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十分的生活

字体 -

O9799JIU87G1_76e9a38d83e512e4c4b8c18cd7dbe129_500.jpg

一個人回鄉過年,住在父親遺留下來的老宅裏,吃在遠近堂嫂們的家裏。屋子已近而立之年,比我小不了幾歲,滿滿地盛著我兒時的記憶。滋味醇香的飯菜,絲絲縷縷有我熟悉的家鄉味道。

村居的日子,如天邊的閑雲,慢慢浮游慢慢飄。

黎明,窗外黑沉如墨,似有燭光劃過,透出微弱的白亮,由暗而淡,由淡而明。此時,夜鳥鳴歇晨雞啼,像是禽鳥的叫喚轉動了光影的旋鈕。日影是有腳的,一寸一寸溫情地丈量村莊,從房屋上的青瓦到大地上的細沙,臨幸而不遺。斜陽輕鋪於冬日荒草上,影動之際,折射出亙古不變的蒼涼。西天晚霞豔紅,一天一地的暖意襯出今時今世的安詳。

晨昏輪換間,靜,是鄉村唯一的填充物,是鄉間不變的主題。夜裏寂靜,白天安靜;雞鳴犬吠時恬靜,鶯啼燕鳴時幽靜;人來鳥不驚的寧靜,我自歡心我自在的沉靜;靜靜地,靜靜地,風飄日移,迎晨送昏,靜靜地,靜靜地,獨坐幽裏,安享寧謐。

數裏外,汽車的喇叭聲,刺耳驚心;身邊雞鳴鳥叫小兒嬉戲,天籟洗心。簷下滴雨嗒嗒嗒,風掠枝葉沙沙沙,沙落屋瓦,鶯燕呢喃,鼠竄樓板,落葉追風,螞蟻搬家,人過街巷,喚兒喊媽……細微而悠長的鄉村之聲,清甜入耳,溫暖入心。

空氣像洗過一般,泥土草木氣息,撲面而來。一縷炊煙起,一聲爆竹響,這味兒裏又多了一份生活的喜樂。

時光緩緩流淌,風吹過千年河流,掠過百年老宅,也拂著新修的水泥路面,細細的春雨澆過兒時的我,也淋濕現在的我,澆透日漸頹敗的鄉村。

這樣閑淡的日子,少不了要翻書。書是幾本閒書,夠不上盪氣迴腸,卻也滋味悠長。風雨屋簷下,融融春光裏,西窗燈影中,翻幾頁書,回味幾個短長句。時光恬淡,人生沖淡,日子是如此寧靜而安詳。睡前翻一翻,人來前客走後,胡亂翻翻,翻出幾許人生清歡。

也不能不寫字。無須謀思宏大主題,修辭結構條理層次之類統統勿理勿念,往木凳上一坐,翻開軟皮抄,隨手寫幾行隨心的文字,灑潑心香,揮發逸興。

更少了不去田野走一走。重走兒時的上學路,重溫少年時勞作的田地,過一過當年十分懼怕的古老木橋。是重溫,亦是身心匍匐大地。

自家地壟上,兒時那棵碩大的樟樹,這會兒大得出奇,我一人摟抱不過來。母親嚷嚷要賣,被我喝住。樹是我成長的見證,我遠離了家鄉,樹可不能挪移,無端地受苦。它是故鄉的一部分,是不可分割的故土盛景。

這個江南不起眼的小村陳坊,是我出生的地方,在這裏生活了二十多年。走出這裏時,我是故鄉出產的一枚青澀果,如今歸來,已鬢髮斑白,人屆中年。這是我的根。落葉要歸根,人要歸故土。

現實很殘酷,故鄉已非久留之地,我不得不要離開,去到城市,那裏有我的波瀾不驚的生活。帶著思念,我開車出了村,前方是喧鬧的城市。

來時,我帶的腕表走時正常,離開老家陳坊的時候,分針延後了十個刻度,慢了十分鐘。看著後視鏡裏的故鄉,我那珍貴的慢十分的生活,漸漸隱入高大柿樹掩映的村莊裏。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