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婚姻成为一种赤裸裸的交易

2009年6月25日 ¦ 2,459 瀏覽 ¦ 作者: 夕子
字體 -
标签:

2c51318b9b.jpg

 在这个国籍比较受欢迎的北美,提到假结婚或者假离婚这个话题其实并不新鲜,在各国的地下市场中,“婚姻”作为一种更赤裸裸的实用生存工具,移民、赚钱,各取所需。

而加拿大大陆移民圈开始盛行此风也只是从80年代末期起步,且主要集中在低下层圈子,在90年代中达到高潮。本地更有不少有门路的“红娘”,专门搭线介绍做两地假“联姻”的喜事儿。只要你还是或可以成为单身,大概有人就会为你找到单身的“价值”。

在南方如福建、广东等省份,一单假结婚生意仍要收费3、4万美金(再合算成加币),一些不熟门路,或者已有小孩的生意更高达5万美金之上,但北方省份因需求并不大,所以收费便宜很多。不过,时至今日,这个行情已经大幅度下降,出现在广州报刊上的加拿大永久居民征婚启事,开出的价钱只有三万加币,还不足两万美金,一名移民律师表示,这个价钱比实际的行情为低,但整个行情呈下降的趋势却是不争的事实。

   不过这也害得移民官现在看到结婚移民申请难辨真伪,怀疑重重之下拒签大增,这倒旺了本地移民律师接下了越来越多的移民上诉案。一位华人律师就说,现在不要说是移民官,就是办案的律师,甚至就连当事人,可能都不知道最后结婚、离婚的真假,真变假,假又变真的情况实不少见,可能苦的是真正想回国成婚的人。这种生意在美加,只要有需求永远都不会停止。

小沙,难以释怀的“假新娘”

20080420200622624.jpg

小沙是以留学生身份到的加拿大,在刚来的几年里,小沙并没有如大部分学生一样,老老实实坐在课堂上,而是一天打三份工,忙得完全没时间去上课,只是挂个名字而已。

小沙有个外号叫“哪吒”,因为他总是一刻不停地转战各个打工场,早上在咖啡店下午在超市运货晚上又跑去KTV做服务生,朋友们都笑说他好似哪吒一样脚踏风火轮,来去风风火火。

听着朋友们的调侃小沙的心底却是叫苦不迭,当年为了凑够小沙出国的学费以及一些杂七杂八的申请费用,在农村的爸妈四处借债,才凑够一笔对于他的家庭来说不菲的费用。因为在小沙上高中的时候,爸爸的一个远方亲戚送孩子出国,结果没到几年,给父母寄了很多钱,老两口又是置办新屋又是买各式新型家电,让小沙爸妈看得眼红。

所以小沙考上的大学有去北美交换学生的项目,小沙回来一说,爸妈马上拍板决定就算全家举债也要送小沙出去淘金见世面。

来到加拿大后,为了偿还爸妈的债务和自己的生活费,小沙就开始了艰辛的打工生涯。学业基本就算废了,不过小沙后来找了个不错的律师,不仅保住签证,后来还申请了移民。

移民刚刚下来的时候,那会儿正逢多伦多假结婚的黑市价格大幅上涨,从两万元多加币,涨到五六万加币。在多伦多,有人专作假结婚的生意。那些单身男女就成为他们物色的目标。饱受打工辛苦摧残的小沙,当有人问他愿不愿意假结婚赚钱时,他马上答应了。

在去中国之前,小沙因为长期打工的过度劳累,生了一场大病。病后他有一个后遗症,就是经常半夜的时候呼吸困难,心口堵得慌,浑身无力。那会儿小沙在网上认识了一个女孩子,她听小沙讲了病情后,便经常过来探望小沙。那段日子,全靠这个女孩的照顾,小沙的身体一天一天的开始恢复,也不怎么犯病了。虽然女孩只有初中毕业,是靠和人假结婚过来的,人长得普通平常,与小沙基本没什么共同语言。但小沙在心底已暗暗决定,既然她在最难的时候走入了小沙的生活,那就牵手走一辈子吧。

