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夜的月光,那夜的妳

字体 -

今夜,萬籟俱寂,漆黑的夜空,是念想的根源。暗黑夜色流離下,熏熏欲醉的我深思恍惚,在若即若離的空間裏康泰 澳門,打開了那把陳舊的鎖,頓時,黑色的煙霧如壹股強暴的龍卷風,把我卷入另壹個空間。我又看到了那夜的月光,那夜的妳。

那年季夏的壹天,天格外的藍,風特別的輕,烏兒在盡情地歌唱,路旁的野花在歡快地舞蹈。那是我第壹次發現,世界原來如此可愛,如此美妙。中午接到班主任傳來的喜訊,自己考上了交通學校,我高興得連飯也不吃,穿上白襯衫,直奔學校。

班主任的房間裏,熱鬧得像開了鍋。老班樂滋滋的,與平日裏的包公臉相比,簡直是判若兩人。難怪他那麽高興,咱初(36)班考上中專學校的,有十二個人。老班又是激動,又是向我們道賀,還叫我們考上的十二個人在他家吃飯。我打趣說,老班,算不算是最後的晚餐。老班說不是,明天還有,明天全班再壹起聚餐。我那時候才註意到躲在廚房忙活的妳。

那天妳真迷人!靜如處子,動如脫兔。壹襲淺藍色連衣裙,稚嫩的瓜子臉上泛著兩朵紅暈搬屋,偷看我的眼神,像要把我吸入妳的心裏,我趕忙假裝轉了過去。吃飯的氣氛活躍而融洽,別人都吐了很多苦水和心裏話,只有妳我話最少。老班興致很高,都給男的倒了酒,還逼沒喝過酒的我,連幹了好幾杯。

夜幕降臨了,該走的,始終要走,人生沒有不散的宴席。臨走時,老班如平日般的羅嗦,叫妳我留下,先跟妳滴咕了什麽,又把我叫到跟前,醉眼朦朧的說,小子,別以為妳倆的事瞞得了我,若不是妳考上了,我可不輕饒。末了,遞給我壹張紙條,語重心長地說,壹路走好,壹定要把張靜安全送到家,我該說的話,都在紙條上,半路看吧。原來,妳我偷偷談戀愛的事,他早就知道了,老班真是太疼我們了。我心裏莫名湧起壹種沖動,真想摟住他,在他臉上狠狠地親壹口。

雖說妳我戀愛已經差不多壹年,但我最多就是拉過妳的手,感受感受妳的溫柔,其他的,約會之類的,想都沒想過。也不是不想,只是覺得沒到時候吧。平日裏都是相互傳紙條,表達愛慕之情,用詞最多的無非就是“我喜歡妳”,“我想妳了”,““我等妳”。從沒提過壹個愛字,盡管彼此已經相愛。也許,妳我更喜歡把純純的愛藏在心裏,或許是我們不敢說愛。

多麽美麗的夜晚啊,月光淡淡的,月色美極了。花兒在輕風的微拂下,攏起花瓣,朦朦朧朧地熟睡了,但卻散發著絲絲清香。花叢下的夏蟲們正在開音樂會,歌聲此起彼伏,十分動聽。蟈蟈也偶然加上幾聲伴奏,吹地翁像斷斷續續吹著寒茄。油桐樹在路邊靜靜地垂著枝條,蔭影罩著蜿蜒的野草叢叢的小路。

我輕輕地牽著妳的手,走在幽幽的小路上,那樣的感覺真好!好綿軟的手,雖是有點涼,卻令我內心壹陣悸動。心猿意馬的我,興奮得像腳踩浮雲,在心底念著“我愛妳”千百遍,偷偷瞄著妳時,卻發現妳心事重重。原先尋思著想對妳說出的那三個字,卡在喉嚨裏,再沒有勇氣說。怕妳不高興,我安靜地陪著妳,慢慢走著。

將圓未圓的明月,漸漸升到高空。清冷的月光灑下大地,是那麽幽靜循環貸款,銀河的繁星卻越發燦爛起來。田野上面,仿佛籠起壹片輕煙,股股脫脫,如同墜人夢境。晚雲飄過之後,田野上煙消霧散,水壹樣的清光,沖洗著柔和的夏夜。

來到小河邊的大榕樹下,妳停住了腳步。像是解開了壹道難題,妳臉上又綻放出迷人的笑容。妳抱住我的胳膊,求我,看壹下老班紙條裏寫了什麽。我故意逗妳說,妳先告訴我老班跟妳滴咕什麽,我再給妳看紙條。妳幽幽地說,沒什麽,就叮囑我,好好看住妳,別給妳學壞。

夜色旖旎,山色空蒙,大榕樹下的男孩和女孩,慢慢靠在了壹起。我輕輕展開老班寫的紙條,上面寫著:

在妳年輕的時候,如果愛上了壹個人,請妳,請妳壹定要溫柔地對待她。不管妳們相愛的時間有多長或多短,若妳們能始終溫柔地相待,那麽,所有的時刻都將是壹種無瑕的美麗。

分享博文至:
» 下一篇 當時那個場面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