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们为什么会约炮?

字体 -

这几年,“约炮”一事,似乎已从曾经的“不能讨论”、“不敢讨论”发展到被摆上台面。Tinder这类应用风靡海内外,许多人使用这些“约炮软件”撩妹撩汉,玩得不亦乐乎。那么,人们为什么会约炮?约炮怎么约?约了之后,对双方又产生了怎样的影响?

社会小报收集整理了国内外关于此类行为的生理、心理研究,以及相关约炮软件研究,从动机、工具、影响三个角度进行讨论。我们发现,约炮这事儿,有点意思。

男女都会约,女性更期待进一步发展

有研究者(Regan et al, 1999)调查了105名至少有过一次短期性行为的心理系学生,针对他们的短期性行为以及行为动机进行了询问。

在这次调查中,短期性行为包括一夜情(one-night stand)、短期炮友(fling)、相对长期的炮友关系(casual sex relationship,比fling时间更长,以发生性行为为基础,缺少承诺和浪漫意图)。

结果发现,在数量上:

•       61.9%的人表示经历过一夜情;

•       41.9%的人有过短期炮友;

•       34.3%的人有过相对长期的炮友;

•       7.6%的人表示经历过其他类型的短期性行为(比如最开始的一夜情对象现在变成了男/女朋友)。

总体而言,有过短期性行为的男女人数没有显著差异。但是,有更多的女性表示有过“一夜情对象最后成为男朋友”的经历。

在对其他人短期性行为的了解方面,男性比女性知道的更多,对其他人的情况也了解的更多。

至于动机,研究总结了5个方面:

•       个人因素,如个人性欲、酒精的作用、追求愉悦等,其中,个人性欲是一个很重要的原因;

•       他人因素,如一夜情对象的吸引力、对方的意愿等;

•       人际因素,指与性行为双方有关的动机,如双方进一步发展成长期恋爱关系的可能性等;

•       社会环境因素,如提升社会地位、展现性技巧、受同伴行为影响等;

•       物理环境因素,如黑暗的环境、聚会的场景等。

男性和女性的动机相似,不过仍存在一些性别差异:男性比女性更强调社会环境因素的影响,如提升社会地位、受同伴行为影响;而女性则更强调人际因素的作用,如增加与性伴侣发展成长期恋爱关系的可能性。

 

通过网络,女性期望邂逅浪漫

网络扩大了人的社交范围,在另一项研究中,有学者总结了在网络环境下,女性一夜情的心理基础:

•       渴望浪漫:女性天生渴望浪漫,大多数女性把浪漫当作人生的主旋律。怀着对浪漫的渴求,以及对亲密伴侣的寻觅,即使初识不到一个小时,跟着感觉走的女性也会难以抗拒进而冒险尝试一夜情。姑且不论一夜情的安全性和道德性,这样的邂逅方式满足了许多女性对浪漫的期待。同时,网络扩大了女性的浪漫想象空间,女性更容易发生一夜情。

•       对现实失望:热衷于一夜情的女性,很多对现实生活中的婚姻或是感情感到失望,希望通过一夜情寻找感情的替补。网络因其虚拟性、符号互动性、超越时空性和制度化特征的缺失或弱化,使得女性不用承担太多原本不属于感情的社会责任和义务,反而通过一夜情体会到真实。

•       寻找另一半:不少女性因为生活圈子小,希望通过网络结识合适的对象。

 

携带7R+基因的人发生一夜情的比例较高

从生理上来说,一夜情的发生,也受基因的影响。

研究者(Garcia et al, 2010)对181名年轻人的性行为和亲密关系情况进行了调查,同时收集了他们的DNA。研究发现,DRD4基因的某些变体(7R+)与无承诺的性行为关系密切,这些无承诺的性行为包括一夜情和通奸。

DRD4是一种多巴胺受体基因,位于11号染色体。该染色体上有一组48个碱基对的重复序列,其中,重复7次即为7R。携带7R+基因的个体往往表现出类似注意力缺失症(ADHD)的精神失调状况、酗酒、更多的冒险行为等。

DRD4影响人脑中的多巴胺奖赏通路,这一基因的变异对于个体参与冒险行为甚至一夜情和通奸,有很重要的影响。研究表明,携带7R+基因的个体发生一夜情的比例更高,而在有通奸行为的个体中,携带7R+基因的人对伴侣不忠的次数更多。

用约炮软件,不见得都是要约炮

早在2012年发布的Tinder,目前已成为约炮软件中的教父级应用。那么,Tinder真的是一款约炮软件吗?人们用它来做什么?

