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秋的桂花香

字体 -

屏窗而望,望穿墨染的江南。依欄若愁,愁斷言語治療霧繞的霏雨。那雨,如大大小小的的玻璃珠,鏗鏘有力的擊打著半透明的紙屏。它碎了,碎了滿地的液體,碎了滿腔的思緒……
這夜,似乎有點熟悉。也許,曾闖進過她的閨房,似乎把她該有的羞澀置於這冰冷的雨中。倘若,這是我的過錯。姑且,讓我再犯一次錯吧!
校園的書香宛如深秋的桂花香一樣濃烈,每時每刻與爾共舞,被其縈繞著。而,這幽深的寧靜的夜,甚是難得!與安靜的沙漏呆在一起,有一種獨然的自在,有一種默然的享受,有一種純淨的素懷。這雨,點綴了夜的寂靜,婉約的配上了一支雅曲。
而今,我的心跳聲與呼吸聲戳亂了這份安然。是因為這場失心雨的到來嗎?還是因為权证注入捉摸不透的心情?偶爾,掠過幾行自語的文字,仿佛感受到了生命在雨中活出的無奈和迷惘。誰都可以暢想遙遠的未來,但是誰可以十分圓滿完成如今腳下的這條路?旁人曾說我是個自主性較強的人,心裏裝著“定海神針”。也許,也許吧!爾等的目標各異,或許未來有迥異之別!還記得高中的時候,喜歡了顧城的一句話:黑夜給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卻用它需找光明。這句話現在似乎變得更加刻骨了,因為言語往往比行動來得輕巧。所以,我不喜歡斷然的給己及旁人一個諾言,或許,行動沒有語言顯得那麼蒼白。
回過神來,頭還是朝著窗的方向。我在想,今晚彼漢之雨和江南之雨到底有何區別。這濃墨潑灑後的夜,很沉!儼然不是素胚勾勒出青花,瓶身描繪映牡丹的感覺。這天青色後的煙雨,炊煙嫋嫋的雅氣還是不偏不移的住在了江南。這天然的美,強求不得,也強求不來。
這樣的夜,這樣的雨,這樣的愁,該由哪些符號事業夥伴予以寓意?是逗號,省略號,還是問號?
此時此刻,我醒著,你呢?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