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娃娃也会寂寞

2008年4月4日 ¦ 906 瀏覽 ¦ 作者: 夕子
字體 -
标签:

       headpic_2700578s.jpg

 夜凉如水,透过温暖的玻璃窗,膝盖上面盖着厚厚的羊毛毯;我心里面念着那个永远长不大的鬼娃娃;它梳着黑色齐齐的刘海,皮肤是冷冷的泛着蓝光的白色,它的眼睛是黑色的,浓墨的两个空洞;它的身上有针缝的疮疤,它只是不微笑,不说话,为什么在所有人见到她的那一刻,瞳孔里面反射的是恐怖的光?  

     “哎呀,哎呀,我只能这样,挂在单杠上,不停地晃~”

      我并不是有意去捉弄大家,我只是没有去处,偌大的一个操场,月光冷冷的。这个城市没有春天,漫长的冬天总是一波一波侵袭又退潮;我在想着那一年曾经有个小女孩把我拥在怀里,亲吻我,给我穿上漂亮的白裙子,给我别上亮晶晶的发夹,可是为什么我只是闭上眼睛微微叹气的功夫,她就像鸟儿一样从天空中轻摇而下,她的玫瑰色的鲜血染红了我的面颊,我看见了残阳的表情。

        “我已习惯了,这样的凄凉;我已习惯了,大人的咒骂;你还大哭大闹让我害怕;为什么要这样?难道就不能开开心心玩一场?”

        我习惯了一个人的孤寂和清冷,看到每个可能成为我朋友的人,我总是忍不住去靠近,再靠近一点点;直到他们猛然尖叫,让我害怕;我真的很害怕,我害怕的时候会忍不住瞪大双眼,有的时候因为太用力,那些曾经积攒在我体内的灵魂会慢慢漫出我的眼睛,滴落在我面前的那些人身上。他们看着我的眼神,他们的表情,让我一直非常困惑。           我只是,只是想找个人陪我玩一下啊?

     “给我一个朋友好吗 ?我真的好想 ,好想离开这孤独的走廊;离开这无人的操场 ;满地的月光,满满的忧伤 ”        做我的朋友好么,不要长大,跟我一起永远住在童年。我们可以重复玩拍手掌的游戏几千年,我们可以一起跳绳,我们不需要关灯躺在黑黑的屋子里,我们也不需要担心明天的功课没有完成,是否要有明亮的未来,因为我们一直生存在未来里面。

      鬼娃娃看着我,她没有完成诉说,或者说,她无处倾诉;她看起来很忧伤,用手轻轻抚上它的眼睛,教她收起邪恶的月光,为她抚平衣服上面的皱痕,也许,她只是想找个朋友那么简单。

        我也一样。

分享博文至: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