恍若明天——我们的青春纪念册

2007年10月22日 ¦ 814 瀏覽 ¦ 作者: 夕子
字體 -

序篇——     在这个夜晚 我突然间长大了   真正感到了害怕   感到正慢慢丢失着青春   都无法追回 那流走的岁月   这刀一样的时光 它催我老去   让我变得丑陋    幻想依旧伟大 我已不再是什麽英雄   我已成熟的像个老者 与生活完全讲和   我依旧飘落在空中 像一片散落的花瓣   我还是那样的纯洁   像一个天真的孩子一样   在拼死坚持

      我是小天,1982年10月出生,台大艺术学院大一。我喜欢法国印象派的作品,常常花整个下午的时间只为揣摩光影变幻和色彩通透的表现张力;对于这个世界的魔力,我想我永远无法自拔;

最近我迷上了用触屏式电脑进行创作的方式,可是对于这种还是很新鲜的领域,找不到可以交流分享的人,这一点让我很是苦恼。

        我是JUSTIN,1982年11月出生,匹斯堡艺术学院大二。我喜欢阳光与空气的歌者-MONET,我常常试图用绘画创造一种独特的效果,达到一种在绘画上似乎是不可能达到的目的。在我的画里,

河水、天空、房屋和树木都洋溢着非同寻常的生命感。

         一个阳光不怎么样的下午,我窝在系里面的STUDIO看导师最新从国外拿回来的艺术学院的内部杂志,我很喜欢这些东西,能给我的创作找些灵感;这时候,一行字映入眼帘,“生于80年-美国画坛的魔方时代”;“魔、方、时、代”我念出声,这个评价倒是新鲜;翻了翻,整整四页都是在介绍匹斯堡艺术学院的学生作品;其中有几幅图的粗线条色彩和扭曲的人形一下子抓住了我的眼睛,我喜欢这样的风格,太有感觉了;看看下面的小字介绍,发现这几个图的创意都来自一个叫JUSTIN的大一学生,而且下面特别标注,这个学生克服了一些由于不幸意外事件造成的身体影响,这些作品都是用触屏式电脑创作出,也是学院历年第一个打破传统绘画形式进行创作的新生。          电脑创作的!我一下子跳起来,太棒了!凝视着这些画,那些色彩好像在愤怒着,咆哮着,宣告着什么,那种从画中透出的激情和力量深深震撼着我,回家的路上,我忽然停下来,把手圈成一个圆圈,看着黑洞中的世界,我想起了justin,我想走进他的世界,看看那里面究竟隐藏着什么样的人生。          艺术圈子并不大,而用这种方式创作的人又是少之又少,从导师那儿,我拿到了justin的email,从那一天起,我明白了一个道理,生活原来是一个螺旋,你永远不知道下一个迎接你的是终点还是起点。         “亲爱的JUSTIN,你好,我对你的作品非常感兴趣,我是YOYO,是台大艺术学院的学生……”就是这样,透过小小的电脑屏幕,我认识了JUSTIN。

        我并不是一个喜欢在网路上耗时间的人,网络对于我来说,除了从前联网玩古墓丽影,后来在Brian那儿也就是去那些网站转转,有时候会当点东西,除此之外,就没怎么碰它了。可是,那天

check信箱的时候,一封信引起了我的注意;嗯,看着附件中的几幅作品,我没有马上关掉电脑,也许那天我在电脑前耗的时间太长了,以至于离开的时候,brian甚至夸张的用尺子比画着,量

量电脑磁场的长度。

        我好像又回到了十七岁的纯净时光,生活不止是drug和club,我那么喜欢每天都出去hang oout了,花在电脑前创作的时间越来越长;有一天甚至想和brian一起去冲浪,也想把皮肤晒得黝黑透红;在和deph、brian、妈妈甚至Debb在一起的时候,看着我的脸,他们都说了同样的,JUSIN,感觉你最近好像又回到了十七岁,总傻乎乎的笑什么呢?每天都是湛蓝的心情,呵,他和妈妈总是让我结交一些同年龄的朋友,他们又怎么知道我的世界也在悄悄发生着变化。

