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年,我们没有闭上眼睛(请在6.4号穿白衬衫)

2009年6月3日 ¦ 4,654 瀏覽 ¦ 作者: 夕子
字體 -

demo005.jpg

二十年。

刚刚过去的五月初,香港中学的历史会考有一道选择题:当时中国实行价格闯关,出现抢购风潮和官倒现象,是哪些年;当时总书记是谁?这个考题一共只有两分,但是,这是六四事件发生二十年来,香港中学历史会考首次出现有关六四事件的考题。

对那个年代有所回忆,有所印象的人都会脱口而出的答案,但是搁在这个80后90后当道的年代,这些考题失分率相当的高,基本上95%的学生都没答出来。 可是这两分的试题,能突破禁区,让学生自己也能面对历史真相,稍稍宽慰了很多人的心。四君子之一的周舵说:“这是历史真相啊!不管怎么样,历史真相,你不能闭上眼睛,对历史采取鸵鸟政策,把脑袋埋在沙子里。我们一天到晚谴责日本说它不正视历史歪曲历史,你自己做得怎么样啊?!”

王小波在《沉默的大多数》里写了一群不肯缴语言税的人,和那些宁鸣而死,不默而生的人相比,他们闭上了眼睛,无名而卑微。苦难掩埋在心里,会怎样?沉默的大多数承受了,然后去面对每天的油盐柴米酱醋茶,去家长里短生儿育女,看着年华慢慢老去。

68000df7.jpg

当然也存在着一些不肯闭上眼睛的人,当时也在人民大学教书的丁子霖教授,她的17岁的儿子蒋捷连是六四开枪死难者。丁子霖早些时候对美国之音说,香港的年轻一代之所以对六四事件了解,要比大陆年轻人更多更深,从某种程度上,这要感谢当时的英国派老彭推动的“政治改革”,使得追求民主自由的精神能够“薪火相传”。

蒙上眼睛就以为看不到,捂上耳朵就以为听不到。所幸现在生活的世界不是一扇大门就关上所有的阳光,总有各式各样的途径可以打开出口。香港的教育局以一种方式,平和而自然地托出那段历史;这种努力让人心宽慰。而在劈天盖地大规模的“猪流感”新闻轰炸下,二十年的纪念和想念,仍然逼视出烁烁光辉;民众们也在努力,我们没有闭上眼睛。

正如曾经的战地记者海明威说的那样:我们说的写的,不过是露出水面的冰山的八分之一。当严肃精神与事件的隐秘性发生矛盾后,我们托不起整座冰山,但八分之一足够了,群众的眼睛是睁开的,剩下的八分之七,历史自己可以完成。

 六四发生的时候,我十岁,对于马上就要步入三十岁的我来说,那的确是一个略显遥远的时代。看到今天有读者留言,说我不明辨是非,人云亦云。虽然对于六四的具体情节我大部分的了解是在书中和报刊里,还有一些采访录像;有人说是暴民逼得政府不得不采取极端手段,有人说政府野蛮血腥镇压手无寸铁的民众,而且大部分都是花季的学生;时间过去了这么久,100个当事人有100种说法,可是事实就是事实,历史也就是历史;不能不听不看不谈论,就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这是我在去年纪念六四写的文章:《曾经面对,未敢忘记》(点击名字可以看到内文);希望今年,以后的若干年,都一样,未敢忘记。

小夕时间:

在贴背景音乐的时候,我习惯地去搜刮音乐网去找,可是将《历史的伤口》这几个字简体繁体试了很多遍都找不到,一个搜索结果都没有。心底真的很悲凉。。。

歌词再次贴出来,希望不是每年的六四才拿来重温:

蒙上眼睛 就以为看不见 捂上耳朵 就以为听不到 而真理在心中 创痛在胸口 还要忍多久 还要沉默多久 如果热泪 可以洗尽尘埃 如果热血 可以换来自由 让明天能记得 今天的怒吼 让世界都看到 历史的伤口

——献给六四二十周年,为逝去的年龄灵魂,为曾经的岁月,为历史。

分享博文至:
» 歸類於:时政 (全局), 女人也来谈时事(50篇) ¦ RSS 2.0 ¦ Trackback

40 條評論

  1. 2009年6月3日 01:20

    永远都记得,历史的伤口。

  2. 2009年6月3日 10:25

    鼓掌,流泪。

  3. 2009年6月3日 10:32

    其实20年了,平反也罢,不平凡也罢, 真的与很多个人没啥大关系,跟何况我们都自己亲身经历了 而今都在千里之外,谈的都是20年前数千里以外的事而已 就想知道个所谓的真相而已, 连20年前的事都没有真相, 那么凭啥相信50年前西藏的真相呢?凭啥相信60-63年的真相呢? 连个真相和反思都没有,还能说啥呢? 除了鲁迅那句满纸“吃人”,5000历史是如此,同样历史还将继续

