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会大师:与印象派疯子莫奈共舞

2008年7月31日 ¦ 1,336 瀏覽 ¦ 作者: 夕子
字體 -

img-1768031848.jpg

All I did was to look at what the universe showed me,to let my brush bear witness to it.” Paul Cézanne这样评价他“Only an eye. But what an eye.”

他热爱自然,视自然为生命的一部分,他用一种不可思议的笔触描绘自然,他时时提醒你,要用心来体会你所见的一切,不要用眼睛去看,去评判何为正确的色彩,他是阳光与空气的歌者,他就是印象主义大师——MONET.

xinsrc_17202031615405932566534.jpg

色彩和线条的魔幻世界一直让我为之迷恋,可直到最近几年才真正开始慢慢接触到这个领域。还记得去年夏天,我和东乐聊Georgia O’Keeffe兴奋得彻夜难寐。O’Keeffe画布上的世界是张扬而性感的;弯弯曲曲妖娆的花瓣、空洞幽远的动物头骨、圆润光芒的贝壳,阿肯色的红色荒漠和蓝色天空,大胆浓烈的对比色;每一个都给我深深的震撼。

如果说O’Keeffe让我开始放声歌唱,那么,MONET,则给了我一个舞动的理由。

MONET画他所看到的事物和按照他所看见的那种方式来做画;他想要创造一种独特的效果,达到一种在绘画上似乎是不可能达到的目的。他喜欢所有使人眼花缭乱的东西,他描绘的河水、天空、房屋和树木都洋溢着非同寻常的生命感。

xin_5821104010836968217607.jpg

他甚至不需要工作室,他说“I never have had one,….I don’t understand why anybody would want to shut themselves up in some room. Maybe for drawing, sure, but not for painting.”

waterlilies021103.jpg

是的,“Drawing”还是“painting”;很多人也许在这条路上走了一生仍然搞不清楚这个问题。有的人生来为艺术而生,他存在的意义,存在的理由就是可以把所有的思想、头脑、身体、生命全部奉献给自己所追求的艺术,而不是仅仅作为一个装饰的理由或借口。我喜欢Monet的纯粹。

我喜欢他画布上的世界,无穷无尽的白杨、逆光的草垛、层层叠叠深深浅浅犹如雨滴一样的绿色,甚至不需要别的颜色却让人感觉那么丰富而有层次的池塘森林;朦胧蓝色而神秘的伦敦、梦幻般的睡莲、狂乱舞动的兰花……无一不让人感觉欣喜若狂。

1150191497703_master1149847132417_r.jpg

MONET说过,I want to be always before the sea or on it, and when I die, to be buried in a buoy.如果有一天我死去了,也希望能和MONET去往同一个地方,希望美丽而宽广的自然也可以最后接纳我,并可以成为它最后的歌者。

W020080409593078075577.jpg

分享博文至:
» 歸類於:文艺 (全局), 看我喜欢的书(11篇) ¦ RSS 2.0 ¦ Trackback

相關條目

4 條評論

  1. 2008年7月31日 17:29

    确实很有感染力

  2. 2008年7月31日 17:44

    第一幅的图画《日本桥》,如果你靠得很近去看的话,完全看不到图画,只是一堆狂怒的扭曲的疯狂线条;所以后人得出结论,莫奈是精神病早已被确诊,而只有疯子才能创作出那样的日本桥。 莫奈的书是全英文的,厚厚一本很多生词,如果没有对这个疯老头的热爱,很难让我全书通读下来的。如果大家有兴趣,不妨走入这个疯子的世界,你也会爱上这个痴情疯男人的。

  3. xb

    2008年7月31日 18:53

    疯子和天才只隔一步之遥。

  4. 替天行道

    2008年7月31日 22:12

    印象派大师, 让人们无奈? 谢谢夕子的介绍, 喜欢Monet的纯粹.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