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2无一生还,20世纪最大的恐怖袭击:一场离奇空难夺去270条生命

忧郁的虎子 - 2016年12月12日 - 5 浏览

字体 -

世界足坛发生了一起悲剧:巴西甲级球队沙佩科恩斯所搭乘的飞机在哥伦比麦德林地区坠毁,共71人死亡,6人幸存,事故原因仍在调查中。


自从人类征服天空以来,空难留给世人的印象始终是不可承受之痛。相比其他项目,运动员基数最大的足球,有太多不堪回首的空难往事。

一提到空难、恐怖袭击,人们首先想起的就是发生在2001年的 “9·11”事件。其实,20世纪还有一场空难,举世震惊,这就是洛克比空难事故发生到破案,整个过程充满了离奇的谜团,至今仍然疑云重重

1、1988年圣诞节的钟声和颂歌,对于泛美航空103航班上的259名乘客和机组人员以及他们的家人来说,并没有多少欢乐和平安的意味。

四天前的12月21日清晨,当这架波音747飞机在苏格兰上空爬升到9.5千米的巡航高度时,一枚炸弹在机身前部炸开了一个大洞,机体随之在空中解体,燃烧着的碎片如雨点一般降落到洛克比小镇上,导致11名洛克比居民无辜丧生。至此,洛克比空难共造成270人死亡。

      世界各地的恐怖组织纷纷发表声明,声称对这起事件负责。

在英国军情五处、军情六处,美国联邦航管局、中央情报局、联邦调查局的牵头下,1000名警察和600名士兵在这里开始了地毯式搜索。每人手里一白一黑两个塑料袋,白的装证据,黑的装遗骸。上级的指令是:在地上的东西,只要不是长在那里或是石头,都带回来。

当找到黑匣子后,打开一听,也只有180毫秒,比眨一下眼睛的速度还快,这就说明机舱内当时发生了重大变故,电力中枢系统先被破坏了

2、随着从飞机残骸上搜集到的信息越来越多,关键的细节渐渐浮出水面。飞机的爆炸是由炸弹引起的,因为在现场找到了一块残缺不全的飞机机舱,上面有许多地方是凹下去的,这就表明机舱当时曾受到威力强大的爆炸物的冲击。

在对收集上来的两万多件残骸进行检查分析后,一块标号为AVE4041的金属托盘引起了调查人员的注意,这块被钉在飞机行李舱里的金属板被炸得凹凸不平,从断裂截面可以判断出炸弹首先是在这个盘中爆炸的,而这个金属托盘正是钉在机舱装行李的地方。由此调查人员得到了突破性的线索:炸弹并不是存放在一般的货舱里,而是在乘客行李舱里爆炸的。

行李舱里的东西何止千百件,炸弹到底是如何混过安检,又是被谁带上了飞机?

1988年洛克比空难残骸

3、托盘的旁边,同时发现了一张残破的标签,引起了调查人员的注意。

复原后的标签显示,这是东芝SF-16型收录机,又名“爆破节奏”

难道,炸弹竟是被隐藏在别名“爆破节奏”的东芝收录机里被带上飞机的?这听起来像是个玩笑,但却成为了残酷的事实。甚至,空难发生前两个月,德国反恐部门还曾缴获类似的装置。

在收录机的电路板上,调查人员检测到了塑胶炸药塞姆汀。专家们计算过,只用不到400克的塑胶炸药,紧贴着机舱壁安放,就足以把机舱炸出一个约3厘米的大洞。爆炸后仅仅过了几秒,飞机机体结构因为受到重创而出现减压,在空中发生了解体。

调查到这里,似乎有些眉目了。接着,调查人员在一个手提箱的碎片上发现了塞姆汀,这表明这个手提箱才是真正用来盛放炸弹的。

接下来,只要查到手提箱的主人,基本上就可以找到真凶了。

这时,奇怪的事情发生了:机场托运行李的名册里,没有这个手提箱主人的任何记录。

根据手提箱碎片找到的同类型产品

4、18个月后,一个偶然的发现,案件有了突破性的进展。当时,在距离残骸散落中心地点近120公里的地方,一个当地人偶然发现了一件不完整的T恤衫,上面印有“玛丽之家”的字样,那是马耳他港口小镇斯利马的一家商店名。在这件残破的T恤里面包裹了一个东西,是一个大拇指指甲盖大小的电路板残片,约1平方厘米。调查人员发现,那一小块电路板既不是飞机机体碎片,也不是任何已知电子产品的元件。

美国联邦调查局从电路板的制造工艺和接插件的线索入手,对元件进行追踪,最终追踪到了瑞士的埃文· 保利亚公司。他们承认为利比亚政府国防部生产了这款MST–13定时器,可以通过设置将爆炸时间延后1万小时或1万分钟。

