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杀还是扼杀? ――兼与万沐先生商榷

2008年3月24日 ¦ 1,173 瀏覽 ¦ 作者: 夕子
字體 -

    xin_2030305171618359764466.jpg

中国大陆因《色戒》封杀汤唯,表面上看,似是文艺圈的事情,但实际上,事情已超出文艺圈以外,此事所传达出的信息,很值得我们深思。   

先将话题回到我们身边。近日读到万沐先生的文章《为封杀汤唯叫好》,不看文字,但看题目,忍不住打了个颤。论年龄、学识、经历种种,万沐先生堪称我的师长;也让我一直非常尊敬。对文不对人,仅就万先生最近的这篇文章讲讲我的观点,权当煮酒谈天,一起商榷一下。

    万沐先生是活跃于北美论坛的时事评论员,按照我们的理解,一个出国多年,浸淫在西方民主思想下的知识分子,理应更理性的思考。但细读万沐先生的文章,对于汤唯的被封杀,大有幸灾乐祸、拍手称快的味道,这就引申出一个问题了:汤唯犯了什么错?万沐先生对汤唯被封杀为何如此兴奋?

    万沐先生在他的文章里这样说道:《色,戒》“最让人不能忍受的是对抗日烈士的侮辱。王佳芝这一形象的原型为抗日烈士郑苹如。汤唯在电影中不仅对烈士进行了所谓体现人性的具有背叛抗日使命的情节演绎,也对其作了赤裸裸的色情刻画。在日寇入侵,山河破碎的时刻,许多须眉男儿,纷纷侍奉外敌,而其母为日本人的烈士以十九岁青春年华投身十分危险的抗日特工工作,周旋于日本军界高层和杀人不眨眼的汉奸之间。在刺杀汉奸丁默村失败后,英勇就义,其父身为国民党元老,宁肯牺牲女儿也不出任伪职,最后郁郁而终,其未婚夫、其弟作为空军战士皆牺牲在战场上,可谓一门忠烈!今天,我们国家独立了,难道对先烈的英灵就应该如此蹂躏吗?

    万沐先生先入为主,他认为汤唯应该被封杀的理由是:她在影片《色戒》中塑造了王佳芝这个人物,投身汉奸易先生,实际上是侮辱了抗日烈士郑苹如,美化了汉奸丁默村。

  问题是:万沐先生凭什么定义王佳芝=郑苹如?易先生=丁默村呢?

 

《色,戒》是一部文艺作品,它取材于张爱玲的小说,但李安在创作这部电影时,完全推翻了原小说的架构,只是抽取其中几条线索,重新进行创作。既然《色,戒》是文艺作品,那就有可能不等于就是写郑苹如,评论者想当然定性,是否缺乏理据,所呈现的,是一种极端不负责任的思想观呢?

 

  再者,万沐先生认为:“《色,戒》小说不过是通俗小说家张爱玲为自己与汉奸同流合污的曲折辩解,《色,戒》电影则不仅侮辱烈士 ,还要借色情场面扩大其影响,不过是投人之喜欢窥视的弱点。所谓人性化情节,也不过是为其色情镜头找的借口罢了,于社会何益?于人性何益?”

 

  在此,笔者想请教万沐先生,“《色,戒》小说不过是通俗小说家张爱玲为自己与汉奸同流合污的曲折辩解”这句话有什么事实根据?今日大家对张爱玲的评述,只限于研究,这些研究的结果,从未获得作者肯定。假若我们将推测的结论当成事实,然后予以批判,这样的文风,是否严谨?

 

 就算我们退一步来说,《色,戒》真的是人性化了某位汉奸,也不见得一定是错。过去几十年来,我们连“人民公敌”蒋介石都可以人性化,一个小小汉奸人性的一面,为何不能表现呢?

 

  好吧,就让我们再多退一步。就算《色,戒》是百分百的毒草,那也只应该封杀《色,戒》这部影片,而不是封杀汤唯、封杀李安、封杀梁朝伟。

 

  中国政府今天一直在宣扬人权状况的改变。“四人帮”时期,一些影片被封杀,像《创业》、《火红的年代》、《青春之歌》等,但并没有封杀像张连文、于洋、谢芳等演员。现在一部《色,戒》,因为一些人不同的意见,因为某高官的不同看法,就将汤唯封杀了,她所拍的广告、将拍的广告、她未来将拍的电影,全在封杀中,这是不是权在压迫人呢?

