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照不到的地方-爱恨纽约

2009年2月18日 ¦ 1,994 瀏覽 ¦ 作者: 夕子
字體 -
标签:

 你没有资格说放弃系列之老杨的故事3

New%20York%20City.jpg

 ”If you love him,send him to NewYork,for it’s heaven;if you hate him,send him to NewYork,for it’s hell.”

“如果你爱他,送他去纽约,因为那里是天堂;如果你恨他,送他去纽约,因为那里是地狱。”上世纪80年代一部经典的剧集《北京人在纽约》,就是在如斯沧桑的旁白中拉开悲欢大戏的帷幕。而当时坐在电视机前追着看这部戏的我,并不知道在将来的一天,自己会踏上这片土地,切身去经历这个让人又爱又恨的大都会。

90年代末,IT如潮水般涌上职业舞台,好像任何一个工作只要跟电脑、计算机、编程、软件相关联,就会前途光明起来。经历了在PIZZA店三次被打劫的恐怖之后,一是为了进修,避免自己做一辈子的PIZZA;二是想出去见见世面;于是我报名了纽约的一个学校的计算机专业。 冬天,我启程前往纽约,打算在纽约住下来等待一个月后学校开学。坐在多伦多至纽约的灰狗大巴上,我的脑子里都是从前电视报刊书籍上对于纽约的片段印象:自由女神、帝国大厦、中央公园、时代广场……流连在57街街角品着丹麦酥皮饼的奥黛丽·赫本,52街的地铁站旁一袭白裙被旋风裹胁而起的玛丽莲·梦露,百老汇、古根海姆、第五大道,还有”维多利亚的秘密”……想着自己就要亲身踏上这个世界上最大的都会,被工作折磨得有些麻木的脑海里,闪现着对纽约新生活的向往和憧憬。

到了纽约后,我前往之前朋友介绍的一个家庭旅馆;因为家庭旅馆是按日收费的,对于经济状况比较差的我来说,这样的花费有些负担不起。我于是在当地的华文报纸上找到租房广告,搬到了租金相对便宜的布鲁克林区。虽然新住处是个只能放下一张床的地下室,潮湿冰冷没有窗户,但是毕竟我在纽约有了第一个安身之处。

冬天的纽约,街道两边黑色的积雪和中央公园凋零的树木让我感觉四处都很寒冷。在等待学校开学的日子里,我决定找个临时的工作。

那会儿网络并不是很发达,笔记本电脑不比现在,价格昂贵不是普通人可以拥有的。我只能走在大街上,挑一些繁华的街道看看有没有餐馆请人。

我去的第一家是一个寿司店,看着门上贴着红纸片用黑色的大笔写着招服务员,我就推门进去了。不到两分钟我又推门出来,寿司店说刚刚招到人,让我去别家试试看。

也许那阵子运气不好,走了几条街都没见餐馆招人;好不容易看到一家,推门进去却都是同样的境遇。走了一天,从阳光高照到夜幕时分;夜晚的纽约高楼的灯都亮起来了,远远看去宛如一座玻璃之城,一个个透明的玻璃大厦仿佛离我很遥远;我看着那些穿着呢子大衣胳膊下面夹着公文包的上班族,心里想着自己什么时候也会成为其中一员呢?

200678175410711.jpg

又过了几天,房东的一个朋友要回国,就推荐我去他打工的水晶灯厂去做工。水晶灯厂在新泽西,每天我要早上5点起床,然后做公车到火车站,然后坐火车到新泽西,再坐汽车到水晶灯厂。加上等车坐车的时间,差不多要花3个小时,才能在8点钟准时到达水晶灯厂。每天晚上下班后同样要坐3个小时的车回去,基本到了住处,匆忙弄了晚饭吃过后就要睡觉了,有时下班晚了连晚饭的时间都压缩没了。尽管如此,我却很高兴;毕竟我找到了第一份工作,拿到薪水,可以付房租和生活费了。正当我天真地以为一切都会按部就班地走下去,现实却又一次重重地打击了我。

有一天我蹬着凳子擦水晶灯,用一块软布小心翼翼地一点一点擦水晶灯上的灰,要慢慢转动灯才能把每一块水晶都擦亁净。可能是我太想把事情做好,正当我卖力地一点点转动水晶灯,一点点擦水晶的时候;只听见”啪”地一声,水晶灯上的螺丝扣松动了,整个水晶灯都坠落在地上。我当时吓得大叫一声,赶忙跳下凳子趴在地上检水晶灯的碎片;因为着急,手全都被破碎的水晶划破了,但是当时也顾不上,一心想着把水晶灯捡起来。老板娘这时候走过来,面无表情,一手指向门口对我说,你可以走了。那个表情好像在对一只流浪狗说话,我心里很难受,拿起外套,走出门去。

走路回车站的时候,被冷风吹得很疼的手让我想起了在PIZZA店被打劫后,也是这样身无分文,满手鲜血地回家。我的脑袋被风吹得昏沉沉,没有力气去想任何事情,就只是麻木地走向车站。

又过了一个星期,圣诞节快到了。纽约的大街小巷都充满着节日的气氛,高大的圣诞树立在时代广场,每个街灯上都点缀着美丽的圣诞灯和彩球;站在繁华的街头,我却想着,这一次总该有餐馆请人了吧。

