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没有资格说放弃之老杨的故事(1)

2009年2月6日 ¦ 3,291 瀏覽 ¦ 作者: 夕子
字體 -
标签:

 从下决心准备资料、递交移民申请到面试通过、携带存款和希望,举家来到这个离我们的那个半球千万里的加拿大。从一开始,我们付出的代价已经远远昂贵于过往的生活;而labor这个词儿不知何时变成我们唇边最亲切的名字;但是这并不是我们想要的,当残酷的现实一点一点吞噬着健康、尊严和幸福的时候,从前永远不会碰触的两个字“放弃”,却变得切近而清晰起来。

不堪重负年纪轻轻自杀;不肯离婚杀死对方而后自绝的;工作劳累过度猝死睡梦中;工作生活压力过大跳楼轻生……

曾几何时,这种哀伤的信息开始和新移民挂起勾来;这些从前只在电视电影里面出现的情节,却那么真实的发生在我们身边,甚至有的是我们最熟悉的朋友。面对忧伤而茫然的面孔,除了难过,更想站起来用力呐喊,“一定要坚持,不要轻言放弃,不到最后,你怎么知道自己是输还是赢?!”

这个“你没有资格说放弃”系列正是夕子有感于最近经济危机下越来越艰难的移民生活,夫妻两个人被LAY OFF;专业工作找好几个月都毫无进展;Mortgage要付车保险要交孩子每个月的零花钱还要派;这些经济上的重重压力真的让人有些吃不消。

没关系,不要怕。我们大家都站在同一个起跑线上,夕子想通过讲述身边朋友的经历,给大家多一些激励多一个推动。要知道,成功是一个过程,而不是一个结局,因此我们只要还在前进的征途中继续努力,就不会有最后的失败。

 本期的人物是老杨。31岁,来加拿大十年,目前在多伦多从事地产经纪职业。

 叫老杨事实上他一点都不老,和他熟了之后才发现老杨居然年纪不大。言谈之中的成熟和稳重实在让人感觉不到他是个三十岁出头的人。

PEI-浪漫背后的艰难

pei3.jpg   老杨在国内读的大学,专业是铁路通信。大学甫一毕业他就申请移民来到加拿大,那会儿是1999年。

  夕子在从前写过一个游记《爱飘落大西洋之浪漫PEI》讲的就是加拿大非常美丽的一个岛屿-爱德华王子岛。我有很多朋友跟我说,有一天没了工作、没了家庭的负累;就一路流浪到爱德华王子岛。

在大家的眼中和印象里,PEI应该是一个非常浪漫美丽充满无限快乐的悠闲之地。我也在想,会对一个地方有特殊的好感很像爱上一个距离我们生活很远的人;因为不曾和他面临柴米油盐,不曾和他共同承担生活压力,所以只会看到最美好的一面。景致也同样如此。

如果你不是去讨生活,你也就不会体验到浪漫背后的真实一面。老杨对我说,“生活在那里,所关注的是生活必需的东西,银行在那里,超市在那里,图书馆等跟旅游关系不大的东西。我还真的没有到处去参观很多景点,不过却将那个小的只有3万人的省会夏洛特敦步行走了一圈(因为那里没有公交巴士),所有的银行超市商业全集中在市中心的一快,我真的体会到了什么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的定义。晚上跟房东一起去两三家之外的酒吧,确实说是一户人家的车库,看到本地人生活的悠闲,看到他们想起了自己家乡纯朴的父老乡亲,他们中活跃的就过来问HELLO用中文怎么说:然后像个孩子一样走到每个人面前:你好。你好。这一切好像总是在记忆里抹去。晚上从图书馆回来,提着贵的每买一个都要咬牙的菜和水果,那天下着冰雨,出来整个身子都被冰包起来了,一步一步地摔倒,再捡起散落满地的东西,再起来……”

PEI据夕子所知,是整个多伦多的省份里面,税最高而最低工资最低的地方。翻看这些数据的时候,我时常在想,PEI的居民应该会面临比我们大得多的生活压力。他们看到天气,想得应该是明天土豆的收成或者龙虾的渔猎;反而无暇顾忌多美的红海滩和看似浪漫的夏洛特城了。

