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漫的漫不著邊際的時光

字体 -

美好的清春漫長的,你去了哪里?不知道它怎麼就飛走了,想抓也抓不住、只能願景村眼睜睜著看著它從指間溜走,滿是無奈,滿是失落…

轉眼1恍忽,期末的腳步如期而至,考試的聲音隨即而來,不期而至,不請自來。容不得有誰說讓我再準備準備,它說在這個問題上,它持有絕對發言權和幾乎所有決定權、所以,妥協了.讓暴風雨來得更猛烈些吧。

語文的考試總是不好說,或許幾家歡喜幾家愁吧、抑或幾時得志幾時憂,也不知道願景村究竟會發生什麼,好像這個不屬於自己的掌握範疇,好像對於這些,我們顯得渺小而無力,但我們要重伸,我們不卑微!

還記得許總那信誓旦旦的宣言:‘這試卷上的題起碼要考百分之50,還記得從化學考試開始前到語文考試結束後那些時間那個顧著著復習說一定要考好的忙碌身影,還記得化學考卷上1滿面的變態題的時候、只決定mol老師也對不起他自己講那麼多,我也對不起自己看那麼多,看那麼認真.還有那些物理題,讓人懷疑出題人怎麼想的、終究誰對得起誰?

英語、數學、生物?勉強過了吧、讓自己忘了吧,事實已經成為歷史,無可改變,無可複製.或許願景村那政治還足以讓某些文科生汗顏、最大的驕傲麼?

……

最後1堂是生物,最後1堂是高2理科生的生物考試、可是有些人或許是太急著想去和自己的寒假見面了,於是,當考試時間還很場很場,理科生也開始離場,1個走了,2個走了…考場裏的人希希拉拉的了,和政治考試時一樣,剩下的幾乎是8班的、不承認8班的是人才,終究得承認8班的比其他班的優秀,至少有好的學習態度,至少知道尊重老師的付出,至少知道盡自己最大努力去爭取!

伴著監考老師宣佈收卷的時候,終於可以走了,沒有回家,徑直出了校門、沒有了中午的飄雪,換作了雨夾雪的天氣、看上去很冷,感覺牙齒被冷空氣弄得直哚嗩,還是深呼1口氣,繼續走下去、

懷揣在衣兜裏的手似乎摸到了什麼,取出1看,原來是大副給傳的生物答案,還沒有開封的答案就這些被扼殺在萌芽狀態中,是我太殘忍,還是監考老師不應該?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