诅咒与禁锢:邪恶帝国内被游戏的人生

字体 -

的亲人都是“撒旦”,是可以击杀的魔鬼。

生命在他们眼中,变得一文不值。因为在《话在肉身显现》中,“神”告诉他们,“为我效完力的人,要老老实实地退去,不得吵吵闹闹,小心我收拾你”,甚至直接煽动说,“因着工作的需要,我需要的人也不同,该舍的就舍,该砍的就砍,该杀的就杀,该留下的必须留下……我的话就是权柄,谁改动谁就触犯刑罚,必遭我击杀,严重的断送自己的性命。”

而“全能神”,还真的像一个权柄一样,搅动着每一个信徒的家庭。

黄日福一家,就深受邪教之害。2012年,他的妻子丁伟在广东惠州打工期间,被工友拉入该邪教。一开始,黄日福还没有发现妻子的异样,以为信的就是“基督教”或者“天主教”。直到妻子总表现得鬼鬼祟祟,黄日福几经打听才得知,原来妻子信的是邪教。

于是,黄日福开始激烈的反对,夫妻二人更是为此争吵不断。彻底痴迷的妻子,甚至大喊:“我就算跟你离婚,也要信!”

2016年7月,又一次激烈地争吵过后,妻子竟抛下自己患病的母亲、两个还未成年的女儿,离家出走,从此人间蒸发。两年多来,黄日福一直苦苦寻找妻子的下落,但直到现在,仍然杳无音讯。

 “如果知道她会离家出走,我也不会动手打她……”这个个头不高的东北男人,只要说起当年的事,就会忍不住流下眼泪。

那时的黄日福还不知道,在全国,像他这样的家庭还有成千上万个。这些人离家出走的真正原因,是“全能神”活动方式决定的,是为了割断其与家人的联系,割断亲情这道最后的屏障。

“全能神”邪教组织要求,“小区”级及其以上的骨干成员都必须离家,全时间为神“尽本分”。《话在肉身显现》中就直接煽动信徒:“你有爱就会甘心奉献,就会甘心受苦,就会与我相合,就会为我舍弃你的所有,舍弃你的家庭、你的前途、你的青春、你的婚姻,否则你的爱就不是爱而是欺骗、是背叛!”

▲某“全能神”信徒写下的断绝子女关系书

这种“禁锢”,如果不是身在其中,是很难体会的。宋女士到现在都不敢相信,一向疼爱自己的母亲,会在自己临盆前几周,突然消失不见。

和很多信徒家属一样,一开始,宋女士也以为母亲信的就是基督教。但后来,她发现母亲变得神神叨叨,甚至有一天,突然开始成袋成袋的买蜡烛回家。

询问过后,母亲的回答让她震惊——“世界末日马上就要到了,要提前做好准备”。

宋女士当然是不信的,她开始趁母亲不注意的时候,偷偷翻阅“传道人”给母亲留下的那些书。

“书中宣扬的都是‘世界将要毁灭,大难就要临头,只有加入全能神才能得到永生,免遭浩劫’等内容。”

宋女士后来又无意间看到邪教组织给母亲发的碟片等视频资料,里面全是渲染地震、海啸等灾难的场面。

这让她不由地担心起母亲来:既然是号称“教人学好的教”,怎么会宣扬这些消极的东西呢?明明是不可抗拒的自然灾害,怎么就成了“全能神”操控的呢?

于是,宋女士开始极力反对母亲信“全能神”。但另一边,和母亲常常一起秘密聚会的邪教徒又不断恐吓母亲:“你要是不信,你们家就不得安宁,神会惩罚你们家人的,你们家就会面临灾难。”

最终,这个年逾六十的老人,在2014年7月离家出走。

“我至今都想不明白,母亲是下了怎样大的狠心,才抛弃我们的。”宋女士甚至想过,如果自己难产死在手术台上就好了,那样妈妈或许就会后悔,当初不该选择离开。

如今,为了寻找母亲,宋女士彻底放弃了自己的工作。只要听到哪里有疑似长得像母亲的老人出现,她就会立即赶过去。

然而,一次次希望,换来的是一次次失望。4年过去,母亲依旧音信全无。她已经不记得,自己有多少次是哭着从梦里醒来的。她甚至怀疑,年迈的母亲漂泊在外,是不是已经出了什么意外……

