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是行吟诗人

2008年8月9日 ¦ 711 瀏覽 ¦ 作者: 夕子
字體 -
标签:

xiaoxiaomeiera,20070302125953.jpg

十年前,我选择记者作为毕生的奋斗理想并不是因为那句“无冕之王”的称号。而是作为记者,用一个笔杆子能为民生伸张正义、一架相机,行遍大江南北,挖掘纷扰世情下的动人故事。

十年后,我依然坚持这个想法;但是翻开报纸杂志,有时连看上十几二十条新闻都让人感觉千篇一律;文章的题目总是用一些噱头和有时甚至跟内容不靠边的抢眼词,这些“双胞胎”文章看多了,感觉味同嚼蜡,也糟蹋了很多好故事。市井流行什么词汇,记者就一窝蜂地用这些词来写文章;社会上流行什么题材,记者就以这样的语调和文字来说故事;很多时候,因为受到这些那些的影响,写新闻故事也往往偏离说故事的正常结构,让人看了云里雾里,摸不清头脑。

有记者跟我抱怨,说因为现如今生活在和平年代,我们不太有机会上战场做一名在炮火纷飞中随行的战地记者。没有那么惊险刺激的经历,所以只能跟众同行们打破头争抢一些市井小事;难免会偏离道德轨道、以挖隐私而乐;因为争取阅读率,难免会随大流,人人写出同样的文章。

在我看来,新闻记者都应该是说故事的人。说真实的故事,像古代凯尔特族的吟游诗人,带着竖琴自编自唱沿途一路走来。每一个时代,每一种文明都会造就一些这样的行吟诗人,眼观耳闻,用心去编唱动人的真人真事;新闻的准确程度不可忽视,表达的技巧手法必须巧妙,这样,人家才会愿意听、愿意读。

《北回归线》的作者亨利.米勒,早年曾任《华盛顿邮报》的见习记者,他自称为“流氓无产者的吟游诗人”。在创作惊世骇俗的《北回归线》之前,亨利曾经从事过多达20种的工作;他同一些穷困潦倒的侨民和放荡不羁的巴黎人混在一起,因此他的写作风格形成了一种对传统观念的勇猛挑战与反叛。如果亨利最后不去当作家,我们可能又多了一名优秀的好记者。

刚辞世的一代报人陆铿先生曾说“不坐牢不是好记者”。秦始皇的时代早已过去,也不太会有机会遇到哪个总统皇帝把记者们统统抓去坐牢,但并不代表这个年代就无好记者了。坚守心中道德,灵活头脑,打开思维,沉静心灵;一个好记者时刻会警醒自己:只有真实的故事,才能真正打动人。

分享博文至:

5 條評論

  1. 2008年8月9日 22:31

    《北回归线》好像是我同学真**翻译的,好像是一段时间的禁书吧。 只有真实的故事,才能真正打动人。 真实的也往往是很丑陋的,反映真实往往没好结果的。 70年代初期意大利的电影大师安东尼·奥尼到中国。。。。

  2. 2008年8月10日 10:50

    粗略看一下,以为题目是《记者是无病呻吟的诗人》。

    如果记者是“行吟诗人”,那张报纸就死了,新闻也就死了。记者第1不能“行吟”,第2不能是“诗人”,一丁点儿感情都不能放在他的报道中,这是记者最起码的要求,所以,这个题目犯了根本性的错误。

  3. 2008年8月10日 20:31

    木老不要太刻板而教条,这样岂不是跟我笔下的那些人云亦云的记者一样了么?略微放开一下你的心态和眼界,让小妹来跟你介绍一下什么是吟游诗人吧,再来看看记者为什么应该是吟游诗人:

    凯尔特吟游诗人(Celtic Bards) 事实上,凯尔特吟游诗人是个部落中的颂诗歌者(poet-singer),而且是德鲁伊社会中不可或缺的一部份。经常,她随着竖琴唱歌;在那里,她得到名声是传说与文化的守护者。她热切地反抗侵略者,但只能借由唱歌激励爱国狂热。凯尔特吟游诗人为了歌唱比赛,每年聚集一次。专长亲善动物与专攻武器,技能:知识(历史)、知识(自然)、表演(演说)及表演(弦乐器),皆表现了凯尔特吟游诗人众多的兴趣。

    从字面上来看,吟游二字所代表的就是游走在世界各地中,吟唱,唱颂诗歌或是自己本身的创作,将自己想要表达的一种处世观,或是对某件人事物甚至是对这世界的感想感叹,用比较轻松而且人们较易接受的方式─歌唱来传递。

    同样,记者也是。既要第一时间抓住新闻要素、真实表达新闻;更要用灵活的笔触,用比较轻松和人们容易接受的方式表达出来;好的记者的新闻写作都是能够让人印象深刻的并引人阅读的;吸引人、容易阅读、易理解,这是我们喜爱的新闻作品;君不见现在《人民日报》、《文汇报》都开始纷纷改变写作风格了?

    吟游诗人的歌曲能够给战场中的英雄们带来勇气。他们的歌喉和伶牙俐齿为敌人们所惧怕。 吟游诗人真正的力量在于他们辅助团队的能力。

    而记者难道不是么?记者的一支笔,深入百姓之中、报道民生疾苦;他给人民带来勇气,他的笔锋让被曝光的黑势力所惧怕;好记者是“无冕之王”。

    吟游诗人喜欢演奏诗歌,其演奏歌曲甚至具有魔力。 他们流浪,到处传述英雄史诗或乡野传奇。行事不拘小节,样样通而样样松。

    记者云游四海,到处采访新闻;他们的一支笔也有无穷魔力;他们不拘泥于条条框框、时政压力,他们是真正的民情观察员。

    这是我的一些拙见,只是希望,作为媒体人,我们都能打开心胸,可以接受不同的声音,可以让自己的笔调轻松而为大众接受。不是满足于做一个党政喉舌,而是人民的眼睛。

  4. 2008年8月11日 12:59

    幸好我们只是写博,不用坐牢。从夕子的文笔可以看出,你是个勇敢正直的媒体人,欣赏!

  5. 2008年8月11日 13:44

    理解万岁,谢谢ALEX:)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