 

  今日世界里,谁可以剥夺汤唯的工作权?假若一个演员,因为出演了一部“有问题”的电影,就要承受丧失工作的权利,这是民主社会所容许的事情吗?

 

  笔者在本文开篇的时候特别强调,万沐先生是一个在西方社会里笔耕的自由者,但在判断问题的时候,仍然脱离不了“文革”的思维,这是个很值得深究的问题。这里笔者并不没有对万沐先生另眼相看的意思。笔者所想到的问题是,我们的一代、或者好几代人,是喝狼奶长大,习惯用狼的眼睛判断是非,这固然是我们的悲剧。但更悲剧的是,当狼孩脱离了狼窝,重回温暖人间的时候,并不等于我们会与狼的思维告别。

 

  万先生的文章令笔者再次想起巴金在生命尚有一息力量时,在《随想录》里所大声呼吁的:我们谁都有责任让子子孙孙、世世代代牢记十年惨痛的教训。“不让历史重演”,不应当只是一句空话。要使大家看得明明白白,记得清清楚楚,最好是建立一座“文革”博物馆,用具体的、实在的东西,用惊心动魄的真实情景,说明二十年前在中国这块土地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让大家看看它的全部过程:想想个人在十年间的所作所为,脱下面具,掏出良心,弄清自己的本来面目,偿还过去的大小欠债:没有私心才不怕受骗上当,敢说真话就不会轻言谎言。只有牢牢记住“文革”的人才能制止历史的重演,阻止“文革”的再来。”

 

 巴金先生还说:惟有不忘“过去”,才能作“未来”的主人。

 

 翻出这句话,既送给万沐先生,也送给所有的思想者。

 

分享博文至:
» 歸類於:时政 (全局), 女人也来谈时事(50篇) ¦ RSS 2.0 ¦ Trackback

12 條評論

  1. 2008年3月24日 16:19

    夕子“金刚怒目”的时候,还挺可爱的嘛。哈哈。一个年轻的女孩子能有这样的立场、见解、思想,的确不简单。

    你说的这个万沐先生,可能文字水平还不错,但逻辑没学好。抗日烈士郑苹如、张爱玲小说《色,戒》、李安电影《色,戒》、女演员汤唯,这A、B、C、D,就好像牛、马、鸡、鸭一样,根本是四件(个)不同的事物(人物)。

    万沐先生空有一腔爱国热忱,似乎是有感而发,可实际上是胡乱联想了。

    对夕子赞一个。此文段段在理,字字珠玑。你已胜过你的老师。

  2. 2008年3月24日 16:35

    尽管私底下不是很喜欢汤唯,感觉她在所有场合都是那么老练世故,滴水不漏。 但就封杀而言太为她叫委屈,她只是干着演员的工作而已,如果要封杀也是封杀影片而不是她,似有本末倒置之嫌。 估计她得罪了某些人,而不仅仅是影片的问题。

  3. 2008年3月25日 04:11

    很多人出了国, 就变成全球主义者了, 喜欢喊一句口号: 人权大过主权, 一般在国外的人都容易这样. 也算纠枉过正吧.

    让我们先抛开江南先生的得罪某些人的桌子底下的解释. 放到大的环境里来说, 这个电影确实犯了大戒. 一是汉奸,二是色情.

    文学家有国籍,文学有倾向. 并非打着人性的旗号,一切都可以原谅. 且不说国破山河碎的时候张爱玲的所作所为. 且想一下, 如果现在有一个作家, 从人性的角度来表现一个911恐怖分子的爱恨情仇, 并且用一些民主人士所谓的写实的方式去描写. 你看看最民主的美国人民将怎样对待你.

