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的困惑

字体 -

“怎麽辦”周水根很是困擾。壹直以來,周水根家的經濟收入主要是靠山上的毛竹。每年,水根的山上的收入都在五萬元左右。開春後的竹筍的收入有幾千元,白露過後鉤竹稍,竹小枝和毛料的收入近壹萬元再加上毛竹。日子過得舒坦的很。

“要不妳去外面的工廠上班?”妻子說。可是水根去上了班,山上怎麽辦?“妳壹個婦道人家,山上的活妳吃得消?”水根憂心重重;現在毛竹不值錢了,但是不值錢歸不值錢,總不能就此讓這幾十畝毛竹山荒了?這可是自家的毛竹山。毛竹雖說是長在山上,但也要人時不時去料理的,任憑它自生自滅,不要幾年這滿山的毛竹就要變樣了

妻子的話有道理,水根去工廠上班也很容易,現在到處都是工廠,要找點事做太容易了。可是壹旦水根去上班,山上怎麽辦?壹個人做事總要有點責任心,去廠裏上班,那就要有個上班的樣子。不能今天沒有事去上班了,明天又要在家做自已的私事了。工廠不比家裏,工廠有工廠的規距。沒有了規距還能叫工廠!

已經十幾年了,水根壹直在家裏做事,山上有那麽幾萬的收入,還有旱地裏的白茶。每年少說也有八、九萬元的收入,實在沒有事了,水根去幫別人家砍毛竹,這可是高收入的活,人是很累的,但壹天下來,至少有五百多元的工資,有時甚至要七百多元。可是從前年開始,這好日子沒有了。自從縣裏得了聯合國【人居獎】和國家新農村建設標村桿;原來的毛竹加工被限制了,很多的毛竹粗加工企業關停了,理由是毛竹的粗加工有汙染。毛竹在粗加工時,生產的蔑絲要用雙氧水煮過,只有用雙氧水煮過的蔑絲所織出的產品才不會蛀。產品的使用壽命更長。

如今毛竹粗加工被停,毛竹的銷路不好了。壹直以來毛竹的價格壹路飈升,山農也確實從中得到了好處。那些年毛竹渾身都是寶,就是毛竹的葉子也值錢。可是得到好處的不單單是山農,企業的好處更多,縣裏的好處就更不用說了。首先,本縣的竹制品加工已是全國竹制品的風向標,同時它又帶動了多種產業鏈。這些年有多少的外地勞動力到本地打工?

前些年,毛竹每百斤可以賣到45元,收購商爭相恐後的上門收貨。現在只有二十多壹點了,不過這只是說說的價格而已,因為現在很少有人專門上山去砍毛竹。只是在無事時去砍,不然的話,買竹所得只僅僅付工資而已。上山是那麽的累,不如去工廠上班,人輕松,錢不多,但用用夠了。

“上班還不如在家開壹家農家樂?”壹天,在縣城的連襟來看望水根夫婦,飯後閑談連襟說,“我們這裏開農家樂,哪會有生意?”水根搖搖頭說。“這壹條山溝有七、八公裏長,有那麽好的風光,沒有壹家農家樂?”連襟不相信。水根家所住的地方叫梅山塘,離縣城有二十多公裏,最近的小鎮也有八公裏。從梅山塘到鎮上的公路兩旁,長著密不透風的小竹。在十年前,這些小竹為當地帶來了相當的繁榮。那時,梅山塘壹帶聚集著大大小小幾十家生產竹釣魚桿廠。這幾十家魚桿廠靠的就是當地的小竹中的精華“黃枯竹。”黃枯竹的竹身修長,皮薄,韌性好,是生產釣魚桿的最佳小竹。可是好景不長,竹制魚桿很快被塑料魚桿占領了,漸漸的,曾經風光壹時的產業消失得無影無蹤。水根連襟說風光好就是指的公路兩側的小竹林。可是他沒有仔細觀察,公路兩側的小竹已所存無幾,現在連以前的壹半都沒有了。“妳沒有看看公路旁的小竹已消失了不少?”水根說,“我感覺好像少了很多,dermes 脫毛 不過我沒用心。”連襟承認自已失察。“不過這裏離開縣城遠了點,目前開農家樂生意可能不太好,但是不要幾年,這裏肯定會興旺的,但是壹定要保持這壹路的小竹林,”連襟說。“還保護?水根苦笑道;農民是講究實惠的,以前小竹的收購價要五十多元壹百斤,現在二十元都沒人要。既然小竹不掙錢,不如挖了種白茶,所以竹林越來越小。”“小竹怎麽也會沒人要?以前不是運到江蘇去的?人家種蔬菜不用了?”連襟不相信了。“現在蔬菜都是大棚生產了,用的都是鐵架,誰還用竹子!”水根解釋說。連襟恍然大悟“原來是這樣!”“不要說平地的小竹了”水根繼續說道;“就是山上的毛竹,只要生長在地勢較平坦的,都有很多人家在偷偷砍了種白茶。”“村上不管?”連襟說。“村上不是不管,可是妳讓村裏怎麽管,雖說毀林是犯法的,可是農民的收益村委又做不了什麽,所以只要不做的過份,村委也就睜壹只眼閉壹只眼了。”水根很實際的說著事實,連襟聽得直搖頭。可是這是事實!

都知道說“金山銀山,不如青山綠水。”以前老百姓也知道壹句話叫“在山吃山,在水吃水,”壹方水土養壹方人就是這個道理。可是在生活的壓力下,有些事只有隨著實際改變的。不然妳讓老百姓怎麽話?

最近十幾年,新農村建設,公路是建了壹條又壹條;工業園區是規劃了壹個又壹個dermes激光脫毛 。工廠不見多了起來,只是多了壹片荒蕪。平原地區那壹望無際的小竹早已不見蹤跡,眼下近山區的小竹也可能會壹朝滅跡。而山上呢?那可是國家重要的毛竹生產基地,不過現在毛竹對於國民生活已不見重要了。也許它也已完成了歷史使命?

水根有點想不懂,生活了壹輩子的地方,祖祖輩輩賴以生存的方式,到了現在行不通了。靠山吃山,是靠不成了。毛竹的銷被卡了。僅僅是粗加工中用了雙氧水!田地這壹塊有國家每年的補貼費,可是毛竹山沒有。如此現在的情況持續下去,山區的農民靠什麽生活?青山不能為人帶來實際的需要,那麽這“青”會長久麽?“這青並不是自然的,它需要人為的、不斷的呵護才侍更“青!”

水根困惑,青山更在困惑,不過這畢竟擋不住生活的浪潮dermes 脫毛價錢 。現在的問題是這浪潮倒底會沖向那裏?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