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民头几年,我们的尴尬事儿(下)

2008年5月28日 ¦ 4,601 瀏覽 ¦ 作者: 夕子
字體 -
标签:

 呵呵,上集夕子的一些“糗事”给大家带来会心大笑,MAHU说这是“在地震后头一次的开怀大笑。”希望能够在一片黑色的气氛中,给大家一些亮色,生活还是要继续。

下集说得是让洋人头痛的喷香中国菜,我们都知道中国菜的精髓在于“烹炒煎炸”;在这哗哗炸响、烟汽腾腾、锅铲敲击的交响曲中烹调出的中国菜,不仅满足了炎黄子孙的美食欲,也使得中国菜肴享誉世界,成为中国人引以自豪的国粹。

  可是,身在异邦的中国人,大抵都遭遇过这国粹带来的尴尬。

    首先,让我们看看小易的故事

  卡通图.jpg

刚出国时,小易曾住在一位八十多岁的本地老太太家里,每天坐上锅炒菜,油还没烧到火候,老太太已是又开门又开窗。小易只好赶紧把肉片扔进锅里又续上了水。这样一来尽管切出来的牛肉片美丽得薄如蝉翼,可炒出来的肉还是让人嚼得腮邦子发酸。就这样一段时间后,暗中观察了不短时间,有一天老太太恍然大悟地对小易说:“我知道怎么做中国菜了。原来中国菜就是把所有东西都切成小块儿放进锅里加上水一煮就成了啊。”

  小易说,听了这话,我心里只能为我们享誉全球的美味佳肴叫屈!可是,我能到哪儿去大显身手,为真正的中国菜正名呢?

  真是心想事成,机会来了!一位老同事打算在家请同事们吃中国餐。请小易帮忙。小易兴冲冲带着所需的食品材料来到他家,一头扎进厨房便大展身手。煎炒烹炸,鱼香肉丝、番茄肉片、红焖大虾……那个过瘾啊。却没注意老先生家里一间原本窗明几净的厨房已是杯盘狼籍。更要命的是炒菜的油烟冲出厨房,迷漫进了客厅。

  小易在厨房哗哗地煎炒,那位老先生暗自叫苦不迭。他只好在客厅和走廊里,手拿空气清新喷雾剂滋滋地一个劲儿到处喷,还得一个劲儿地向陆续到来的客人们抱歉。当小易带着一头一脸的油烟结束战斗走出厨房,客人们赞美不绝,我在洋洋得意的同时,终于注意到了主人脸上尴尬的神情,那上面分明写着:下次再不敢在家里做中国菜了!

 老林遭遇尴尬的“饭菜香”

4860bdb244ba7801da6de.jpg

    听不少在国外的中国人抱怨印度人身上的那种让人皱眉的咖哩香料气味,殊不知对于西方人的鼻子来说,某些我们脍至人口的美食和油烟味也同样令人不愉快。

老林移民后上了个政府找工培训班,结束后还算比较顺利找到一份工作。公司除了五个中国人之外基本全是老外,除了要适应西人的办公室环境外,老林没想到另一个问题让他有些郁闷。

    第一天上班,中午吃饭时大家纷纷拿出自己从家里带的饭盒,在办公室公用的微波炉中加热后吃。一到中午,办公室里就飘溢着泰国香米饭、香菇鸡翅、辣子肉丁甚至韭菜馅饺子的气味。开始西方的同事们还都挺有礼貌地赞美“中国菜真香”,让老林和其他几个中国人不知真假地着实得意了一番。可是不久,秘书在办公室门上贴了一张小条:“今后中午请不要在办公室用餐,热饭请到休息室。”看到它,老林才明白原来某些气味已经让西方同事们忍无可忍了。