“全能神”邪教就是这样,像一只看不见的手,拨弄着信徒们的人生。

▲“全能神”信徒写下的保证书

而为了强化精神控制,除了每天不断“吃喝神话”给信徒灌输要绝对顺服“神”的思想,每个入教者还要立下“毒誓”,以不断恐吓的方式,进一步禁锢他们的行为。

比如,有信徒写下:“我愿向神家起誓,如果说话把弟兄姊妹间接出卖,当犹大,或者被抓出卖了神家或弟兄姊妹,给神家或弟兄姊妹造成损失,愿得到神的咒诅,不得好死。”

因着这样的毒誓,被洗脑的信徒认为,不虔诚者、不遵从者、叛教者的下场都很惨——被石头砸死、被车撞死、浑身长蛆、死无全尸、千刀万剐、万剑穿心、碎尸万段、抽筋剥皮、下十八层地狱……且应验者不只是自己,还有自己最亲的家人。

为了让信徒害怕,“全能神”邪教会不断给信徒们讲诋毁“全能神”之人遭惩罚的事例。比如:

也因为这样,长期被邪教“洗脑”的信徒,即便离开了邪教组织,精神上还是很难逃离这种恐吓。

就在不久前,宋女士在邪教受害者家属群里听说,一位被“全能神”邪教蛊惑离家出走的信徒,几个月前终于被家人找了回来。但没想到,团聚没几天,这位信徒就因为觉得自己背叛了“神”,害怕家人受到更多诅咒和报复,选择了上吊自杀。

因为这种强大的精神控制,让警方的审讯工作也一度陷入困局。

满某一直到被抓,都处于对“全能神”深信不疑的状态。她害怕,如果自己出卖“神”,那些发过的毒誓会应验。她甚至努力说服自己,这是“神”对她的考验,应当坚守信仰,不能背叛“神”。

因此,一言不发,拒绝供述,成了所有被拘捕邪教人员在审讯初期的一致表现。警方告诉记者,“全能神”邪教组织专门教授信徒如何对抗审讯,甚至给他们编排剧本,反复练习。

“他们和普通的犯罪嫌疑人有很大不同,要想让他们如实供述,必须先做好思想转化工作,卸下他们的心防。”黑龙江省大庆市公安局高新区分局民警刘增博说。

办案期间,刘增博负责审讯的是此次案件抓获的“东北牧区”一号人物——决策组组长白某。该小组主要负责整个牧区内人员的选拔、监督,以及传达境外传来的指令等。

“这种对抗的状态一直持续了40多天”,刘增博说,最终,经过不断做思想工作,白某才交代了自己的问题。

事实上,在侦查阶段,“全能神”邪教组织极强的反侦查能力,就曾给案件的侦破带来极大难度。

据办案单位负责人介绍,该邪教活动的显著特点,就是组织内人员均使用灵名或化名,不准使用和询问其他信徒的真实姓名,高层骨干甚至会有多个化名,这就给侦查阶段人员的确定带来难度。

此外,组织内信息的传递,都是通过最原始的人工传递方式进行。

冯某加入“全能神”邪教七八年,每天做的就是负责传递纸条。“上面打了三个对号的,就是加急,就要立刻出发,保证当天送到。”

但是,跑了这么多年,她根本不知道自己传了什么,也不知道这个纸条最终传给了谁。因为“全能神”邪教规定,负责传递信息的人员,不许询问打听送、取信件人的姓名等情况,更不允许偷看信件的内容。“如果违反,就是背叛神,就要遭惩罚,下十八层地狱。”

为了确保不被人发现,“全能神”邪教组织甚至要求信徒外出时要时刻保持警惕,比如走着走着突然停下,或拐进一个巷口,查看身后是否有人跟踪。有时,还会要求信徒乔装打扮。

不仅如此,“全能神”邪教“小区”级以上的骨干都是异地任职、远离熟人,好全时间为邪教“尽本分”;住宿也安排有专门的“接待家”,以防止在酒店登记时暴露行踪;内部通信文件多数使用代号代替关键信息,且不允许使用手机与教内人员联系……

在被抓捕前,刘某的主要工作就是作为“接待家”,照顾其他几名信徒的生活。不过,“全能神”邪教并不承担他们的日常开销,一切费用,全部要由负责接待的信徒自己来出,以示对“神”尽的本分。刘某一个月的退休金只有1300多元,有时不够养活这么多人,就会到菜市场去捡剩菜叶吃。

