争议讨论:多伦多让我害怕的一种人

2008年7月22日 ¦ 5,068 瀏覽 ¦ 作者: 夕子
字體 -

写在前面的话: 我在文章里想探讨的是一种现象,就是怕大家对号入座,变成地域贴。我个人反感地域贴甚至BS地域贴。 在文中我也提到了,不管是哪里的人,都有好有坏;只是我想跟大家分享我的经历,而且根据我的经验,这不是一个特例而是一种现象。 不希望吵架,只是希望有所警醒,有所改变。我最好的朋友就是地道的广东人,本文如果有得罪广东同胞的,在此道歉。

070917108ta_3.jpg

之前夕子在《移民头几年,我们的尴尬事儿》中提到,我曾经很怕推开SUBWAY餐厅的门,经受一场英文测验般的点餐考验。不过,英文可以后天练习弥补,你看人家章子怡不是也从嘎纳电影节的“哑巴影星”到现在混老外圈子游刃有余到谈情说爱甚至套牢钻石老外王老五么?

这次我要谈的,不是英文,也不是洋快餐;而是在多伦多之后我接触最多也是最怕的一种人。

刚来多伦多,夕子曾经在一个中国气氛颇为浓厚的地方打工奋战了两年多。这个地方的特色就是,官方语言是广东话;换句话说,如果你不会讲广东话,很有可能:1、买东西人家不那么爱搭理你;2、就算搭理你,态度也不是那么热情;3、就算态度OK,也不咸不淡眼睛里面都是话。环境所逼,在我英文没讲那么利索之前,先快速学会用广东话报价码;即使这样努力向大方向靠拢,还是有一次被几个讲广东话的老LADY们给气得掉了泪豆子。

我这人做别的事儿可能急躁了些,耐心也不那么够;但是有两件事儿我可以保证我的耐心是比较无敌的,一个就是对待老人和小孩;另一个就是销售。那次的小购物军团这两样都占了,不过LADY们岁数没到老那么大,也就40-50岁之间;她们要买风水轮,我就陪着笑脸一个一个帮她们介绍;可是人家不领情,上来就说“你们老板怎么会雇你?广东话都不会讲,还卖货?(言外之意,赶紧趁早卷铺盖走人吧)”第一次听到这么不客气的话,我当时有点儿反应不过来;以至于到给人家找钱的时候动作稍微慢了一点,又被人家骂“真是死蠢,钱都找不明白,快给我拿过来;少了20, 给我!”本来找对的钱,被她们一伙人这么一闹腾,中了计,反而多找了20。那会儿辛苦一个小时才拿5刀,20就是4个小时的薪水,就这样从自己的腰包里陪给店里;一个早上加中午的劳动,算是白费了。当时没想明白,觉得特别委屈,跑到洗手间大哭了一场。

从那以后,对讲广东话的人心底有了一点点恐惧。

我那会儿中午买盒饭的时候,有家烧腊店味道不错。但是,我们一起上班的几个小姑娘每次买饭,都推一个会讲广东话的去买,因为她去买的话就会给多一些,人家态度也会好一些。有次那个女孩没来上班,我只能硬着头皮去买。到了柜台前,人家自然用广东话问我要吃什么,我就用国语回答。马上那边的神色就一变,眼睛开始斜起来;我努力微笑着问她,你觉得什么比较好吃呢?那边回答,北姑鸡片啊,不错啊;然后后厨一顿爆笑。我点的是烧鸭饭。那边问,要那部分的鸭子,我说就鸭腿吧。算钱的时候多了3块。我不明白,就稍微问了一下。结果那边厢勃然大怒,说鸭腿自然会贵一些3块已经很便宜了你还想怎样之类云云。接下来又用广东话骂骂咧咧,说一看就是大陆来的什么都不明白鸭腿饭都没吃过真是见识短浅。

回去和其他小姑娘交换了一下心得体会,发现我并不是唯一遭受此对待讲国语的,哎,这算是2怕了吧。

后来自己开店进货,需要常跑唐人街。

唐人街是个好地方,三教九流,但是各行各业依然是讲广东话的占主流,谁叫人家早来了100多年呢。可这第3怕也就随之而来了。

在唐人街进货的时候,需要一家一家问价比货,才能找到一家货和价格都比较合适的批发商。每次推开一扇店门的时候,那边99%都是一句广东话问候,用国语回了之后,一般情况下,都是一个遭遇:面孔由热转凉,眼睛由直转斜,连身形姿势都是配套变化的。稍微侧一点,然后用眼角的余光打量一下你,随即来一句,你想要什么?很多时候,前后脚就会有一些讲广东话的跟我一起进来,相比之下,真是慨叹为何在多伦多混,可以不会讲英语,但是一定要会讲广东话的重要性了。

