始終能保持一顆從容而平和的心

字体 -

曾幾何時,喜歡坐在山林一隅,靜靜地看雲。寂夜,誰在用一生情,硯一世墨?只知這一硯微苦的墨,只書了君塵世裏的哀愁。溪山如畫對新晴,雨後的雲,朵朵絲 絲,層層疊疊縈纏卷舒。柔若春日牡丹園裏盛開的精靈,瑩白潔透芳心無染。看雲的人兒凝思淺笑,心,暫態也去暗瘡印方法這般柔軟,澄澈,安寧了。心平自然風雨瘥,明月送 來清淨天。走吧,何處無風,何處無雨。“但使靈臺無塵念,此心到處是青山”,蘇東坡的境界最為超然。說心裏話,他的人生境界一直以來都是我嚮往的。“竹杖芒鞋輕勝馬,誰怕!一蓑煙雨任平生”這是東坡詞中我最喜歡的一句。東坡雖然睹盡官場險惡,受盡人間磨難。

春色入世,挽一縷 微風輕輕入懷,這一腔情愫便如風,如水,如流雲般在光陰裏獨自飄蕩。朱夏轉眼過,又是春雨聽風波。風姿瀲灩,雲水含笑,笑看月影水面倒。道別,不曾見回 頭。欲寄彩箋兼尺素,水遠山長會相逢,風緩荷塘送香遠,情在人間有緣再見。站在你留給我的期望裏,強提歡顏再煥然一笑依然笑魘生花,因為,這生生世世裏吾 俊朗的容顏只為你而展現。“江流天地外,山色有無中。”王維的詩總是詩中有畫,詩中有禪,這首詩以空靈淡遠的山光水色為遠景,江水滔滔遠去,好像一直流到 天地之外去了,兩岸的青山重重疊疊,若隱若現。千江有水千江月,萬里無雲萬裏天,風緩荷塘遠囂喧,芙蓉如面。池花對影落,燭淚向心流,夜色月光潑,未到別 處不悲秋。回首,流年無聲的逝去也讓人害怕,收拾行囊,伴著你為我織的思念網,又醫療券無息地行走了一程,只是在人間流浪。此刻,這一隔一世的執念,這一等一生的情,只為換得與你相見。

在塵世中奔走追逐的我們,從容入世不易,清淡出塵更難。練達胸襟和淡定之氣,需要多少豁達啊!每天,我們在紛繁的生活中 困頓著、計較著,越是計較煩惱越多,煩惱越多牽絆越多。誰說雲的心思飄忽難定,不可捉摸?當它的心淚滴落成雨,在你的指尖稍作停留,那絲絲寒涼是它深藏的 心緒。“眾鳥高飛盡,孤雲獨去閑。相看兩不厭,只有敬亭山。”這是李白遊山時的觀感。李白一生性情灑脫,放蕩不羈,空有抱負不得施展,詩中的那種孤高淡逸 的景象正與作者高蹈出塵,在複雜黑暗的社會環境中保持獨立高潔的人格相契,達到一種物我兩忘的境界,心與景遇情與景合。在我們的內心,光陰遠逝,清淡上 路,心中的煙塵少了,步履因此輕鬆,心胸因此豁朗。得天獨大,我心自由,長歌倚樓望天涯海角間,你留下的那抹芬芳,一飲便醉了一世。誰說雲的影姿飄渺無 憑,杳如夢幻?當它的清思飄飛成雪,在你溫熱的掌心瞬間融化,那瑩亮的水珠是它欣喜的淚滴。你可懂,雲心蘊著的雨意,揀盡寒枝不肯棲,即使落下,也只為海的遼遠胸襟。

孔子曰:“知者樂水,仁者樂山。”水,蜿蜒自在,或浩蕩激越,或清婉舒緩。處穀底山澗寂寂然而不卑不哀;處案幾杯盞耀閃閃而不傲不喧,清溪可見月,長 河可行舟。一如智者淡遠清寂的品性,隨意灑脫的情懷。細雨不識愁,乘風欲加濃。挽袖拈花,搖落雲池。醉花醉水,醉一闕詞,濛濛薄霧纏繞,雨中搖擺柳枝。不 少人希望自己生命的底色有大紅大紫的那份絢麗榮耀,有大富大貴的那份體面奢華。殊不知,生命這枝蓮花越是塗靡豔麗,越接近凋謝零落。你可懂,雲心蘊著的禪 境洗盡鉛華,即使水盡山窮精神的桃源依然花開含笑,富足豐盈!唯有清淡如菊的生命之花,才淡然於人生花園的角落,為平凡的生活增添一份持久的芬芳和色彩。 這般清逸出塵,孤高絕傲。塵煙之上獨行無羈,雲海之中暢意遨遊,那一掛心帆,卸載了所有的負累與牽纏。雲起雲滅,因遇而安。奢華無所求,名利無所逐,絲絲 縷縷升遠岫,款款搖曳入晴空,再多恩怨情仇,最終泯為一笑,莫問人間,是非短長。

一直喜歡柳葉素妝,纖塵不染,情不自禁拾那紛紛揚揚的碧玉,醉風醉雨,醉一簾夢。靜靜的聽著雨滴瀝時的低吟淺唱,一種恍若隔世的憂傷,深深觸及溫柔的記憶。 靜坐山石一隅,聽暮蟬淒切,一絲酸澀的味道,幾許淒涼詩句。看雲的人兒素手托腮,清澈眼眸中印滿雪色雲影。紫色的朱槿花臨風而落,他的身邊,靜靜地斑駁了 一地心碎的晶瑩。“山光悅鳥性,潭影空人心。”古人熱愛山水,在自然山水中來去從容,他們沉醉於湖光山色,盡數消解胸中塊壘,又從中獲得一些人生感悟。在自然界,千帆過盡,繁華過 眼,草木山川枯榮自如,只剩下水天一色,這是大地的超然淡定。這是唐代詩人常建在山中古寺裏的感觸,山中的景色連鳥兒都感覺愉悅,鳴叫聲分外清脆婉轉,又 更何況人呢?此地此景,讓人心中雜念頓消,如潭水般純澈空靈。聽這月光中唱一曲如夢令,一不小心,這淚水便濕了盛裝。剩下的這一筆硯,化我清愁,入你心間 讓我一生沉醉蘇家興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