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风不识中国情怀

2008年4月7日 ¦ 1,218 瀏覽 ¦ 作者: 夕子
字體 -

三月最后的这个周末,登打士广场(Dundas)是红色的海洋。 其实,事前我并没有想过我应该去,或者不应该去,因为我从没有想过我要支持谁反对谁。但后来我还是去了,我只是想去看看,因为那句口号感染了我:One China,One family!

                                                              加拿大记者很幼稚

起先是在一个留学生聚集的论坛上,楼主说他想组织一次游行向西方人展示今日西藏的真相,然后有很多人附和,那时我觉得这些学生真幼稚,因为要改变西方人的认识,岂是由几个毛孩子站出來起哄就能实现理想的呢?

后来,我看见有愈来愈多的人加入,人愈多,争拗愈多。他们甚至不知道这种聚会该怎样申请,怎样组织。还有学生代表害怕,因为他们在加拿大宣传中国,会影响以后入籍。这些年青人整整争论了一星期,我横看竖看,都觉得他们像《色,戒》里那帮进步学生,爱国爱得太儿戏。

在多伦多举办这样的聚会其实很简单,联系场地、申请报批、提出保安要求、组织维持秩序的义工、准备横幅、旗帜、标语口号等,剩下的,就是号召志同道合者参加。 应该说,从现场来看,学生们都做得很好。

事后本地一些主流媒体说学生们的集会活动是“高度有组织的”,背后一定有中共的支持。

一位加拿大记者听了夏河(是次聚会的媒体发言人)接受主流传媒的采访发言后告诉我,这位夏先生一定是那“1000名在加拿大的中国间谍”中的一员,他认真的神态几乎令我抱腹。看来,比学生更幼稚的,就是本地的这些所谓主流的媒体了。

我建议持这些观点的记者,应该到本地中文论坛上去灌水3个月,了解一下中国人学什么。

                                                       几个想不到的事情

我正站在一个很有趣的年龄点上。如果我向前迈一步,我属于事业有成的行列者;而当我向后一步,则回到学生时代。处在这样的一个位置的人,经常会藐视前者,而轻视后者。

但经过3月29日,我不得不承认,由在多伦多的中国留学生发起的这次“宣传西藏真相”的聚会,令我产生四个想不到的事情。 首先,我想不到几个不显眼的小毛孩,竟然组织起令世界瞩目的聚会。不但主流媒体全体到场,连远在中国的多家媒体,也直击报道。

其次,我想不到有那么多人参加。过去我们经常说,留学生与移民无法融合在一起,但这次聚会,却令我看到留学生与移民的水乳交融。

第三个想不到,是整场聚会的组织工作是如此好,他们与藏人支持者分街而立,那些负责维持秩序的学生,一遍一遍地告诉激动的人群,要学会控制情绪,不要冲出警戒线。 在现场负责维护治安的警察说,这帮年青人的组织能力很强,基本能将参加者控制在指定的范围内.

第四个想不到,近年来,由于中国留学生的负面新闻多,令到我们对“留学生一族”刮目相待,穿名牌衣服,开贵重跑车,不读书,只花钱,纸醉金迷的夜生活。相对于是次活动来说,他们一改我们的观念,用标语歌声,表达他们对中国的热爱。

                                                      他们选择性遗失真相

同样地,3月29日的聚会也令本地主流媒体意想不到。

CBC一位记者对我的朋友说,他完全没有想到会有这么多人参加,原以为只是一个数百人的聚会。

登打士广场据闻能容纳5000人,那天广场内站满了人,加拿大的传媒说,广场上有数百人,后来我质问一位主流传媒的记者:这个能容纳5000人的广场几乎被挤满,那“数百人”是怎样计算出來的呢?这位记者很主流地耸了耸他的肩膀说:这样的活动没有售票记录,人多人少,见仁见智。

本地一些藏人组织在接受本地传媒的访问时认为:中国留学生之所以举办这个聚会,原因是受到中国驻多伦多总领馆的强迫。

中国留学生是否受到强迫,要搞清这个问题对于西方传媒来说也不难。当日现场有数千人聚集,笨蛋也能从他们的表情里,读到他们的内心。

那些一直认为主流媒体的报道是最公正持平的读者,这次应该清醒了。一项近4000人参加的聚会,被他们浓缩成数百人参加。明明是由一些单纯学生发起的活动,却被说成是强迫的。

一个近在眼前的事实真相都可以被选择性地遗失,更何况是远在天边的拉萨?事实证明西方媒体的公正是有选择性的公正,他们的持平,也是随心所欲的持平。

                                                         不一样的DNA

很久没有看到有那么多的同胞聚集在一起,也很久没有看到有那么多的同胞挥舞着中国的国旗。

很久,很久没有看到这样令人动容的标语。

“西藏现在实在很好!”