我有个朋友是广东人,他有一次跟他的广东朋友说起一件事儿,原委我不太记得了;只是记得那件并不是什么好事儿,他的朋友听到后的第一反应是,你遇到的那个人,是讲国语的吧?这个宿怨,由来已久,已经深入人心了。

广东话里面的很多字和国语发音完全不同,就拿数字来说,差别就比较大。我至今都搞不懂为什么一个“2”发音偏偏很像“1”,“已狗狗”不是1块9毛9,而是2块9毛9。

害怕去广东话聚集的场所、害怕跟大片的广东话们打交道,避免自取其辱,我已经很刻意去回避了。就像一个朋友比较惊讶,什么,你来多伦多几年居然没去过粤菜馆?但是,就是这么避免,怕什么偏偏来什么。

前几天去楼下超市新开的烧腊店买鱿鱼,问了多少钱,那边回答5.99;我说,那就称1磅吧。结果电子价目牌上显示是10块多,我纳闷,不是1磅么?那边说,对呀,1磅9.99啊;我奇怪,小声嘟囔了一句,不是5.99么?那边又勃然大怒(结论:烧腊店的人火气都比较大,估计是每日烟熏火燎的结果),“你说什么?我的国语讲得一向很标准!”然后歪了歪嘴,一直到我付钱走出去还听到那人用广东话说,根据身边朋友的翻译大意是鱿鱼都没吃过多少钱都不知道没见识之类的。可是大姐,您明明是用广东话对我报的价啊。

我本人是东北人,在网络上横七竖八不少调侃讽刺东北人的文章和音乐,什么《东北人都是活雷锋》、《东北人都是黑社会》之类的。我自己饱受地域歧视之苦,看到论坛上一些被称作“月经贴”的地域之间互相吵嘴架的帖子也是绕着走。在这里我只是讲自己的感受和体会,和讲广东话的人相处、去广东话的店买东西、吃饭;有时候真的感觉很不舒服,也有点委屈。在这个文章中,我的观点和态度都非常私人化,也许您讲国语但是在广东话的圈子里很吃得开也是有可能的事儿。所以那些拿起砖头准备狠砸的人,我给您一个花坛,在那儿砌个台儿,慢慢砸。

当然,不管是讲国语的,还是讲广东话的;有乖戾粗暴小气的,也有温文尔雅礼貌谦和的。起码我身边的几个地道的广东姑娘小伙就对朋友热情大方、讲义气、重情意。套用《其实你不懂广东人》一书中的话:你或者很讨厌广东人,恨不得把广东人骂上三天三夜,哪怕嘴角生疮,也要咒他死至十八层地狱给阎王老子挖煤;又或者你很喜欢广东人,一高兴就忍不住舌灿莲花,把广东人吹到三十三重天上陪玉皇大帝饮茶。这都无伤大雅,7000万广东人当中,没几个知道你说了些什么,也没有谁会在乎。哪怕你说得唇焦舌敝,喉咙冒烟,白菜的价格也不会因此而涨跌,股市也不会因此而波动。广东人依然从从容容过自己的日子,上班下班,买菜做饭,看电视,逛街。太阳还是每天升起,每天落下。珠江水还照样滔滔流淌。大海还照样潮起潮落。

同样,我知道我的一点点抱怨也不会大到影响到任何多伦多的广东话人群们,但是我还是想说,同在异乡为异客,大家毕竟都是黑眼睛的中国人,算是血脉相连的亲人;是自家人就要互相尊重、互相疼惜;在外打拼不容易,彼此给对方一点宽容和微笑,而不是一想到对方就是恐惧和厌恶;这样的生活,是不是更好一些呢?

分享博文至:
» 歸類於:生活 (全局), 女人也来谈时事(50篇) ¦ RSS 2.0 ¦ Trackback

27 條評論

  1. 2008年7月22日 09:49

    外来民工就是外来民工,连话都听不懂。 对说粤语的来说,说国语的是外来民工,毕竟人家先来了 对Canadian来说,说粤语的,国语的都是外来民工 一个笼子里老猴子当然要欺负新猴子的 更何况人呢?