原来,定时器原本的设定是想等103航班飞至大西洋上空时起爆。但是由于当天航班晚点,并且因为天气原因,103航班临时改变了飞行线路,飞到了苏格兰北部上空。如果航班按预定的时间表以及路线飞行,那么炸弹就会在大西洋上空引爆,所有的证据都会彻底消失。

1989年9月,苏格兰调查人员聚集到了马耳他的“玛丽之家”服装店。服装店的老板托尼·高斯(Tony Gauci)还记得,一个中东人买走了这件衣服,而且他买东西时根本不挑,连衣服的尺码都不管,一心只想把手提箱填满高斯还记得,在那顾客临离开服装店时,外面开始下起了雨,老板开玩笑地问这位顾客要不要再买把雨伞,结果他买了。

直觉驱使下,调查员也向高斯买了把一模一样的雨伞并带回洛克比。接着,从收集到的残骸里,他们找到一把雨伞,跟高斯卖给他们那把一模一样。雨伞火速被送到实验室,检验后发现,雨伞的纤维上留有T恤衫纤维的痕迹,显示它们曾经一起装在有炸弹的手提箱内。

根据店主的回忆,警方对这位神秘的顾客进行了画像,但是,人海茫茫,去哪里找这位不知姓甚名谁的乘客呢?调查到这里,似乎又一次迷失了方向……

5、1989年12月29日,美国悬赏50万美元,捉拿洛克比空难的真凶。据说美、英、联邦德国的情报机关使用了包括卫星在内的多项高技术,对恐怖分子进行了千万次窃听,然后用计算机分析处理。

就在调查陷入毫无头绪的时刻,一个利比亚叛逃者的指认让事情出现了转机。

据指认,两名利比亚情报官员是洛克比空难的幕后黑手。其中一个叫阿卜杜拉· 巴塞特· 阿里· 迈格拉希(Abdel Bassett Alia Magrahi) ,那位“玛丽之家”服装店的神秘顾客,他买了一件T恤衫来伪装定时器,又买了好几件衣服放到手提箱里包裹塞姆汀;另一个叫阿明· 哈里法· 费希迈(Amin Khalifa Fhimah) ,公开身份是利比亚阿拉伯航空公司的机场工作人员。

有了绝佳的便利条件,两人将手提箱偷偷放进了103航班。

1991年11月14日,美英两国宣布了调查结果:确认阿卜杜拉· 巴塞特· 阿里· 迈格拉希和阿明· 哈里法· 费希迈是洛克比空难的真凶。

1998年,美英和利比亚都同意把荷兰作为“中立的第三国”,在荷兰海牙设立法庭审讯洛克比空难的两名利比亚籍嫌疑犯。

6、2001年1月31日,距离洛克比空难发生13年后,三名法官做出了裁决: 迈格拉希被裁定有罪,判处终生监禁;费希迈由于有证据证明不知情,被无罪释放。

宣判书上这样写道:

基于我们掌握的证据,有理由使我们确信,洛克比空难是由一个简易爆炸装置引起的爆炸造成的,该爆炸装置暗藏在一个东芝牌收录机中,和其他一些衣物一起放置于一个手提箱中。衣物是从马耳他斯利马镇一家名为“玛丽之家”的服装店购置的,而炸弹则是通过MST–13型定时装置引爆的。

迈格拉希一直否认策划空难,并多次上诉,坚称自己无辜。

2003年,利比亚同意为洛克比空难承担民事责任,赔偿每位遇难者1000万美元。2009年,考虑到迈格拉希身患晚期前列腺癌,苏格兰当局提前释放了他。回国时,迈格拉希在利比亚获得了英雄般的欢迎。

2011年,迈格拉希在利比亚

2012年,迈格拉希在利比亚的家中去世,并未留下有关洛克比空难的更多内幕。

时至今日,舆论对于真凶到底是不是迈格拉希一直有各种质疑,甚至有人专门写书来研究洛克比空难的真相。无论最终的真相如何,这场发生在28年前的空难影响巨大,直接导致了飞机安全条例的修改,也造成了当时国际形势的巨大变化。

逝者已逝,留下的是亲人的泪水,以及对恐怖主义的切肤之痛。自民航业进入喷气时代以来,全球民航业一直遭受着恐怖袭击与劫机的威胁,这也给我国的国家安全事业敲响了警钟。近年来,恐怖主义活动对我国的威胁日益突出,不仅造成人民生命财产的重大损失,也严重危害整体国家安全。


2012年6月29日,由新疆和田飞往乌鲁木齐的GS7554航班上有6名歹徒暴力劫持飞机,随后被机组人员和乘客制服,并被公安机关抓获。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