    千万别说电影就是电影, 联系都是想象. 世上有原型的电影千千万万,是否每次都要真名实姓才算有关系? 就像一个泼妇,围着你除了指名道姓, 用尽各种语言侮辱你, 而每个人都知道她是在骂你, 你是否可以自欺欺人的淡然一笑说:反正她也没说是骂我. MILO同志的逻辑想来学的不错, 可惜幼稚倒是也没改.

    跟笔者讨论一个名词: 国家利益. 很复杂, 并非是一个对错可以概括. 简单的来说, 美化一个损害了国家利益的人, 就是挑战并侮辱了这个国家的集体价值观.

    色情, 色情在这个电影里是毒药里的蜜糖, 让你喝下去的实话依然感觉很爽. 哦对, 还是一个推广的绝佳噱头.

    现在,是否可以认为,从大的价值观上来看,色戒这个电影是一个中国大陆需要抵制的文化毒药.

    作者所说的文革时期如何如何, 是否要证明现在的文化管制比文革更甚? 我想, 不用细述反驳了吧. 有目共睹.

    差点忘了汤唯. 请问大家两件事情:

    第一, 赵薇穿军旗装被泼粪. 第二,张惠妹给民进党唱国歌被大陆封杀.

    不知大家怎么想. 大家都是成年中国人, 大是大非上不能含糊. 如果你说演员只是表现艺术的工具, 那, 犯罪工具总可以没收吧.

    很赞成作者的一句话: 巴金先生还说:惟有不忘“过去”,才能作“未来”的主人。

  4. 2008年3月25日 12:48

    今天实在太忙,不过还是忍不住写几句。不赞成楼上“月球的第一张照片”的看法。(如果是万沐兄,则再砸多一拳)。

    【很多人出了国, 就变成全球主义者了, 喜欢喊一句口号: 人权大过主权, 一般在国外的人都容易这样. 也算纠枉过正吧. 】

    这是什么道理?出了国变成全球主义者有什么错吗?高呼人权大过主权就是错误?人有选择理想的自由,不要说是很多人,就算很少人,或者只有一个人这样做,我们都应该尊重他。这是问题的关键。我可以反对你的政见,但我必须维护你选择政见的自由。就算我们彼此政见不同,但我都不反对你坚持主权大过人权的选择,你为何一定要反对我的选择呢?这不是霸道是什么?

    【让我们先抛开江南先生的得罪某些人的桌子底下的解释. 放到大的环境里来说, 这个电影确实犯了大戒. 一是汉奸,二是色情.】

    谁定的“大戒”?你所说的“大戒”是什么?“汉奸”“色情”就不能进入电影?还是不能进入你所认定的意识形态里的电影?再之,假设我们看到的电影镜头是情欲,你看到的是色情,你为何非要将我看到的情欲定义为色情呢?还是霸道。

    【文学家有国籍,文学有倾向. 并非打着人性的旗号,一切都可以原谅. 且不说国破山河碎的时候张爱玲的所作所为. 且想一下, 如果现在有一个作家, 从人性的角度来表现一个911恐怖分子的爱恨情仇, 并且用一些民主人士所谓的写实的方式去描写. 你看看最民主的美国人民将怎样对待你. 】

    文学家的国籍和文学家的创作有什么根本的联系?以你之矛来攻你之盾,按照你说的,假如你入了加拿大国籍,你干嘛还站在中国的立场上发表看法?干嘛不回到加拿大人的立场上来发表看法?

    再有,你怎么知道,假如一个作家“从人性的角度来表现一个911恐怖分子的爱恨情仇, 并且用一些民主人士所谓的写实的方式去描写”,最民主的美国人民会怎么样你呢?你在这里也用了偷梁换柱的手法,《色,戒》是写实作品吗?我相信,就算有作家写了911分子在完成任务过程中,人性在内心的矛盾挣扎,反复,我相信这部作品一定很受欢迎。先生既然说写实,那么,我就举个最“实”的例子,最近发生疆独分子企图炸飞机的事件,先生应该清楚这件新闻,炸飞机者在最后一刻犹豫,导致计划破产,为何炸飞机者会在最后一刻犹豫呢?她的内心想什么呢?

