着一件红白条相间如   蝴蝶服的时装,那种宽松随意的样子,让我想起了这首歌。   我们见面后在沙发上落座。此时室外的夏意很浓,油绿绿的树荫,平缓的草坪散着清香,一季生机。   Jade问:“等很久了吗?真是对不起。“  “没什么,理解的。”   Jade听我这么说,就看着我很开… (閱讀全文)

歸類於: 人物专访 | 沒有評論

王春杰:用音乐寻找朋友

  和王春杰虽是第一次见面,但彼此都很有感觉,或许是同龄人。   七月的那个星期三,我到地铁站看他的演奏,我们站着聊了4个多小时,那情景象多年的朋友般。   那天来了位读高中的加拿大小姑娘,她告诉我:我每天都会经过这里。如果看见他在吹笛子,我就很开心,一天的疲劳都会消失。这种音乐真是太神奇了。它可以很轻易地就钻进你的心,然后和你对话,令你无法抗拒。 … (閱讀全文)

歸類於: 人物专访 | 1 條評論

叶子青:从不羁到成熟

                     姓命:叶子青                      职业:新时代电视传媒人                      生日:九月十一日                      星座:处女座                      颜色:黄、绿、紫                      喜爱:Pizza、… (閱讀全文)

歸類於: 人物专访 | 沒有評論

DOOR TO DOOR:一个能将梦点亮的人

  咸氏金融有限公司总裁咸生林先生的秘书带领我穿越一条狭长的过道,两边是 一格一格的工作间,人们很安静地在电脑前作业著,当然也有三五成群讨论问 题的,声音都很轻,英语、国语、粤语参杂著,很办公室的感觉。   咸先生的办公室在过道的尽头,里面很宽广,很明亮。   咸总在门边迎候,我们握了手,道了好,然后围著一张很独特的圆桌旁落 座。秘书给我倒了杯清茶,好… (閱讀全文)

歸類於: 人物专访 | 沒有評論

吴丹:掌声后的独语

  和吴丹约好是在下午的4点30分开始采访,其时气象台发出的雪暴警报正式生效,四月的天空漫着密集的雪花,这也算是多伦多的一景了。我因在路上花了些时间而迟到,吴丹后来很随意也很谅解地笑了笑说,无所谓的,我也是刚下课。   然后我们就从多伦多的雪聊起。   吴丹说,说真的,我对这边的生活学习各方面都很满意,但就是不喜欢多伦多漫长的冬天。曾想过,譬如,我要是… (閱讀全文)

歸類於: 人物专访 | 6 條評論

关于《红月亮》的创作构思

  《红墙》论坛的香草抓拍了一张“红月亮”的照片,然后让大家都写首诗上来,昨天香草说木然也写首红月亮时,因为手上有两篇文章在编,人不在状态里,所以没有肯定下来。   今天下午想起这件事情,就开始构思起来。   先说,我也很喜欢这首诗。   我在构思前,我首先想到,能否调动一些“网名”作元素,让红墙的读者有种认同感。   然后我就想到了主题,我要写“红月亮”… (閱讀全文)

歸類於: 文化笔记 | 沒有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