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8月 的存档信息

青春末路,彎腰拾貝

木樨花飄落的深秋,隨風散幾裏不休,我站在青春的末路,拾起那枯黃的回憶。從懵懂的少年到青春末路,邱姍姍這個名字一直在我心頭從未抹去。 差不多十年了,同樣是十年,為什麼不能像陳奕迅唱的:“十年之後我們還是朋友”?光陰沖淡了這一切,她的模樣已經模糊,只在我心頭留下那美麗的名字。 遇見她是在小學五年級的時候。開學那天,我一直低著頭坐在教室的角落,當我無意間抬…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