沿著心路 走到你麵前

字体 -

一場飄雪過,一場飄雪又起,我發條簡訊對你說:“下雪了呢”。
今年的秦皇島雪特別多,有一場雪花紛飛,大團大團打在手心,感覺不到寒涼,隻剩下對這場雪的狂喜,我拿著相機拍個不停,好怕這場雪戛然而止。後來我時常看著照片,企圖能聽到一些它的話,但卻沒有,我很失望。我想哭,卻沒有聲音。是不是那天之後你就離開了,不會再寄托思念和牽掛給我。似乎這一年接連不斷的大雪都是在和過去告別。
身體的擦肩而過,心靈的百感交集。我們不曾相見,我卻想要為這所謂的百感交集,走到你的麵前,哪怕千萬人阻止,我也要去做。不知道那時的我怎麽了,竟然在離現實隻剩一小步的時候放棄了。現在的我仿佛經曆了一生那麽長,找回了自己的心,這顆心貼著你的消息,想要寸步不離。
多少個開心不開心的時刻,忍不住想要叫叫你的名字。想要得到你以前一樣的寬慰,想要分享給你我的快樂,想要問問你這文章好不好,想要與你一起聽似乎唱著我們的歌曲。可是又有多少次忍住沒有找你。
特別想你的時候我就會問問你在幹嘛,你會隔好久回複我,問我怎麽了,我說沒事。是啊,我找你能有什麽事,遠在天邊,有事與你說你又幫不上忙。我們好久誰也沒有理誰,很晚的時候你會發個晚安。很多都已經成了我們的習慣,習慣用對方的語氣和對方講話,習慣在下雪天想念對方,習慣期待一份來自彼此的信件,習慣像以前一樣對彼此。我想要時間快一點,快到某一天我有勇氣,有資格,有能力去到你身邊,哪怕隻是隔著人群車流看看你。看看這些年你過的好不好,看看你生活的規律,看看你所在的環境,看看你忙碌的背影。
我學著你的語氣問句“最近好嗎”,你學著我的語氣回句“一切安好”。簡單的話語,凝聚著無法言說的千言萬語。你問我可有想你,我沉默不語,多少想說的話都成了被曲解。我們該是很遙遠了,不知道彼此的近況,不知道彼此的心緒。為何偏偏在生硬的言語裏,我們更加的靠近了,想要變成一隻鳥,飛到彼此的地域去。我們心照不宣,我們彼此懷念。
我們不約而同的不去打擾彼此,似乎這樣能讓對方過的更好,更快的忘了自己,似乎這樣就可以不再有牽連。可是怎奈心境,在某個特定的情景裏,崩潰決堤。某一個角落,沒有共同到過;某一句話語,沒有對彼此講過;某一首歌曲,沒有分享對方聽過;卻會莫名的想起對方,措不及防的,思念就那樣湧上心頭。
不知道你是否還記得我們的約定。約定我去小島的專科院校,等你來對麵的本科院校來找我。約定牽手去雪地上踩下第一對腳印。約定一起努力賺錢去旅行。約定在深秋落葉的季節去看落日。可是我們怎麽了,怎麽也不說話了,怎麽也不通信了。我知道你都記得,記得很清楚,就在心中不斷地循環往複。我們去實現好嗎?
你去到離我家鄉很近很近的城市,可是你知道的,我已經不在那裏了,難道我們還要一直錯下去嗎。擦肩,回眸,背離。你要去到我的城市,你一個人去走我走過的路嗎?會不會遇到我——我來到你的城市,走過你來時的路。你知道嗎我的高中課桌上刻著這樣的歌詞,每一張桌子都有。我們的夢是那麽的相似,可是我們卻注定了錯過。如果你去我家鄉告訴我好不好,我回去見你。如果我去你家鄉,我告訴你好不好,你來做我的導遊。
追逐著我們共同的夢想,踏上我們共同的路,沿著彼此的心情,走到彼此的麵前,什麽都不必說,給對方一個大大的擁抱。
原文地址:https://www.bidushe.com/article/3294.html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