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 的存档信息

堆積了很久很久的勇氣和念想

終於下定決心坐上了去dermes 激光脫毛城的客車。一路上,忐忑和不安是難免的,但是卻又有那麼一絲絲的激動,一直不敢直面自己的內心,一直不敢期待新的開始。所以,自己虧待了自己,朋友說我擅長虐待自己,大抵就是因為這個。 其實,有這個想法的時候,並不是因為要開始新的生活,就是想給自己過去那麼多年的執著一個交代,也不想就這樣糊裏糊塗過當下的生活,於是,才會拿出…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