    【千万别说电影就是电影, 联系都是想象. 世上有原型的电影千千万万,是否每次都要真名实姓才算有关系?】

    文学作品就是文学作品,评论者的评论,应该在终于作品的前提下展开讨论,不能想当然贴上标签。这样的教训,先生应该很清楚,文化大革命是怎样发起来的?如果先生了解对《武训传》的批判,了解对邓拓、吴晗、廖沫沙的“三家村”的批判,就知道毛泽东的阳谋。先生的观点,与毛泽东的“利用小说进行反党是一大发明”有异曲同工之效。

    【就像一个泼妇,围着你除了指名道姓, 用尽各种语言侮辱你, 而每个人都知道她是在骂你, 你是否可以自欺欺人的淡然一笑说:反正她也没说是骂我. MILO同志的逻辑想来学的不错, 可惜幼稚倒是也没改.】

    “每个人”还是个别人,各持己见。文学评论者,心胸应该无人,只有作品,何必计较话是谁谁谁说的呢?

    【跟笔者讨论一个名词: 国家利益. 很复杂, 并非是一个对错可以概括. 简单的来说, 美化一个损害了国家利益的人, 就是挑战并侮辱了这个国家的集体价值观. 】

    你说得很对,“国家利益”绝对唯一,不过,“国家利益”不是由一党去定义,也不是由暴君去定义,也不是由贪官去定义,更不是由文学家去定义,而是由人民去定义。刚刚结束的台湾选举,就是个最好的例子,政党轮替,国民党浴火重生,充分说明,陈水扁所定义的国家利益,包括“台湾主体论”,包括“族群意识”都不被人民所接受。

    【色情, 色情在这个电影里是毒药里的蜜糖, 让你喝下去的实话依然感觉很爽. 哦对, 还是一个推广的绝佳噱头.】

    上面说了,你看到的是色情,我看到的是情性、情欲。一如那个故事,一老和尚与徒弟过河,见一美艳妇人在河边无法过去,老和尚怀抱妇人过河,妇人道谢而去,徒弟不解问,师傅,出家人不是不能近美色吗?老和尚说,我已经放下了,放不下的是你。

    【现在,是否可以认为,从大的价值观上来看,色戒这个电影是一个中国大陆需要抵制的文化毒药.】

    你的论据呢?

    【作者所说的文革时期如何如何, 是否要证明现在的文化管制比文革更甚? 我想, 不用细述反驳了吧. 有目共睹.】

    结果不是重要的,思想才是重要的。不要以为到处莺歌燕舞,高楼大夏,中国就进步了。

    【差点忘了汤唯. 请问大家两件事情: 第一, 赵薇穿军旗装被泼粪.第二,张惠妹给民进党唱国歌被大陆封杀.】

    这些就是中华民族最优秀的思想结果?如果赵薇把日本军旗当缠脚布用,你会不会把她当郑成功崇拜?

    【不知大家怎么想. 大家都是成年中国人, 大是大非上不能含糊. 如果你说演员只是表现艺术的工具, 那, 犯罪工具总可以没收吧】

    一声叹息,先生可以随意将演员比作犯罪分子,这样的思维,是成年人的思维?

    【很赞成作者的一句话:巴金先生还说:惟有不忘“过去”,才能作“未来”的主人。 】

    希望先生没有忘记的,不是文革的思维,而是文革人压迫人的灾难!

  5. xizi

    2008年3月25日 13:01

    So brilliant discusstion:)

  6. 散人

    2008年3月26日 02:01

    完全同意夕子等的观点。

    不过窃以为,最龌龊的一点诸位尚未提及:为什么只封杀汤唯而不封杀梁朝伟?恐怕这些官员内心深处的东西比诸位想象的还要腐朽、肮脏。深挖下去,所看到的东西恐怕是万沐兄所不愿看到的。

    万沐兄这个好,真是叫错了…

  7. 2008年3月26日 06:53

    马上要出差. 不过木先生的回复很有味道,也让我思考良多.也就多聊几句.

    我个人一直认为: 所谓世界观. 应该是基于国家利益的全球化视野. 纠枉过正一说,是因为看了一些人出国以后, 总觉得自己人权被压迫太久了, 因此小宇宙爆发,成为一个无原则的全球化分子, 动辄人权挂在嘴边,民主作为武器,却不知分辨是非. 便忍不住出言讥讽, 如果触到某些人的不爽处, 纯属巧合,这里道歉了.