这一次我走进了唐人街,一家一家敲门去问要不要帮手。还真让我问到了,有一家粤菜馆请帮厨,一问当天就可以马上上工。我接过大厨递过来的皮围裙,站在摞得高高的洗菜池旁开始洗菜、洗冻肉和冻鱼、龙虾,然后再把它们切好备在专用的格子里,以供厨师们选用。因为要保证菜的新鲜程度,所有的洗菜的水都一定是冰水,不能用热水和温水。一天下来,因为一直浸在冷水里,手指被冻得已经没有什么知觉了;只能在工作空挡拼命用力搓搓,要不然就会被冻伤了。新年的晚上,大街上人头攒攒,大家都涌上时代广场的倒计时金苹果下,希望得到一年的好运。而我却在冰冷的后厨,度过了新年的第一天。

在切龙虾、冻肉还有螃蟹、鱼的时候,我不是很懂,要一点点摸索如何才能在最快的速度内将它们均匀分割。有一次时间太赶,我一刀下去,有一个手指的指甲大半个被切掉,鲜血一下子就涌出来,怕弄脏食物,我赶紧跑到角落里蹲下,用流动的水冲洗伤口;等到血不怎么流的时候,用纸头包起来再用塑料袋套上,继续干活。因为怕老板知道要换人,一连几天我都不敢吭声,埋头干活;只是在晚上回去的时候,用酒精擦擦伤口简单处理一下。现在想想,那时候也真是命大,没有得什么破伤风之类的;要不然可能小命就这么搭在美帝国主义的地盘了。

W020040625441888397914.jpg

夜幕降临。纽约从来没有黑夜。到处是灯火辉煌。回家的路上,我站在桥中央,抬头看着周围一幢幢摩天大楼。万家灯火,宛如成千上万只萤火虫落在空中,河水也被映照得五彩缤纷。我还能看见天空的片片云朵,那么美丽、安详,生活看来还是美丽的。

后来我又去给街头卖纪念品的小商贩打过下手、唐人街一些商铺的清洁工;这些苦不算什么,因为我知道春天来了,我就会去上学;学成后,我会找到一份体面的工作,在这个大都市找到一个属于我的位置。

可是,现实总是喜欢和人开玩笑,这个玩笑让我有些心灰意冷。 春季开学的时候我跑去学校问,惊讶的发现因为自己的疏忽,没有写对专业和就读的学期导致根本就没有报上名!我的电脑梦和纽约梦也就随之破灭了。

分享博文至:
» 歸類於:生活 (全局), 讲述你的故事(46篇) ¦ RSS 2.0 ¦ Trackback

10 條評論

  1. 2009年2月18日 13:16

    和我们一样的技术移民,很多经历过和老杨一样的心酸。前前后后,我一共写了1万字,老杨跟我讲述他的故事的时候,我一直在说,感觉好像电影里的情节。

    可是,生活不是电影,生活要比电影更加残酷。

    接到新的读者留言,有的说我卖弄文字;也有的说我打击新移民们的积极性……我只是想把真实的生活展现给大家看;说教并没有任何作用,只有生活,生活会把一件件事情展开给你看,你接受了,并FIGHT BACK回去,你就会成功;但是如果你接受,但是一直沉浸淹没于此,是时候站起来了。

    祝愿大家都能够成功,也祝愿我们为之奋斗的温暖理想。

  2. 绿草儿

    2009年2月18日 17:11

    看你的心态定位你的人生目标。 工作无好坏,人品就有好孬之分。 男人在国外还有体力出卖,想起数年前看到那个勤力的女生举目无亲下竟然只能靠出卖自己修学谋生。 没亲身体会,也不会理解她为什么留在海外读那劳什子书,读出来又不见得有用。 可恨有同类不嫌腰酸只讲风凉话,扔个面团堵住那厮的cp。曾试着打抱不平,因功夫浅一并被欺负。 @美丽的中国人愿美丽更上层楼! 以上观点与本文作者无关。

  3. 替天行道

    2009年2月18日 22:25

    每个移民都会有无数个故事,只是有人把它藏在心里,有人拿出来和大家分享。谢谢夕子的故事。 :D :P

  4. 2009年2月18日 22:44

    支持你的写作.很有意义.

    去过纽约,不太喜欢

  5. yun

    2009年2月19日 00:00

    谢谢夕子的精神食粮。像在”绝望的时刻“点燃的一支烛光。

  6. 2009年2月19日 11:05

    夕子是不是太投入了,要不要休息一下再写。 :-D

  7. sumanking

    2009年2月19日 13:58

    看完此文,想起自己经历。10几年前从温哥华漂到多伦多,从多伦多漂到蒙特利尔, 在蒙特利尔被人偷了个精光,又从蒙特利尔漂回多伦多。猜测老杨漂的时候还是单 身吧,我那时候是,不过现在又快漂回单身了。

  8. Ha

    2009年2月19日 18:27

    Thanks Xizi . I have been in Canada over 10 years and fully understand you !

  9. 2009年2月20日 23:32

    大家周末愉快!!! 谢谢大家的评论,也谢谢大家的理解;每一个人都有一段经历,也对人生有不同的看法,看每个人的留言,体会每个人的心情,真好。

  10. xb

    2009年2月21日 14:35

    读夕子的文章,体验百味人生。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