在最近的一项研究中,Leah LeFebvre(2017)通过问卷调查了395位年龄在18到34岁的Tinder用户。研究发现:

•       48.3%的受访者因为同伴、或媒体宣传使用Tinder;

•       14.7%的受访者喜欢Tinder的设计;

•       8.9%的用户希望通过Tinder发展一段长期关系;

•       7.9%的受访者出于好奇使用Tinder;

•       5.1%的用户下载Tinder就是为了约炮;

•       4.1%的受访者因为便利使用Tinder;

•       3%的用户把Tinder当做社交软件、游戏应用打发时间。

当被问及这个软件是用来做什么的,51.5%的受访者认为,Tinder就是为约炮而设计,33.5%的受访者视其为约会软件,15%的受访者认为,Tinder的初衷是让人们认识新朋友。

但在实际操作过程中,match之后,用户会做什么?

77%的受访者表示,他们在线下见了对方,平均面基次数为4.58。其中,37%表示约会最终发展成一段情侣关系。

至于约炮,在所有面过基的受访者中,只有21.8%表示从未约过,12.6%表示约了没成功,65.6%表示与对方发生了亲密关系。顺便一提,受访者的炮友平均值略高于3。

这样看来,Tinder也并非真的是约炮软件,许多人通过Tinder约会找到了另一半,而非单纯用它来约炮。


事后,男性较女性获得更高的愉悦感

研究者Campbell通过问卷调查了3300位有过一夜情经历的受访者,大多数年龄介于17至40岁之间。在所有的异性恋受访者中,超过一半的人表示一夜情的体验不会因为性别不同而产生差异。

但总体而言,女性的事后感受比男性更加负面。80%的男性在事后感到心情愉悦,释放了压力,只有54%的女性有同样的感受。

女性主要感到“自己被使用了”,其他感受包括“觉得自己廉价”“事后感到恐慌,惧怕怀孕”“感觉自己被侮辱了,彻底悔恨”。

与所预期的相反,女性并不认为一夜情是发展一段长期关系的前奏。她们并不希望男性负责,而只是希望让男性知道,她们平时不会这样,一夜情只是在特定的情境下与男性发生的不同寻常的事件。

男性认为,由于一夜情的对象通常能够吸引许多其他男性,值得去征服,因此,他们对一夜情的满意度往往比女性高。

典型的感受包括“愉悦”“兴奋、精虫上脑”“我相信一夜情是释放压力的好方法”。具有消极感受的男性则用“空虚”“孤独”这样的词汇来描述一夜情。

本来不想约结果约了,或导致心理健康受损

在2003-2004年针对1311名年轻人的性行为和心理健康情况进行的一项研究中,研究者(Eisenberg et al, 2009)重点关注年轻人的身体满意度、自尊水平、抑郁症状和自杀意图,并询问了他们最近的性伴侣的类型。

以往的研究发现,约炮可能会损害个体的心理健康,然而,Eisenberg等人的研究表明,相比之下,约炮者的心理健康情况并没有更差,且最近的性伴侣类型与心理健康无关。

在近期的一项研究中,Vrangalova(2015)在一年里对528名大学生进行了追踪,结果发现,约炮本身对心理健康没有什么影响,而个体的约炮动机,会影响心理健康。

与不约炮的人相比,只有那些内部动机较低的约炮者才会表现出较低的心理健康水平。换句话说,约炮中的非自主性导致心理健康受损,且在男性和女性中均表现出同样的效果。

总的来说,男性女性对约炮均持开放的态度。从心理上来分析约炮动机,男性约炮多受社会因素的影响,女性则更期待双方关系的进一步发展;从生理上来看,携带7R+基因的人更容易产生约炮行为。

至于约的结果,相较女性,男性获得更高愉悦感;如果约炮本身并非主动行为,无论男女,均易导致心理健康受损。

不管你约或不约,希望这些研究成果对你有所帮助,最后,你开心就好。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