    回到大家不同意见的地方, 我认为木先生忽略了我讨论这个问题的两个大背景:

    1. 中国历史. 准确的说是中日战争历史. 日本侵略中国是场灾难, 而在这场灾难中汉奸是不可饶恕的民族败类. 我相信这个国家利益是被木先生所指的人民普遍认可的.

    2. 电影的社会效应. 个人有表达的自由, 但以公器作群体传播, 意义就大不一样. 比如说, 一个人崇拜某块石头并为此自杀,这是他的自由. 但如果他试图对大众布道,国家机器就会阻止他. 你不能将希望寄托在人民自身的判断力上. 群体传播负有社会责任, 必须遵循主流的价值观. 二十世纪的电影奇才Leni Riefenstahl为希特勒拍摄 意志的胜利 一片时, 二战还未开始. 但战后纳粹支持者的污名,却伴随她一生.

    举个更直接的例子,如果一个团体投资拍摄一部美化纳粹的宣传电影, 民主国家们是否以艺术无政治,言论自由为依据,允许他大肆宣传发行?

    对色戒这个电影的讨论基础,也集中在对于中国历史的涉及及影响. 我不否认汉奸也有人性,但他个人的人性与他对国家利益造成的伤害,何其渺小. 一个成熟的社会可以有不同的声音,但总有些价值观原则,我们需要坚守.

    我个人作为人民的一员,认为色戒所宣扬的内容扭曲我们对历史的认知,误导民众,最终会伤害国家利益. 不巧,我可能代表了多数大陆人民的意见(这点上可以从各大中文论坛对色戒的评论了解). 这点不知木先生是否同意.

    有人口口声声人民的力量. 那为什么中国大陆人民的意愿表达出来的时候, 却又被认为是暴君,贪官的意志? 是不是在这些民主人士的眼里, 中国人民都是被暴政奴役的可怜虫,根本发不出一点声音. 因此国家机关做成的任何决定,必然都是暴政的声音.

    逢中必反,逢共必反,也成了某些民主人士绕不过的原罪情节.

    我所说的电影犯了大戒,便是犯了挑衅历史公论这个戒,犯了人民的大戒. 跟暴君,贪官,文学家无关. 当然,民主人士可以认为我已被洗脑.

    没有忘记文革的看来不止我一个人. 被迫害幻想同样是文革思维的另一种延续. 我们想像一下,国家广电总局对汤唯的封杀会如何操作? 国家媒体不宣传, 不播放汤唯的作品. 不邀请汤唯参加国家媒体的活动. 请问,作为一个媒体集团,是否有权力选择捧谁不捧谁? 国家媒体有没有掀起批判汤唯的浪潮?有没有没收她的财产, 将她入狱? 色戒的碟片到处在卖,汤唯依然在到处走秀, 赚钱. 有些人听到封杀二字, 脑海中便浮想起一个弱女子,被剥夺了最基本的工作权的凄惨画面. 不劳您费心,被封杀的汤唯目前活的比大部分看这篇文章的人好.

    国家利益,也值得多说几句.

    国家利益是永恒的, 但国家利益的包含物是变化的. 任何政治团体,个人,都不能超越时代,超越种群去做出一个绝对正确的终极选择. 我们能做的, 是在一个具体时间段里, 做出当时符合大多数人认可的国家利益的选择. 抗日历史的国家利益,早已形成公论,牵涉到历史,文化,军事,经济发展阶段,信仰等等因素,岂是一句言论自由做幌子可以轻率侮之.

    台湾选举是个有趣的例子, 民进党和国民党的两次轮替, 都是民主选举的结果. 人民8年前所定义的国家利益,最终在8年后被同一批人民用选票推翻. 可见损害了国家利益是要付出代价的.

    二战结束后,很多德国军官以服从命令为军人天职为理由为自己的战争罪行辩护,但法庭坚持认为,作为一个成年人,应有鉴别基本善恶对错的能力,职业并不能成为免责理由.

