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五七七

2007年10月22日 ¦ 818 瀏覽 ¦ 作者: 夕子
字體 -

 五五和七七是一对恋人。    

        五五和七七都喜欢穿蓝色条纹的水手衫和浅蓝色的牛仔裤,喜欢那种圆圆的蓝色的棒棒糖,喜欢短毛的小狗和小猫,喜欢翻着眼睛叽里咕噜地大声胡说八道,喜欢收集各种各样有趣的杯子。

        五五和七七一样高,都有泛着金黄小麦色光泽结实的小腿和浅浅的酒窝,只不过五五的酒窝在左边,七七的在右边。两个人都喜欢笑啊笑的,远远处看着手挽手走过来的五五七七,都是一样齐齐的白牙齿和脸上可爱的细细的绒毛,好像两只可爱的桃子。

        五五七七在一幢单元楼里租了一个小小的套间,房间里总是有乘满水的大口玻璃花瓶,还有淡绿色碎花的窗帘,花瓶里总是插着一种淡黄色的花,是五五最喜欢的,只在五月开放的茶花。虽然过了花季买起来很困难,可是七七总是能找到那种花,然后在回家的时候,一手拎着菜和肉另一只手拎着厚厚牛皮纸包着的茶花。五五和七七家一打开门就可以闻到若隐若现的茶香,游走在每个角落,让人安心而幸福。

       五五会画画,七七爱唱歌。经过楼下的人时常会听到七七在阳台上边做运动边大声唱歌,歌声轻快而婉转了;而五五会在一边支起画板,歪着头仔仔细细地画着七七认真的表情,五五只喜欢画七七,画毕加索式的七七、莫耐式的七七、凡高式的七七、德加式的七七、五五把各式各样的七七拼在一张大大的画纸上然后贴在厨房的墙壁上,斑驳的油烟落在千百个七七的脸庞上,五五说,有种迷离破败的美。

       晴天的日子,五五会和七七合力站在浴缸里,拼命踩着洗所有的牛仔裤和浅浅蓝蓝的T恤衫,然后拉起一根细细长长的绳子把它们都晾在艳阳下。然后两个人切开一整个西瓜,每人拿个小勺背靠背坐在阳台的门槛上看着风中飘舞的衣服,挖西瓜慢慢的吃,消磨整个下午的时光。下雨天的日子,五五和七七会打着伞出去,买回一堆的各种各样的零食,散落一地的花花绿绿塑料口袋和片子的黑壳子让人叹息那么多的时间。

       五五喜欢打扫七七喜欢擦洗,星期天的早晨,五五把头发高高盘起用筷子插起来,空气里面毛毛飞舞,在阳光里面乱乱地飘;七七用一块毛巾包着头,撅着屁股,用力擦着已经很旧的地板,冰冷的地下水在热热的空气里迅速蒸腾,七七仔细擦着床腿的每个边角,干干净净。

       很完美么,完美得让人感觉这只是一个玻璃城堡,隔着薄薄的玻璃球看着棕色的城堡、绿色的花草和一颗一颗的白色雪花;可是玻璃球那么脆弱,轻轻用力一碰很快就会碎掉。

       五五和七七的妈妈认识,她们不仅认识,还是亲姐妹。

   

       五五和七七的爸爸是同一个人;五五的妈妈死于重度尿毒症,七七的妈妈也是,这是一个让人痛苦万分的死法,也是五五七七妈妈家族的遗传病,发病的时间幸运是40岁,不幸的也许是20岁,30岁。五五妈妈拜托五五爸爸好好照顾七七妈妈,可是一切都无法挽回,只是幸运的是,留下了五五和七七。

        五五是七七的姐姐,七七是五五的妹妹,五五是七七的情人,七七是五五的爱人。

        六个月前,五五被查出患上和妈妈一样的病。五五只有六个月的时间。而不久之后,就会是七七。

       世上总是有太多完美的爱情故事和完美的童话结局,对于五五七七来说,能过完每一天到太阳下山之前,就是幸福了。

     五五七七,从此后便再无跳跃甜美的五月和热烈奔放的七月;没有让人一想起就会微笑的周五和星期天;没有圆圆肚子的5和长长脖子的7,日历上面时钟上面号码牌上面登机牌上面都是空白的,没有五五和七七。

      也许这一切根本也就没有存在过。五五和七七。

分享博文至: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