“信徒”的清苦和“神”的享乐

然而,就在信徒们谨言慎行的顺从 “神”,心甘情愿地为“神”奉献、过着清苦的日子时,远在美国的赵维山等人,却享受着极度奢华的生活。

为了让信徒奉献自己的一切,“全能神”以耶稣再来为幌子,在《话在肉身显现》中露骨地说,“为着这一天的到来,我们花费所有都在所不惜。有的人辞掉工作,有的人撇弃了家庭,有的人放弃了婚姻,甚至有的人捐献了所有积蓄。”称这样做才是无私的奉献,才能获得“神”的恩待。

对于“祭物”的使用,“全能神”邪教在所谓的“神选民必须遵守的十条行政”中规定:“神家的钱财、物质,包括一切财产都是人当纳的祭物,这祭物除了祭司和神可以享用之外,任何人不得享用。”“若人享受这些东西那就属于偷吃祭物了。凡属这样的人都是犹大。”

▲“全能神”信徒写下的保证书

通过这样的内部约束和洗脑,信徒们被灌输了自己所有的一切都属于“全能神”的思想,而神家的财物只有“女神”和祭司能享用。但很多信徒不知道,他们信奉多年的祭司和“女神”,其实就是赵维山及其姘妇杨向斌。

当年,赵维山出逃美国,在纽约建立起“全能神”总部,进而建立全球网站。通过互联网等多种渠道,他在纽约的豪华别墅中操盘,控制手下不断发展信徒,并指挥转移巨额“奉献款”到美国。

仅以此次被警方打掉的“东北牧区”为例,2016年11月至2017年3月,5个月内就向境外转出1.4亿元人民币。数额之巨大,令作为负责转钱的转祭组组长张某,都感到颇为震惊。“从来没想过,‘教会’会有这么多钱!”

而这些钱,都是靠剥削信徒换来的。张某说:“很多老姐妹为了给‘神’尽本分,是靠着捡破烂来交奉献款的。”

在成为转祭组组长以前,张某还曾担任过“东北牧区”签证组组长,2年间,经她之手,输送过大量信徒去国外。

“他们有的是自愿出国,有的其实也不想出,这时候上面就会给他们做工作,最后都会送出去打工供养‘教会’。”张某说。

因为会做视频,满某为“全能神”邪教“尽本分”的方式,就是躲在“接待家”里没日没夜地制作“全能神”宣传视频。“每天只睡两三个小时,有时候累了,就躺半个小时,然后起来接着做。”

和满某同为电脑组成员的,还有另外两个年龄相仿的女孩。一个月中,她们只出门一两次,其他时候除了做视频,就是“吃喝神话”。除此之外,她们不允许做任何与“神”无关的事。

这样没日没夜的工作,不会换来任何酬劳。就连满某制作视频用的电脑,还是她离家出走前骗了父母近万元自己买的。

一位第一次接触“全能神”邪教案件的民警感慨:这俨然就是一个没有任何成本、残酷剥削工人的“血汗工厂”!

事实上,在这个“工厂”里,连位居高层的张某,也过得非常清苦。

早年间,她开了一家理发店,在当地小有名气。但信了 “全能神”之后,因为要求“尽本分”,她店也不开了,全身心为“教会”做事。

期间,已经结婚的她本来还打算要孩子,但上线告诉她,“世界末日马上就要来了,再生的孩子也都是小魔鬼,还是赶紧全身心‘尽本分’蒙拯救吧!”

如今,已经47岁的她,离了婚,也没有孩子。一直到被解救,她都还坚信,为“神”“尽本分”、蒙“神”拯救,就是她全部的精神支柱。

“现在才发现,这就是赵维山在幕后指使的一个特大骗局。”张某不忍再回顾自己过去的十几年。因为受邪教思想蒙蔽,她的人生被葬送,她也葬送了许多人的人生。很多人入教后,都是听她的“讲道”,受她“浇灌”,进而对“全能神”深信不疑,心甘情愿为邪教奉献。

“有没有算过,这么多年,自己‘浇灌’过多少人?”当记者抛出这个问题时,她明显一愣,摇了摇头,不好意思地笑:“记不得了,总之很多……”

 看守所外,夕阳西下,晚霞铺满了天空,连带着张某的脸也被映红了。透过审讯室的铁窗,能看到瘦小的她坐在里面,嘴里不断地重复着那句话:“现在只剩下后悔,真的后悔……”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