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雅婉约:晚清上海青楼女子的情书

2008年7月24日 ¦ 1,381 瀏覽 ¦ 作者: 夕子
字體 -
标签:

   

xin_36202030816340463691120.jpg

     妓女这个行业有几千年的历史,相对比现今虚情假意物欲横流;我很敬重那些有情有义情深意重的青楼女子,而且她们中的一些人,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现今还有很多女子喜欢引用薛涛的诗;那坠上清雅花瓣有淡淡幽香的“薛涛笺”的意境,也是现在只懂得香奈儿、兰蔻的现代女子所远远不能企及的。

     看孔庆东的文章,里面提到一篇晚清妓女的书信,读之顿觉自己果然是个没文化的人,起先惊异于这些行院中人的文化水准,既而感叹中华文化之博大精深,最后惋惜近代民族文化断裂,后继无人:加之近来商品大潮兴起,岂非”小姐”早已与文墨绝缘,连大学校长都有不知”七月流火”典故为何义者。   现将这篇文章开头引用如下:

    却试问,几时把痴心断——妓女诗文

  ●孔庆东● 

     驿寄梅花,鱼传尺素,砌成此恨无重数。        ——秦观《踏莎行》        如果说青楼妓女的基本素质是音乐舞蹈才能,那么吟诗弄赋便是衡量名妓的一项最重要指标。        中国一向被认为是诗的国度,从拦路抢劫的强盗,到杀人百万的将军,都能摇头晃脑地诌上几句。整天与士大夫们混在一处的妓女,耳濡目染,近朱者赤,当然也不难练得满腹锦绣,出口成章。即便仅从营业竞争上考虑,妓女们也不得不努力提高文学修养,以满足士大夫们对”知音”的需求,这样,妓女中便产生了许多水平较高的诗人,有些诗文还成了千古传诵的名篇。        欲知妓女的诗文究竟达到了多高的水准,这里先且不谈青楼兴盛的唐宋元明,只引录清末一个上海滩的名妓所写的一封情书,看看今日的女大学生能读懂多少:        睽才数日,恒比三秋。每忆芝仪,殊殷芹愫。比维、褆躬安燕,玉体吉羊。辱承知音,定符私颂。窃思形骸虽隔,肺腑应通。寤寐怀思,只觉宵长梦短,日时肠转,频添旧痕新愁。怅一水之潆洄,暮云春树。幸千潭之同映,秋水蒹葭。回思烛翦西窗,樽比北海。开奁梳洗,深浅烦君。下榻绸缪,温柔许我。觉此际之情投,非寻常可言喻。何意床冷鲜食,忽抱薪忧。遂使水远山遥,竟回梓里。伤心话别,犹蒙青眼于东君。无计款留,空望绿波于南浦。言念及此,歉仄奚如。所幸鸿毛遇顺,归舟定获平安。遥稔凤侣言欢,鼓瑟谅偿饥渴。在君子文园遇染,明知勿药早占。在薄命尺素未通,终觉倾葵莫诉。迟迟长夜,几度扪心。霭霭停云,频几搔首。秋月春风之馆,门设长关。桂香珠影之中,径缘不扫。倘使霍然全愈,务乘崔舫以来游。如其夙恙未痊,恳擘蛮笺而肠惠。轻寒薄暖,适体为佳。语短情长,加餐努力。总之,离愁满腹,直教翰墨难宣。尚祈洞鉴寸心,诸仗海涵无既。   

  恐怕女学士们早读得头昏眼花了。当时虽是清末,但是能写出这等文章的妓女并不罕见。而今天,中国的女学生、女演员、女明星加起来,恐怕也说不全文中所用的典故。诚然,这并不是说,时代落后了,而是说,妓女诗文的价值不可轻视。在未作比较深入的探讨之前,对任何问题都应抱着谨慎的尊重态度。   ……   +++++++++++++++++++      翻译(大意):   分开不过几日,就像数年未见.每当想你你帅帅的样子,心理就有一种特别的感觉.希望你平安 健康 吉祥 一切都好.   承蒙你把我当作知音,暗暗夸赞.虽然我们不能见面,但心灵却是相通的.   日夜思念你,总觉得清醒的时间太长,梦到你的时间太短,每天为你牵肠挂肚,频添旧痕新愁。   君住长江头,我住长江尾,一水之隔,让我们好似江东的朝云,渭北的春树.   千里共婵娟,愿在秋水蒹葭中永远为你守侯.   还记得跟你聊天,饮酒的日子.还记得为你开奁梳洗,试问画眉深浅入时无的时光.   你下床整装,温柔地对我说:觉得我们的感情,已经不是话语所能表达。   可是现在,为什么夜里自己睡,我开始觉得好冷好冷,吃得也越来越少,忧思不断.   山长水远知何处?忆起当初送别你的地方.   伤心话别,希望司春之神为我赐福.   没有理由再挽留,怅望江水,只希望我们的感情能够绿水长流.   写到这里,心中的难过已经表达得差不多了.   只希望我的信你能顺利收到到,希望你能平安回来.   恍惚中脑海里又浮现了我们在一起的美好光景,弹琴排遣幽思.   知道你在君子文园不小心生病了,不得不开始吃药养病了。 真是命不好,不能好好在你身边照顾你,信里的只言片语怎能表达我的心!!   漫漫长夜,我幽思难平。霭霭停云,我烦躁得要命。外面已经是秀丽的明媚春光,我却关门不出。雨横香残,花落满地,我也无心打扫。   如果忽然一下子病全好了,可以出去游湖散心。如过一直生病好不了,也希望你多多给我来信。   要因为天气的冷暖变化加减衣服。语短情长,保重身体,多多吃饭。   总之,离愁满腹,又怎是文字所能表达的?希望你明白我的心,完全在这信里包涵无遗。     

分享博文至:
» 歸類於:文艺 (全局), 看我喜欢的书(11篇) ¦ RSS 2.0 ¦ Trackback

4 條評論

  1. passby

    2008年7月24日 22:13

    don’t know why i am in tears.

  2. 2008年7月24日 23:50

    《何日君再来》的前奏每次都让我心里有种百转千回的感觉。 PASSBY,你的一时心生感慨也许无关文字和音乐,也许只是想起了什么。

  3. lemon

    2008年7月27日 15:30

    记得有一次在网上看到清末名妓赛金花的照片,实在难以把照片里那普通女子和她的名气连起来,看了夕子的文章才知道三品男人重样貌,二品男人重品德,极品男人重情义。赛金花有才艺,重情义,难怪即是死后也有齐白石来题碑。

  4. peter

    2014年1月30日 18:02

    妹妹你写的有点味道!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