    也请木先生不要偷换概念, 我并未说汤唯是犯罪分子. 只是以工具为理由逃避了自身分辨是非的责任, 又岂能逃脱工具的下场?

  8. 木然

    2008年3月26日 10:34

    再回“月球的第一张照片”。

    1.先生所说的“所谓世界观. 应该是基于国家利益的全球化视野.”是完全错误的。先生对“世界观”的理解,只从字面上去解读,所以得出“基于国家利益的全球化视野”,这是牛头不对马嘴的解答。什么是世界观呢?书本上写烂了的就是那几句话,我详尽地摘录以下给先生对照:

    “世界观在哲学上又称为宇宙观,是指人们对整个世界总的根本的看法,是人们对于世界的本质和各种关系以及世界上的一切事物的根本观点。世界观一旦形成,就对人的活动发生支配作用,发挥决定作用。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世界观,但每个人的世界观是不一样的。由于人们社会实践水平、历史发展阶段、知识结构以及思维方式不同,认识会有所不同,世界观也有所不同;人们因其根本利益、社会地位,以及对社会发展、人生追求的看法和态度有所不同,由此形成不同的世界观。”

    世界观是人对世界的认识,不同的人认识世界的程度、角度各不相同,世界观就不同,根本不可能基于国家利益,也存在全球化视野。所以,苛求统一的世界观,是不现实,不可能的。

    2.回到现实所强调的两个大背景上逐一分析。先生说:“中国历史. 准确的说是中日战争历史. 日本侵略中国是场灾难, 而在这场灾难中汉奸是不可饶恕的民族败类. 我相信这个国家利益是被木先生所指的人民普遍认可的.”这点无人否认,我也没有否认。但电影《色,戒》的主题是什么?我们不应该笼统去谈,泛泛而谈,应该回到电影上去分析吧?下面我就简单地将影片中的三场性爱戏抽离出來,与先生一起分析一下易和王的性格,看谁被美化谁别丑化,然后再将这两个人物,放回到先生所说的中日战争的大前提上去检验对比,看看汉奸是否得到了肯定,这样的思维判定,先生应该不会反对。

    电影《色,戒》中的易先生(梁朝伟饰)与王佳芝(汤唯)发生的一段情感故事,是否歌颂、或者美化了汉奸呢?我们来看看李安的三场性爱戏讲了些什么?

    第一场戏:本是不解风情的王佳芝,却要色诱汪伪特务头子易先生,王佳芝进入黑暗的房间并走到窗前,眼眸所留恋的是窗外的阳光,当她猛一回头,看见更黑暗处坐著易,易愤而爆发,撕烂她的旗袍,将王的头撞向墙,然后再暴力十足地将她推在床上,用皮带捆绑著王的双手,撕去王的内裤,从后而进,内心所有压抑喷发而出,阴鸷个性表露无遗。

    这一场戏,是王刻意去色诱易,目的是去接近他,俘获他的心,但易作为双手涂满人民鲜血的汉奸,内心处于阴冷、压抑与病态,这些个性,从易无爱唯性的暴力中准确勾勒出來。

    第二场性爱戏著重表现人性的复原。当王佳芝向易表达了浓烈的思念之前和担忧后,易少有真情地对王说他很久没有相信别人,“但是我相信你,我相信你”。李安给予这场戏足够的画面,易贪婪地一寸一寸吞噬著王佳芝,如蛇一样钻进王的内心,王因此而崩溃。

    中国自古有“英雄难过美人关”,其实狗熊或者败类亦然。王与易的接近,王付出的性和色,都是攻心的手段,目的是从内心将个性保护以及伪装做到滴水不漏的易攻破。在这场戏中,王为了取得奸狡的易的信任,完全打开了自己的情感空间,不敢有所保留,以求真实,易轻易走进了王的内心,并与之结合在一起,彼此取得了信任,王被俘虏的同时,也把握了易,这是交易,但付出的代价太大了,易与王,都各自偏离了自己原点,动了真情。