  2. 2008年7月22日 09:51

    这个问题其实比较复杂,我在广东生活过,所以我有体会,开始我不会广东话,而且因为北妹上广东做鸡的比较多,所以他们对说国语的很看不起,这点歧视是不可避免的,后来我学会说广东话了,而且也交了很多广东朋友了,才发现,他们挺可爱的,当他们真的了解你了,就不会歧视你了,这是要一个过程的。

    所谓南北歧视,在哪里都存在着,在中国,在美国都是一样的,大家对口音的歧视,对地域的歧视,唯一可以改变的办法是,不要在意,去交往就好了,将心比心,一定可以成为朋友,广东人很多不错的,就象上海人也一样有不少好人。

  3. 思念故乡

    2008年7月22日 09:56

    嗯,当我第一次坐在温哥华的大统华的大排挡吃午餐的时候,周围排浪声的粤语让我由惊讶转而兴奋。 惊讶的是,在他乡那么久,公共场合的人群的喧哗–一种久违的感觉再次刺激了我的神经。兴奋的是,在他们的 晃动的身影中,我看到了外婆,堂哥姐们的影子。 再后来,。。。。再后来,。。。。 有一句话,一期一会。大意是,要珍惜与每个人的相遇。大千世界,一个人与另一个人也许只是擦肩而过。有缘相遇或是相语的,其中必有天意。我们都应珍惜。 再者,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当我们大多数还在为温饱而抗争的时候,我们不能期望整体素质的提高。 我童年曾在那里度过,虽然我早已忘却了她的语言,虽然也有些不快的经历。我仍然对他们单相思的有种亲近感。 因为,在我的记忆里,小阁楼旁有一条小河,另一旁有片山坡。大哥带我去看电影,我因为手中的糖块丢失大哭不止, 大哥只好带我离开了影院。。。。。下雨了,我和小姐姐用杯子在屋檐下接水。。。。。 粤语是一种我听不懂的,又让我宁静的语言。

  4. 2008年7月22日 10:04

    趴总言之有理! :D

  5. 2008年7月22日 10:49

    相对于这种写在脸上的看不起,更可怕的是心里看不起,表面对你很好

  6. 2008年7月22日 11:04

    老赵的“猴子说”倒是挺贴切的也趣怪,不愧是老赵:D

    趴,你说得比较中肯。我也深有感觉,其实有点儿像我刚去上海那会儿,在上海也是年轻人比较开放热情,对人也好,但是那些上了年纪的一些人就比较苛刻而挑剔;买房子那会儿去看了很多房子,有个阿姨一语道破:工作机会就这么点儿,还都被你们这帮子外地人抢去了,让我们怎么办?现在上海人已经好很多了,起码不会动不动就骂人家“小赤佬”和“瘪三”了。

    思念故乡,乡音是刻在骨子里的一种魂。就像我去到哪里,听到大连话,那种排山倒海的情绪会一下子涌上来,一直涌到眼角。

  7. 2008年7月22日 11:26

    我也被那类人欺负过,当时恨得咬牙切齿.

    后来, 遇到一位香港邻居, 很是与人为善, 还巴巴地要跟我学国语.

    其实有些说广东话的人刚来时没有身份, 受尽欺辱, 为了保护自己, 就抱成一团. 看我们说国语的, 一副有文化,细皮嫰肉挨不了苦的样子,他们就不服气, 于是,就找点子整你.

    人之初啊,性本啥来着, 在不同的环境下会变的.

  8. funnysummer

    2008年7月22日 11:55

    讲粤语的并不都是广东人,还有香港移民,两者有些特征是泾渭分明的。我是地道广东人,但是我都觉得在多伦多做小生意的广东或者香港人平均素质是最差的,尽可能千万不要去华人老板那打工,不仅仅是钱少,而是那里的氛围会污染心理健康。不过是留学生确实也没有办法了。非常同情你的遭遇。 优秀的广东人特征是:有人情味,仗义,大方,自来熟。这边很多移民是广东农村直接过来的,所以素质方面就查此不齐了

  9. 2008年7月22日 13:26

    老猴子当然要欺负新猴子

    这论点有道理.

  10. Lily

    2008年7月22日 14:12

    夕子, 您说的事情我也遇到很多次,我深有同感。也是能躲就躲。 趴趴讲得也非常深刻,“相对于这种写在脸上的看不起,更可怕的是心里看不起,表面对你很好”。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