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末路,彎腰拾貝

木樨花飄落的深秋,隨風散幾裏不休,我站在青春的末路,拾起那枯黃的回憶。從懵懂的少年到青春末路,邱姍姍這個名字一直在我心頭從未抹去。 差不多十年了,同樣是十年,為什麼不能像陳奕迅唱的:“十年之後我們還是朋友”?光陰沖淡了這一切,她的模樣已經模糊,只在我心頭留下那美麗的名字。 遇見她是在小學五年級的時候。開學那天,我一直低著頭坐在教室的角落,當我無意間抬… (阅读全文)

浏览: 20 没有评论

當時人問夢多長

标签:

傳播管道的多元化,帶來的不是你需要的東西更快地被找到,而是你不需要的東西也不停步的騷擾你。就像陳奕迅唱的,走過了人來人往,不喜歡也得欣賞。 小時候,父母會要求你吃完這碗飯才能看電視,考到九十五分才能買新玩具,於是你厭惡的去吃飯,去學習。 上學後,老師要求必須開完會才能放學,必須考到全級多少名才能自由挑選座位。於是,惡狠狠的背著書,一臉幽怨的表情。 到… (阅读全文)

浏览: 23 1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