    第三场性爱,表达梁朝伟的沉沦。熟悉中国历史的观众清楚,太平洋战争爆发,美国参战令汪伪政权陷入四面楚歌。身为汪伪政权的特务大头子,易从双手到皮鞋沾满了革命烈士的鲜血,但在床上,他却一改前两场戏中的主动,王佳芝在性爱中占据女上位势令易节节败退,她甚至将怕黑的易的双眼蒙上,施以窒息的暴力,易因而从施虐转向被虐的爱欲中找回自己,他甘于从他所爱的人的奴役中体现信任,王在反客为主的索取中,不但得到了暗杀易的机会(床上的手枪触手可及),也得到了她渴望的两样东西:信任,以及爱情,可惜(请先生记住这个可惜),王最终选择了后者,也就是爱情。

    按照我们传统上的理解,当负有暗杀任务的王,从接近汉奸特务易、到取得他的信任,到完全俘获他的心后,王应该下手,但因为王在进入易的内心时,被易阴鸷的个性所阻碍,她唯有付出真情,却无法回头,王先败了下来。

    同在真情里,易最终还是签署了手令,杀掉了王,影片中有个镜头,就是王等几名学生在被行刑的镜头,切向躲在汤唯房间里的易,阴暗的光线,易的脸色苍白,易太太推开门,问他王怎么回事儿,易瞬间咆啸,不许再提这个人。易的无情,易的冷酷,完整地表达出他的内心,影片中哪里美化了汉奸?

    如果说,影片矮化了以王为代表的抗日英雄,这个问题就不必争论了,因为在中国人民抗击日本侵略军的漫长斗争中,英雄与狗熊都是极少数,中间部分的人占了多数,我们总不能要求我们的文学作品,只写两头,忽略中间吧?

    3. 先生谈到电影的社会效应,特别强调电影是“ 以公器作群体传播,”,所以“意义就大不一样”。这是先生对电影功能的认识完全无知。因为电影不是公器,也不存在什么群体传播。电影是商品,是找乐的玩意儿,电影作品作为商品,必须接受市场的约束。一部作品能否被接受,那是市场作用,卖不出票的电影,就无法传播,被电影观众反对的影片,或者与电影观众整体的价值观相抵触的影片,会被观众杯葛,继而接受市场的惩罚。但记住,这种惩罚权在市场、在观众,不在电影局。一如先生所举的例子,赵薇穿什么衣服,哪是她个人的事情,如果她不是个公众人物,她穿了日本军旗的衣服,也只是她个人被瞧不起,但如果她作为公众人物,穿了这衣服,与大多数观众的整体价值观相抵触,那么,观众就杯葛她,而不是由中国广播电影电视局来封杀她,赵薇之所以低头认错,不是遭到国家的压力,而是遭到观众的压力,这是市场的。

    先生认为,电影《色,戒》是对大众布道,必须通过国家机器阻止他(它),不能希望寄托在人民自身的判断力上,这完全是颠倒了国家与人民的关系,以先生的逻辑,是宁愿相信国家机器,不相信人民自身的判断力,这是典型的奴才思想。以国际名义行使的权力,是人民给的,是代表人民的,人民为大,这点先生难道不清楚吗?人民需要什么,人民没权去说,要有某个人民代表去说,这是什么逻辑呢?

    4.先生说:”举个更直接的例子,如果一个团体投资拍摄一部美化纳粹的宣传电影, 民主国家们是否以艺术无政治,言论自由为依据,允许他大肆宣传发行?对色戒这个电影的讨论基础,也集中在对于中国历史的涉及及影响. 我不否认汉奸也有人性,但他个人的人性与他对国家利益造成的伤害,何其渺小. 一个成熟的社会可以有不同的声音,但总有些价值观原则,我们需要坚守.”