  4. 2009年6月3日 12:35

    历史不仅仅是纸上写的,也在人心里。

  5. 阿娇粉丝

    2009年6月3日 12:43

    转个搞笑的

    《侠女行》

      野三关下梦幻城   酩酊小吏三人行   见有女子浣红裳   肤白貌美目流光

      一吏趋前使轻薄   遭遇白眼受挫折   一吏掷出钱一叠   张牙舞爪欲和谐

      浣女正言不卖身   虽贫虽贱不惜金   掷钱小吏呈豪强   两次三番扑在床

      娇喘吁吁衣衫乱   眼角垂泪鬓流汗   哀告大爷放过我   家有二老靠我活

      小吏情欲迷心窍   污言秽语带狂叫   从了大爷好处多   不从大爷定召祸

      浣女欲躲无处躲   周边围定三色魔   节节退却近沙发   惟恐失足手乱抓

      慌乱摸到工具包   情急抽出修脚刀   警告畜生勿再逼   再近半步鲜血滴

      小吏见状放狂笑   修脚小刀何足道   疯狂抓扯胡乱咬   仿佛野猫扑小鸟

      浣女用刀来抵挡   小吏不惧向前闯   三扑两挡动作快   一刀刺穿颈动脉

      另一小吏显神威   斗大铁拳频频挥   如椽臂膀抖又抖   不想遇刀划破口

      掷钱小吏血如注   帮忙小吏忙救护   另一小吏已惊呆   误把钞票袖中揣

      巴中少女并不慌   略理鬓发整容装   轻起朱唇叫警察   民女杀人请捉拿

      此事已传遍天涯   万民唏嘘叹女侠   谁道华夏无铁骨   侠义昭彰在巴蜀

  6. 阿娇粉丝

    2009年6月3日 12:45

    邓女者,巴东人,名玉娇,貌清丽,于青楼中修足以补家用。一日,县吏邓、黄及另邓姓者 三人,于 酒后至青楼狎乐,见女,欲乱之。女正色曰:妾非为此者也。邓吏不以为然,曰:此销金窟 ,更为何邪?又出袖中银票,挞女面,叱曰:欲钱邪?从余可得。三吏按女于榻上者再,欲 淫辱之。 女奋力而不得脱,遂出修足小刃,中邓吏喉胸,立仆;黄吏亦伤臂,战憟起,余二吏皆瑟瑟 然不敢少动 。未几,女自投于衙,遂入狱。 异史氏曰:虎狼之毒,人皆避之;而世多恶吏,以狐狈之黠,行虎狼之事,其毒尤甚。邓女 以蒲柳 之质,刺淫吏以全其贞,虽须眉丈夫亦不能及也;然既陷于狱,终不免膏于虎狼之吻,其尤 可叹矣!

  7. 阿娇粉丝2

    2009年6月3日 12:45

    浮云边处野三关

    酒衙肉绅展雄风

    梦幻城内谁刺马

    巴东烈女邓玉娇

  8. boomerang

    2009年6月3日 12:53

    是呀 香港年轻人很好 他们住在高楼大厦的森林里 向往着青春的美梦 他们从来没有祖国的概念 没有所谓5000年历史的包袱 他们服服帖帖的享受作为大英帝国子民的荣耀 等我们国人收回主权了 他们便开始了当家做主人

    即将进入不惑之年 在经历了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制度的两重天之后 知道天下并没有天堂 民主是何等虚幻的东西 如果现在的年轻人能亲身经历中国农村的生活 他们会深深地理解社会安定是何等重要 兴百姓苦 亡百姓更苦 我们真的能相信改朝换代能让中国进入民主的天堂吗 我们的邻居印度不是已经进入民主很多年吗 哪里的人民真的很享受吗

    20年30年100年 记不记得都不重要 因为历史从来都是没有假设的 当记忆里或许还残存一些历史的尘埃 我们只希望下一代年轻人 这些中华民族的未来 能不能更理智的看待历史 去创造属于他们的历史

    太阳每天都是新的 我只想享受加拿大短暂夏日里和煦的阳光 20年前的事对于我已经没有感觉 我只想看NBA

  9. 阿娇粉丝3

    2009年6月3日 12:59

    这个《侠女行》很有点周星驰《唐伯虎点秋香》里那段打击乐独白“唐伯虎强抢民女”的味道。

  10. 阿娇粉丝5

    2009年6月3日 13:07

    山东快书《邓玉娇手刃色狼》   郎里格郎,狼你个狼.   闲言碎语不要讲,今天俺表一表邓家小女玉娇娘。   中华儿女多奇志,一代更比一代强。   那里压迫那反抗,真TMD太对没商量。   话说玉娇年方二十一,出落的如花似玉秀丽端庄。   那一天,   玉娇正在洗衣裳,外面窜进三条狼。   第一头,   姓黄名字叫德质,猥琐不堪眼冒淫光:   “花姑娘长的真漂亮,陪老子好好爽一爽”   后面跟着邓贵大,还有一条无名狼。   斜叼烟卷丑态百出,走路一摇三晃荡。   狼你个浪,浪里格狼。   只见那,玉娇小妹婉言拒:   “这里是员工休息室,要爽请你回家爽,三位大人请自重,您也有姐妹也有娘”   邓贵大,不知自己早已标名挂号在阎王,   小鬼催的说胡话,摇头摆尾太猖狂:   “老子有的是银两,俺是当今土皇上,小妞还是从了吧,否则老爷我给你来个霸王上”   弱女子玉娇欲夺门走,却被三头禽兽扑倒在沙发上。   世风日下何如此,全无半点人性——–丧尽天良。   古往今来有烈女,光明磊落美名—-万—-古—-扬———   话说—邓玉娇拼命反抗,修脚利刃闪寒光,   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势,血溅当场刃色狼。   出身寒门邓家女,人格尊严不容伤。   我辈须眉应惭愧,临事可有此担当。   善恶到头终有报,人间正道是沧桑。   狼没得浪,浪没了狼。   山东武二景阳岗打猛虎,   巴东玉娇梦幻城除色狼。   投案自首心无愧,   昂首挺胸进班房。   人民群众眼雪亮,   六月不能飞雪霜。   吾今万里遥膜拜,   天涯犹闻侠骨香。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