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e night in Beijing-From Toronto

2007年11月5日 ¦ 718 瀏覽 ¦ 作者: 夕子
字體 -

             冬天是我的Favorite主要原因就在于它的清朗和干脆。           

           直来直去,不扭扭捏捏;  干干净净,不拖泥带水;明明白白,不含糊不清;斩钉截铁,不优柔寡断;冬天是北方的印章,盖着专属的红色印记,而且是绕着地球一圈的一个轨道;而如今,换作在亿万英尺的这一头,重新体会冬天,我的冬天。

           冬天是北方的狼族,披挂穿戴,寒风起站在城门外;而狼族的男儿,必是北方汉子,硬铮铮铁骨,高大而结实。

          想起了北京,在北京的那会儿没觉着什么;真正离开它了,五年之后的午夜梦回,仍然会梦见北京,地安门、雍和宫、四环、望京、丰庄、东直门…… 北京的每个夜晚,现在想起都袮足珍贵;我的他,失落的青春和初恋,开始的开始,最后的最后,蚀骨柔情的北京,肝肠寸断的北京,北京的爱情,上演着别人的故事,不是我的那部分北京;可是仍然让我怦然心动。在北京的最后一个夜晚,我不知道该作些什么,跑到街上去,坐在马路边上,看街灯一个个慢慢亮起,蓝色的天空慢慢变得深沉瑰丽;这是我的告别式;在这个方程里,还有三里屯和秀水,在那个夜晚,永远消失在这个城市,跟我一起道别。

         

          北京一夜,上海一天,多伦多,一……

分享博文至:

1 條評論

  1. 替天行道

    2007年11月6日 23:18

    当年在什刹海滑冰的知青, 现在穿梭在北美的大街小巷.悠闲自在.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