    确实,电影不但作为商品,同时也是艺术作品,无可非议地带有主观意识,带有价值取向。阅读者,无论是读书,读报,读电影,一开始,即以自己的价值取向和人生观,进入特定设定。从双向看,作品具有价值与观点的建立,我完全赞同。不过,对于价值与观点的定义,应该由民众来定。

    在这里,我特别提醒先生的是,中国电影有着最严格的审批制度,《色,戒》是经过逐级机构审批通过,进而公演的,这是国家机器批准的,公演过后,民众叫好叫坏各有看法,远未到产生“赵薇军旗”效应,如今,国家机器忽然出來,要禁该部电影中的一位女演员,不是因为她脱了衣服,不是因为她有大胆的性爱演出,而是因为她美化了汉奸,这是什么逻辑?这个国家机器是什么思维?难道我们的人民,一定要接受国家机器所给予我们的思维:汤唯小姐脱了衣服与汉奸做了爱,就得杀死汉奸?这真是发生在21世界的最大的笑话。

    5。先生说:“我个人作为人民的一员,认为色戒所宣扬的内容扭曲我们对历史的认知,误导民众,最终会伤害国家利益. 不巧,我可能代表了多数大陆人民的意见(这点上可以从各大中文论坛对色戒的评论了解). 这点不知木先生是否同意. ”

    当然不同意,你是人民的一员,不等于就是民众。你认为《色,戒》所宣扬的内容扭曲了你对历史的认知,不等于扭曲了我,或我们对历史的认知;你认为误导了民众,那是你认为,不等于民众就认为;你说你不巧可能代表了多数大陆人民的意见,我觉得哑言失笑,你怎么知道你就“不巧”“可能”呢?你的这个定义说得这样模糊,这样不底气十足,就是最好的答案;你说从各大中文论坛对色戒的评论了解,你看了多少论坛,怎么就知道你看的论坛代表了所有的论坛?你看这个论坛,上面发表如此多看法的,就你一人,其他都反对你,你是多数还是少数?

    不要动不动就以为代表了民意,代表了大多数。是否代表了大多数,民众会有反应。譬如赵薇事件,那真是大多数论坛,因为民众自发发起了杯葛行动,今日,我并没有看到民众发出杯葛《色,戒》和汤唯的呼吁,只看到权力机构凭借权力予以扼杀,这是事实。

    6.先生问“作为一个媒体集团,是否有权力选择捧谁不捧谁?”你问得很好啊,中国的媒体没有权力,加拿大的媒体有这个权力,这就是非民主社会同民主社会的不同。这个问题,我不用详细展开来谈吧?

    7.先生说:“国家媒体有没有掀起批判汤唯的浪潮?有没有没收她的财产, 将她入狱? 色戒的碟片到处在卖,汤唯依然在到处走秀, 赚钱. 有些人听到封杀二字, 脑海中便浮想起一个弱女子,被剥夺了最基本的工作权的凄惨画面. 不劳您费心,被封杀的汤唯目前活的比大部分看这篇文章的人好.”

    我真的有点屈,花那么多时间与先生讨论,原来先生连基本的新闻都没有看,媒体报道,汤唯被封杀,所有广告下马,连到香港去出席颁奖礼也取消,何来之到处走秀,赚钱?

    还有一个更荒谬的道理,就是先生气急败坏地指着我们说“汤唯目前活的(应该是活得)比大部分看这篇文章的人好”,切,她活得好,和我活得不好,与我为她争公义有什么关系?难道只有活得好的人才能为活得不好的人争公义?这还是典型的奴才思维。

    8.至于先生后面理直气壮地批判“有些人”,我就不作回答了,因为不值得答,那些问句与文化大革命时期的口号差不多,空洞而教条,不值得我花时间。

    就此打住,靠,回帖写了3992字,夕子拿这去挣稿费,够请我吃两餐饭了。

  9. 夕子

    2008年3月26日 11:47

    已经绝迹了;剩下的,都是些泛泛而浮夸的空洞之徒。

    正反两方,均论据充分观点鲜明,非常精彩。在此鼓掌。

    梅酒两杯,山茶三枚,正襟端坐,敬与二位。

  10. 2008年3月26日 17:46

    李安电影《色,戒》和汤唯的演绎居然如此出色,让党和国家领导人、夕子女士、月球的第一张照片(?)、木然先生都入戏了。

    精彩!

    “汤唯被封杀”,是中国文艺界的悲哀,它暴露出一个重要的问题,中国仍然处于十分落后和不稳定的状态。

    夕子的文章一石激起千层浪,说明写得好。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