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時人問夢多長

字体 -
标签:

u=3334193795,2770026889&fm=21&gp=0.jpg

傳播管道的多元化,帶來的不是你需要的東西更快地被找到,而是你不需要的東西也不停步的騷擾你。就像陳奕迅唱的,走過了人來人往,不喜歡也得欣賞。

小時候,父母會要求你吃完這碗飯才能看電視,考到九十五分才能買新玩具,於是你厭惡的去吃飯,去學習。

上學後,老師要求必須開完會才能放學,必須考到全級多少名才能自由挑選座位。於是,惡狠狠的背著書,一臉幽怨的表情。

到後來,不受影響簡直就是做夢。

不喜歡的明星代言的廣告就卡在最想追的那部電視劇之間,每次都要看完那張毫無喜感的臉,才能看到一些屬於自己的歡樂。不想聽的廣告,就在電梯上重複的播放,想閉上眼緩個神也不行。再到後來,演技從未提高過的明星,炒作報導多過那些真正的實力派,於是人氣蹭蹭蹭往上漲,卻也總被罵的狗血淋頭。

最近的熱點是誰家更有錢,所有的明星都應該有錢有人嗎?

在自己掙扎的時期,我不知道有誰在意過他們的家庭背景。

王菲當年在香港怎麼也紅不起來的時候,沒有人關注她跟李敖的關係,沒有問她的父親是工程師。

當劉若英還在演方曉萍的時候,也沒有人在意她的家世那樣顯赫。她只是被張艾嘉挖掘,被陳升發現並培養,才唱出了那首《為愛癡狂》。

當張國榮在臺上唱歌興奮到扔帽子,尷尬到又被扔回來的時候,誰會在意他的家庭如何,誰會在意他有多努力。

這些都是被藝術垂青,卻不被命運眷顧的人。

王菲愛情三起三落,到現在依舊沒有著落,雖然和謝霆鋒在一起,但是年齡是最大的天敵,孩子是最動情的距離。兩個人,兩個家庭,四個孩子。仙氣十足的王菲只能繼續問佛,苦求自己的真心不被辜負。不由得想起了她唱的《幽蘭操》,蘭之猗猗,揚揚其香。眾香拱之,幽幽其芳。不采而佩,於蘭何傷。以日以年,我行四方。

奶茶臨近四十才收穫愛情,被幸福環繞。之前也是一個人,雖然寫書,唱歌,演影視劇,但還是被愛情隔在門外,只能一個人孤獨寂寞,並讓自己看起來美麗著。總是會想起她的那首《當愛在靠近》,真的想寂寞的時候有個伴,日子再忙也有人一起吃早餐。雖然這種想法明明就是很簡單,只想有人在一起,不管明天在哪里。

最難忘的是哥哥,一個美好善良的人,創造的角色都不必說,唱過的歌去聽就好了,被命運選為唐先生的愛人,受到歌迷的支持和世俗的不解,巨大的壓力和常年的壓抑使他患病,並最終失去了對自己生命的掌控權。留住的是那份美好,忍受的是自己的煎熬。最經典的是他的《我》,我就是我,是顏色不一樣的煙火。天空海闊,要做最堅強的泡沫。我喜歡我,讓薔薇開出一種結果。孤獨的沙漠裏,一樣盛放的赤裸裸。

與其天天看著那些整容,生日,婚禮和這個那個的恩怨,倒不如去看看那些溫暖過我們的人,這世界不溫暖你,你得自己溫暖自己。

當時人問夢多長,於是講自己去想。

分享博文至:

    1 条评论

  1. 1
    博客管理员 - 2016年3月2日 09:11

    你好,我是一条评论。
    要删除一条评论,先登录系统,查看这篇文章的评论,然后你可以看到编辑或者删除评论的选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