綻放如花的謊言

字体 -

1P01444N-0.jpg

我是一名婦產科醫生。那天早晨,我剛上班,一對年輕的夫婦走了進來,男人個子很高,眉宇間流露出一股氣定神閑的表情;女人有些清瘦,臉上洋溢著一絲溫暖而滿足的幸福,兩個人手挽著手,不時地竊竊私語,給人的感覺像是一對很恩愛的小夫妻。

他們五年前結的婚,兩年前開始計畫要孩子,可不知為何卻總也懷不上。我問了問他們的身體狀況以及日常的生活規律,開了張單子讓男人去做化驗,同時給那女人簡單地檢查了一下,然後給她開了張B超單,並告訴他們明天來看結果。

第二天下午快到下班的時候,我正收拾著桌上的東西,那男人來了,他先是禮貌地道了歉,解釋說因為接待客戶來晚了。

“醫生,我們還能有孩子嗎?”他一臉虔誠地望著我。

“化驗的結果顯示,你是正常的,你愛人屬於幼稚型卵巢而且伴有先天性子宮畸形。”我平靜地說。

“您說得這麼專業我不太懂,我只想知道,我們還有懷孩子的可能嗎?”那男人探起上身,惶恐地望著我。

我努力笑了笑,說:“雖然現代醫學的發展使一些疾病不再是不治之症,但由於你愛人的病症是先天性的,因此懷孕的可能性很小,你要有思想準備。”

我的話還沒說完,那男人就跌回到椅子上,臉上的痛苦清晰可見。

我正搜腸刮肚地想安慰他幾句,他又一次探起身,猛地抓住我的手:“大姐,求您點事兒,幫幫我好嗎?”我本能地想抽回手,驚恐地望著他。

“對不起,大姐,我有點激動。”那男人鬆開了我的手,兩手在口袋裏翻找著,像是在找煙。

我看了他一眼,他意識到了什麼,抱歉地笑了笑,雙手又攪到了一起。

“大姐,不瞞您說,我和愛人是大學同學,五年前她放棄了城市的生活隨我來到這裏,那時我們是真正意義上的一無所有……”

那男人喃喃地說著,像是對我,又像在自言自語。我沖他點了點頭,同樣是白手起家的我,對從農村走出來寄居城市屋簷下的學生的艱辛深有感觸。

“大姐,請您在診斷書上寫上是由於我的原因懷不上孩子,行嗎?我求您了!”那男人一臉期待地望著我。

我愕然,愣愣地看著他。

“我愛人跟了我九年,她把一生中最美好的時光都給了我,我不希望她的下半生在自責中度過……”

男人哽咽了,他把頭扭向一邊,我清楚地看到他的眼裏浸滿了淚。我默默無語,開出了一張虛假診斷書。

當我在那男人的名字後面寫下“精索靜脈曲張”幾個字時,眼裏湧出淚來。

分享博文至:

    1 条评论

  1. 1
    一目 - 2016年6月10日 18:39

    没有这个谎言又如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