“我们要一个完整的家!”

“One China,One family!”

学生们在台上大声唱着歌,我们在台下大声地附和。

那些都是很熟悉的、曾令我们热血沸腾的歌,如今在异国他乡,我们就这样一句一句地附和着。像刘德华的《中国人》、张明敏的《中国心》和宋祖英的《五十六个民族》。

我们真的要感谢那几个跑到伊顿(Eatern Centre)门口的藏人,如果没有他们举着雪山狮子旗抗议,“329集会”充其量也就是一个程式化的聚会,后来因为有了反对的声音,才令此起彼落的口号更激昂,令《歌唱祖国》的歌声更嘹亮,百多面“五星红旗”舞动着登打士广场,殷红如铁。

那天,在广场上我遇到一位来自台湾的朋友,我指着广场上那片激动的海洋问他想到了什么,他很兴奋地告诉我:很好玩。

然后,我又问一位来自香港的朋友,他们唱国歌的时候,你在想什么?她说她想到了“六四”。

后来,他们问我,你呢?我笑了笑告诉他们,有些情怀你们可能很难理解。他们中的大多数人也许并不爱中国共产党,平时他们在卡拉OK里从不唱这些革命歌曲,但当祖国面临分裂的时候,流淌在他们血液里的DNA会令他们走到一起,热血沸腾。

这,或许就是西方最难以理解的中国。

分享博文至:
» 歸類於:时政 (全局), 女人也来谈时事(50篇) ¦ RSS 2.0 ¦ Trackback

11 條評論

  1. 2008年4月8日 06:17

    在政治事件里面。难得看到夕子有这样的倾向性明显。也许,这才是真实的,内心的,本原的想法。

    爱国热情跟气氛有关,但源自骨髓。

  2. 2008年4月8日 07:50

    新闻就是要真实, 政治倾向或者叫立场无须溢于言表, 其内容足以表达。 采访对象形形色色, 成文与否由立场而定。

  3. 2008年4月8日 10:22

    但当祖国面临分裂的时候,流淌在他们血液里的DNA会令他们走到一起,热血沸腾。

  4. 2008年4月8日 21:39

    欣赏!鼓掌!!

  5. 2008年4月9日 10:33

    今天上班路上看到Metro Today用头版头条大幅刊登了藏独昨天在旧金山游行示威的大照片, 报道.

    只字未提同一天旧金山华人抗议藏独分子干扰火炬传递的声势规模毫不逊色的行动!!!

    加拿大媒体, 是什么让你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是什么让你的耳朵只听到一个声音?

  6. 2008年4月9日 11:14

    写的很好!!! 西方人永远也不能理解中国人。

  7. 2008年4月9日 12:29

    这并不只是理解和误解的问题。 很多人,包括我,曾经都不明白,到底怎样做西方人才能喜欢我们? 贫穷时他们讥笑我们,发展时他们抱怨我们消耗资源;中国的稀土他们说卖贵了,廉价产品他们又说倾销;体弱时说我们东亚病夫,申奥成功他们又阴阳怪气,甚至暗中默许支持藏独捣乱。到底要我们怎么样? 我们试图做符合西方人喜欢的好的中国,好的中国人。我们学着绕着舌头说英文,我们努力学习西方的礼仪,我们努力加入西方的游戏规则,哪怕这些规则并不公平。

    但是,NONONO,远远不够。

    当年面对美国军队的西进,印第安人曾表示愿意臣服,做”好的印第安人“。 让我们温习下美国将军的回答:”就我所知,只有死的印第安人才是好的印第安人。“

    只有灭亡的中国,才是好的中国。

    对于如此庞大的,迅速发展的中国,如果不是对手,那还能是什么呢? 我们没有其他选择,埋头走自己的路,干自己的活。敌视,嫉妒,中伤,就当成是成长的代价吧。当雄鹰一飞冲天,所有的鸟都闭嘴了。

  8. 2008年4月9日 16:36

    偏见渗透了西方的媒体, 这种偏见来自无法消弭的敌意和嫉妒.

  9. 2008年4月10日 03:29

    这就需要出国的中国人齐心合力, 付出无比艰辛的努力! 特别是新闻工作者. 要及时把各种事实真相, 明明白白告诉全世界的人们! 有五星红旗的血脉, 全世界的中国人, 无论你在哪里奋斗 一定会永远扬眉吐气!

  10. 2008年4月10日 03:36

    你说的好! “任何敌视,嫉妒,中伤,就当成是我们成长的代价吧。 当雄鹰一飞冲天,所有的鸟都闭嘴了。” 这一天一定会来到!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