  另外,中国人多讲究爆炒,做的时候油要烧至高温然后放肉放菜哗哗作响一爆即成。此时如在阳光下你会看到炒锅周围的空气里弥漫着大量的油微粒,它们钻进头发里,沾在皮肤衣服上,家里墙上地毯里,散发着异味很难除去。而且初来乍到,并不是所有人都有使用香水的习惯,特别是男性。有的时候早上炒了菜去上班,满身的油烟味儿在老外眼里其实跟咖喱味儿并没有多大区别。

     这些当时让人觉得有些不好意思的尴尬事儿,如今讲来却是觉得挺好玩。其实很多时候我们到了新环境面临新的生活,就要重新适应重新学习。那些跟随我们多年觉得理所应当的习惯却会在我们不自知的情况下,给他人带来困扰,也给自己带来不便。成长和变化本身就是带着那么一点酸涩的,不过这也是每个人都会面临的过程;当我们放开心怀真正融入到这个环境里,体谅理解他人、检视自己,我相信大家都会在这片土地上如鱼得水,越过越好。

分享博文至:

16 條評論

  1. 2008年5月29日 11:56

    再来捧个场,写得很中肯,确实是这么回事,原先不知道,一直到买房子的时候才从经纪口中得知,煮米饭的味道我们闻着很香喷喷,但是对不吃米的人来说却是臭的,她用了"OFFENSIVE"这个词,可见程度之严重! 越南人爱吃的鱼露对于我的嗅觉也是一种OFFENSIVE的味道,儿子爱吃的CHEESE,更OFFENSIVE!还有我们中国人爱吃的咸鱼、腊肉、臭豆付,可以关起门来自我爽快,千万不可拿去公司啊! 呵呵~~ :D

  2. 2008年5月29日 11:59

    Offensive的用法又学了一个,原来只记得“进攻和对抗”这个意思了。谢谢MAHU。

  3. 思念故乡

    2008年5月29日 15:11

    也捧个场。夕子讲的很中肯。 以前在某国的时候。。。。。。。。有一次和一个老师谈论某天中午的安排的事情的时候。她说,吃合饭的地点不安排在这里吧,会有味道留下的。再有一次,和某国的朋友开车去游玩,我想补些防晒霜,开车的人直呼,什么味道这么冲的!最让我难忘的一次是,晚餐的蒜拌黄瓜正在享用中,门铃响了,小孔一看,是儿子朋友的母亲。急忙冲去洗手间,漱了下口。开门后,一开口,那位母亲还是不知觉的后退一步,并用手挡了一下口鼻。逐次的经历让我变了不少。现在是做饭时大围裙,塑料帽子,和袖套全副武装。抄完之后用湿毛巾搽洗一下面部,自己都能闻到一股油腻味。而且,在家时一定着用家用装。有这么一句;甲之佳熹,乙之毒药么。第一次和某国的朋友的家人外出游玩时,任何一次的偶尔的被他人的身体或携带的物品碰到时,总是能听到轻轻的一声,对不起。因为在那是刚出国的第一周,很是被文化休克了一下,回到家给老公讲,我第一次感到我是多么粗鲁。

    我们大家来到加拿大,周围圈子的朋友以同胞为多,减少了我们在异国他乡的寂寞,然而也减少了我们了解加拿大文化的机会。在加拿大,我时不时地经历着被人冲闯或是推攘。有时推攘的人是像我母亲一样的白发的老人,我对自己讲,如果我母亲在这里,他老人家也会这样的。或者当年在中国的我也是这样的吧。否则我能上得了公车么?能买到紧俏商品么?只是,现在的我也不过是水到渠成,自然而为的。经历教给我了这些。自己努力去完善,对他人宽容些。

    我们走在小路上和朋友聊天,对面来了行人,我们是否应前后错开让他人通过,而不是仍然并肩而行,堵住了他人之路?这和开车的道理一样吧。在图书馆我们是否不应用手机大声对话?你会讲,这不是常识么。可是昨天在图书馆我又有机会听到了清晰的母语长达约5分之久。