不过老杨后来又说,人,拥有一些美好的憧憬,总是好的。

多伦多-你教会了我什么是生活 1.带着血迹的56快钱

8.jpg 99年3月,老杨从PEI坐长途巴士到多伦多,想开拓一个更好的未来。那时候他并不知道,其实真正艰苦的生活才刚刚开始。

老杨说,“汽车到了士嘉堡长途车站的时候,我问司机是否已经到了多伦多,他说是的。我就拉着行李下车。

在多伦多我没有一个朋友亲戚熟人,也不知道去哪里?提包里有一张纸,是在PEI的时候,朋友小马有张不知道是多久的多伦多的中文报纸,我从上面广告版上抄下来的租房电话号码,那里能够有份从多伦多来的中文广告实在不易,他也不舍得给我。我都不知道该抄哪个号码,多伦多是个陌生的城市对我来说,随便写了两个。在汽车站找公用电话开始打,问了第一个,习惯了在PEI开口讲英文,就问对方是否还有房子在租,对方就跟我说:CHINESE,CHINESE,我才意识到原来这已经是多伦多了。很庆幸他的房子还有一间在租,我就问了地址,马上叫身边的出租车大哥带我去。

我本来要在多伦多市中心下车而下错车在士嘉堡,庆幸的是我要看的房子就在MCCOWAN和FINCH这里,几分钟就到了,当时我还担心,这么大的一个城市,我都不知道电话上的房子地址在哪里?不过如果不找个地方落脚,晚上真要找酒店了。

房东是个福建的老人很热情我们同一个姓氏,他看着我从出租车上拿下行李,就说你都不看房就搬来了。呵呵,当时真的一切都很奇妙。

安定了下来,就赶快找工作,先找到了一个清洁工。做了一天,我跟老板说,我没有钱了。问什么时候出工资,他说要第三个星期开始给第二个星期的。我向他说明我账户里没有多少钱了。他就给我推荐他的一个朋友做搬运的李先生,说可以当天给当天做的工资。并代为我介绍,说第二天就可以帮李先生做工了。

第二天到指定的FINCH和MCCOWAN那里等,说的是下午两点钟,我一点半就到了那里,当时在那里的东南角还是一片荒地,现在已经是高楼和镇屋了,每次当我走过这里都会想起当年的场景。天气依旧很冷,寒风刺骨。当时我想搬运要费力气,就没有穿太厚,于是衣着单薄的我就这样在毫无任何遮掩的荒地里开始等待,一直等到2点45分。当时都曾怀疑是否等错位置了,还是老板忘记了,风吹得头开始有点疼,只能靠走过来走过去来保持身体温暖,到后来要小跑跑来跑回的,当一辆大货车过来停下,我看到有人向我挥手,才结束了漫长的等待,当时头被寒风吹得昏沉沉的,有点游离的感觉。

要搬运的是一个新的酒吧的设备,吧台等都是很重,我从小在农村长大,这些也不算什么。当时我一点都没有概念,到底那里是哪里,过了这么多年再回想,都不知道到底当时搬运的地方在哪儿?只记得浑身是汗,足可见当时的热忱。

10点半做完所有的事情,他的车到我家附近停下,开车里的灯,给我工资,总共7个小时8块一小时总共56块。到当时那一刻我才知道多少钱一个小时。接过三张20元的,我当时身无分文,他就叫我下次再给回他四块。昏黄的灯光中,我去掉手套才看到手指不知道什么时候给挤破了,血已经凝滞……凉凉的。

这是我从小到大第一次赚到的钱,56加元,接过钱的时候,手上带着血迹。回到房间里,连洗澡都不顾,在台灯的灯光下,数这仅有的三张20元。

加拿大就是这么一个多元文化的社会,每个人的故事与经历也就变的丰富起来,人生的起伏跌落就这样开始了。(未完)

(鉴于篇幅的限制,本文暂告一段落。在采访老杨的过程中,夕子几度被他的经历以及让人无法想象的艰辛生活所震撼,唏嘘感叹。同在一片土地上,同样都是国内的优秀人才,对比他在这里吃的这些苦和他的境遇,老杨既然可以承受得住、坚持下来。我想,我们任何人都没有资格说放弃。敬请大家关注下一期《北美时报》的《你没有资格说放弃之老杨的故事(2)》

分享博文至:
» 歸類於:生活 (全局), 讲述你的故事(46篇) ¦ RSS 2.0 ¦ Trackback

5 條評論

  1. 快乐就好

    2009年2月6日 10:03

    故事是令人感动的,同样是令人振奋的!谢谢夕子!

  2. 2009年2月6日 11:14

    留学生–流血学, 移民史–血泪史.

  3. 2009年2月6日 11:35

    郁闷:老大写的叫感动,血泪史,为何俺的叫白开水

  4. ha

    2009年2月7日 14:05

    A word - Hao !

  5. 2009年2月7日 19:44

    问好快乐就好,趴趴,老赵和HA:)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