        都是年轻人,除了艺术,我们发现彼此的相通之处越来越多;除了将绘画奉为生命之外,我们都喜欢运动,只不过yoyo喜欢冲浪而我有的时候喜欢慢跑;

       我们都是居家型的cc,喜欢给心爱的人和朋友煮饭,享受温暖而幸福的甜蜜时光;

      在阳光好的下午,我们都喜欢和男朋友一起出去;他喜欢游泳、和男朋友带着狗狗一起在沙滩玩飞碟;

         而我喜欢和brian骑单车或者开车出去兜风,有的时候我们也会一起逛街、周末的晚上一起换上礼服去跳舞;

      我们都努力自己挣钱买专业书籍和最新的绘画软件,给苹果升级;他有时候会去杂货店搬东西进货,而我在Debb的餐厅里打工;

      最有趣的是,我们都喜欢格子衬衫,简单而干净的方块,是我们的最爱。

     小天:他纯真,笑起来的时候好像浑身都在发光;不,这不完全是他,他叛逆,将一头长发剔成短短的毛刺穿破洞的牛仔裤蓄山羊胡;      他对我谈起他的爱情,他说他喜欢o’keeffe笔下的花,那弯弯曲曲的性感,浓烈而鲜明的色彩,让人相信花开的声音也可以盛大而华丽。他在信的末尾写着:

爱的来临就是这样悄无声息,静静的如花开的瞬间,绽放的一瞬让你不知所措.

JUSTIN:他像极了我17岁的样子,微微扬起的嘴角,笑起来总是露出一排整齐洁白的牙齿;容易相信人,也容易受伤害;有那么一股子不服输的劲头;有的时候,他又很不一样,我们都拥有这个同年龄孩子没有的成熟和内敛;

        我有时在想,世界本身是一个circle,而我们的人生在这个圆周上渐渐而快速地运行着,不知道也许哪天,你会遇到一个什么样的人;你的人生又会有怎样的改变?棒击事件过去,我对很多事情都有了新的认识,除了绘画是我能抓住的,还有身边亲爱的人、经历生死的朋友,还有每一天的生活给予你的一切;我想见见那个大洋彼岸的人,也许我的生活也需要多一些的变化。

      当夏天的灼热还在皮肤上燃烧的时候,风吹落了一片油亮的叶子,也带来了justin的来信,不同的是,这次的信不是Email,而是很正式的邀请,这个暑假邀我去匹斯堡看他,拆信的时候一不小心,一张照片差点滑落下来,我捏在手里,是一张justin和一个眼角眉间展露着不屑和慵懒的男人,想必这就是Justin口中提过几千遍的那个人——BRIAN了。

      我知道在西方,Justin给我的这封信是很正式而认真的邀请,靠着学校池塘边的方亭,我坐下来,回信感谢他并告诉我即将的行程;在信纸背后,我想送给justin一个礼物,凭感觉,画下了他和他亲如家人的朋友的样子,不知道他看到漫画会不会笑出声来?

     收拾行囊,订好机票,我从台北飞往匹斯堡。

    也许是电话里没有交代清楚,从机场出来我并没看到在接机人群中的JUSTIN,在点燃第三根烟的时候,我钻进黄色的出租车,我直接去了Liberty Avenue和Barkers Street.

       手里捏着Liberty Dinner的门牌号码,我站在马路对面,徘徊了半天;终于可以见到Justin了,飘扬过海的旅程并没有让我感到有一丝疲倦,却在踏上这片土地的一刻,那种轰然而来的真实感,让我有点紧张。掏出烟,捏了半天,揉碎了一地烟丝,我拉开了Liberty Dinner的大门。

      出乎意料的是,Dinner里面只有一个头发雪白的waitress在打扫地板,不可能啊,我抬手看看腕表,晚上6点,这个时候应该正是生意好的时候;难道我走错了?不好意思,这位太太,请问~她一回头,浓妆和脖子上的喉结吓了我一跳,但我努力保持着镇定,你好,我是Justin的朋友,我叫小天,请问DEBBE和JUSTIN在么?噢,她说,叫我Masha好了,今天community临时有个活动,他们都去参加活动了,对了,你是小天,这里有个NOTE是JUSTIN留给你的,还有这个是JUSTIN请你喝的。