    我们曾经那么贫穷,过年了才能”奢侈”一下. 当我们要为温饱而战时,人的生存本能让我们生出许多的所谓陋习。如果今天的你我认识到这些,并有意去改变的话,让我们从这一刻就行动起来吧。让我们共勉。

    谢谢夕子给我提供了这样一个平台,讲出了许久以来的心里话。

    匆忙执笔,不妥之处请见谅。

  4. 2008年5月29日 19:00

    谢谢思念的故乡和大家分享你的故事。如果每个人可以正视自己的问题,关注身边的人,而不是看到批评就跳脚大骂、看到不合自己习惯的事就嗤之以鼻;我想我们会越来越好。 再次感谢。你写得非常好:)

  5. 2008年5月29日 19:46

    谢谢夕子的一番良苦用心,让我看到中国还有希望,多一些象你这样心地纯正的年轻人多好!赞一个!

  6. jane12345jane

    2008年5月29日 22:58

    说的很对,有些我都没有意识到,所以西人和许多中国人现在也有了早上洗澡的习惯,至于擦香水,有些职业限制,所以倒不通行。我们在挑剔别人的时候,也是要检讨自己,不过真难啊,看你照片上的饺子,真是很痛苦要和它说再见呀。

  7. 月球的第一张照片上的河马

    2008年5月30日 00:41

    尴尬基本上都来自误会, 而说到饮食,就是一个中国人习惯的问题了. 似乎前面都有讨论过, 估计也将会讨论下去. 做中国饭,吃韭菜饺子没问题, 但确实要尊重别人的习惯. 就是在国内, 也都慢慢注意起来, 不说喷香水, 至少不吃了葱蒜总要嚼个口香糖啥的. 否则确实offensive.

  8. 2008年5月30日 12:11

    请这位不要脸的读者自己去GOOGLE上面搜索一下这个题目,看看作者名字。自己的文章就是自己的,无需对无知的人一一解释。 文学城的博客是我私人领地,我愿意放什么就放什么文章,甚至放我幼儿园写的短诗都可以,这是我的个人自由。 另外,请自重,将脸好好放回自己身上不要任意撒泼坏了自己名声。谢谢。

  9. 惊讶

    2008年6月1日 13:58

    夕子呀,你为什么不把这种脏东西删了

  10. 惊讶

    2008年6月1日 15:46

    我又上当了,妈妈叫我心依或依依已经有7,8年了,可能是今年奇怪的事情太多,我都见怪不怪了。

    夕子同我一定有仇,两次都是你。

    不过看见别人骂你,还是心痛。还是把那些苍蝇蚊子赶赶吧。

    在某一个平常的清晨,心怡打开邮箱,发现里面有一封来自陈彬的信,信上写着:“遇见你是我今生的幸,只是我没有办法把它变成真正的幸福带给你,请记住这段爱情,忘了我。最后我想对你说的是:“心怡,如果有来生,我会娶你做我的妻子!” 心怡流泪了,整整一天,她的心都不能平静。夜里,她梦见自己又溺水了,只是这一次她并没有害怕,她感觉有一股力量将她的身体缓缓托起,就这样她从流飘荡着,不知过了多久,她发觉自己已经来到了另一个陌生而美丽的地方。

    把天地比做大熔炉,造化就是炉匠,阴阳二气生起炭火,万物都在里头熔炼(就象翻腾的铜水无法控制一样),或聚首、或离散、或消亡、或休息,哪里有一定的规则呢?千变万化,没有终结。有一天生而为人,也没什么可得意的,变成其它的东西,也没什么好哀叹的。”后面是谈了些超脱自然的态度,又说:“活着仿佛随波逐流,死去好象休憩长眠。深邃得好象深渊潭水般幽然,漂浮得好象没有羁绊的小舟般自在。不受到生活的拖累,在虚无中遨游。道高德隆就没什么可以劳累,通晓生死就没什么可以忧虑。(有猫头鹰飞进家里,这样的)区区小事,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其实我也困惑,还是让我们先快乐起来,再说吧!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