       一杯澄红的鸡尾酒下面压着JUSTIN留给我的NOTE,我看看最下面,留着他们去参加活动的ADRESS,初来的兴奋一扫疲倦,我一口气喝完了东西,直奔liberty community。

         夜晚的Liberty Ave.闪烁着彩色的光影,充满了魅惑的气息,让我想起了台北的西门町,远远处高耸的楼,有台北101的影子;用力晃了晃脑袋,这不是在匹斯堡么,我怎么总想着台北?

        我站在街角,看着woody’s,想着马上就要看到在我心中被勾勒几千次的debbe、Brian,Michael,Em,Ted,Vic,当然还有Justin,我不知道门内等待我的会是什么?是一个怎样的世界呢?       进入WOODY’S,一股热浪席卷着狂舞的人群迎面袭来,震耳的音乐让我无法看清面前攒动的人影,好不容易摸到吧台,麻烦给我一杯啤酒,我冲waiter大喊着;这时候,我突然愣住了;小宇!!怎么会是你?吧台后的那个人也露出一幅不可思议的表情,哈哈,小天!他大喊着。没想到5年前移民美国的童年好友小宇,居然能在匹斯堡碰上!       和小宇聊着,忽然舞台上出现了一个绿头发的变装女王,他夸张的说,欢迎今晚的“We all together-Liberty community 为New Orlean募捐”的发起人——debbe、Brian,Justin,Em,Ted,Vic!

     啊!!我把身体在转椅上一下子扭了180度,扭过头——     以后的日子里,每当我想起初见他们的那一刻,仍然忍不住想乐。

    我的心思还没平复下来的时候,有个人拍了拍我的肩,我回头一看,一张奇怪的脸出现在我肩旁,这下我终于绷不住了,大叫了一声。     他笑嘻嘻的摘下面具,你好,我是Michael。    我做梦也没想到,第一个跟我打招呼的居然是Michael,Brian的好朋友!而且是这种方式,看来,想一下子融入并适应Justin的生活圈子,还不是那么容易。       小宇跟Michael很熟,就是我被他们几个的形象震呆住的时候,他向Michael介绍的我和我此行的来由,就是这样,在晚上9点钟的woody’s我见到了这群游荡在自由大道Justin的folks们。

那天晚上我喝了很多很多的酒,也许是累了也许是太兴奋,很快我就醉得一塌糊涂;叽里咕噜的说了很多话,甚至什么时候看到Justin,什么时候跟其他的人打了招呼,什么时候被Justin和Brian送到住处,我全都想不起来了,只知道一个晚上我都在做梦,梦中我又回到了少年时代,和小宇在大太阳下一起站在喜欢的女孩家门前不敢进去,在海边奔跑大叫着……

直到第二天早上醒来——    陌生的天花板,陌生的房间,陌生的沙发,陌生的窗帘,陌生的味道,我一下子坐起来;偌大的一个房间,居然一个隔断、一个柱子都没有,挑高的房梁,金属质感的风格,那种设计感和简洁而高贵的气质是我以前只在设计书中见到的;我掀开毯子,揉了揉还是狠疼的脑袋,走下床。

床头柜上摆着几张照片,其中一张是一个人男人抱着婴儿;我一下子回想起Justin信中的照片的那个男人,Brian!猛然间,昨晚的PARTY,喝酒狂欢的woody’s,杂七杂八的碎片拼凑起来,我全都想起来了。 我想去洗个澡,往浴室走的时候,经过了一个好像宫殿一样架高的床,床上两个人仍然还在熟睡着。是Brian和Justin。知道不礼貌,但我还是被这幅温暖而甜蜜的景象打动了,盯着看了好一会儿,我想起了我也是这样和男友的幸福时光。

分享博文至: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