这时候,小沙在中国的假新娘的材料准备好了,坐上飞机,五年后,小沙第一次回到家乡。人生往往就是如此戏剧化,小沙的假新娘居然是他从前暗恋过的一个同校女生。因为当时年纪小,小沙连鼓起勇气问那个女生的名字都不敢,不过初恋的甜美忧伤却让小沙记忆犹新。再次见面的时候,女孩依然和从前一样清秀大方,让小沙心动不已。

女孩在国内完成大专学业,做一个音乐老师。谈吐与气质落落大方,因为有相似的生长背景,又都热爱音乐和文学,小沙觉得和女孩很有一见如故的投缘和默契。这一点,是在多伦多的那个她无法匹敌的。但是小沙对自己发的誓言在先,5万加币的重量也让小沙从清纯的甜蜜浪漫中抽身而出,冷静地收了钱,与女孩结婚,过了一年后,离婚。

只是当一个人开车在路上,在工作的间隙中,在回家的深夜中;那段曾经飘逝的爱恋,会不经意地涌上小沙的心头,酸涩而有一丝遗憾。

     一波三折,麻烦迭起的“假结婚”

U1344P28T3D2019883F329DT20080509101011.jpg

小沙差点“弄假成真”的假结婚让人唏嘘。但是这毕竟算是少数,大部分的假结婚都比较一波三折、麻烦迭起。

丽丽从上海到多伦多,生活清苦,英语还讲不利索的她,怎么看怎么都不像是靠自己移民过来的。丽丽在读LINC的时候,一碰到同学问起她现在的家庭以及生活的时候,总是支支吾吾,或干脆转换话题。

有几天上课的时候,丽丽看起来总是失魂落魄的,时不时的接了个电话就请假离开课堂,搞得老师、同学一律莫名其妙。后来一个平时和丽丽走得比较近的同学中午和她一起吃饭的时候,也许是压抑太久了,丽丽放声大哭。原来丽丽是假结婚过来的,哪知遇人不淑,老公是个打架斗殴都来得的混混,三天两头打电话让丽丽去警察局领人。

按加拿大婚姻法,除了一方有婚外情、通奸,或是一方受虐待两种情况,夫妻必须分居1年方可提出离婚。所以即使假结婚者移民加拿大,一般也必须等上1年才能提出离婚,分居包括在同屋居住的情况。

丽丽本身是假结婚,不敢闹到法庭上。况且她现在的这个“老公”虽然在外面凶狠,倒是没对她动过拳头,也没有理由去告他虐待。丽丽骑虎难下,进退两难,贴钱不说,差点没精神分裂。不过,据说象丽丽这样倒霉的还远不是最惨的。有些人被当作“性伴侣”,在被人玩够后遭抛弃,也有的被敲诈,被中途悔约,财、卡两失,却不敢作声……其遭遇真叫人“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有人假离婚,有人假结婚,婚姻在某种利益面前成了为骗取镑自所需而可以任意揉捏的道具,在这种赤裸裸的真实里头,难道不正掩藏着生存的不尽悲哀吗?

“假结婚”越来越难混过关

20080417185734539.jpg

在加拿大,夫妻担保移民都会准备好双方的合影、结婚证书等资料文件。但在假结婚充斥的情况下,移民部不得不加大打击虚假文件的力度,对结婚双方进行非常仔细的调查,要求出示的文件多不胜数:有些文件是假结婚者很难弄到的,如双方家长的合照、渡蜜月的照片、共同租房子的契约、手提电话开户记录、交纳各种费用的账单、邻居证明,甚至保险单上的受益人名字,都必须是被担保人的,一般假结婚者虽然已经有心理准备,却很难收集这么多证据。

分享博文至:

11 條評論

  1. xb

    2009年6月25日 09:21

    从作者的文章中学到许多社会知识。

  2. 2009年6月25日 10:06

    写完假结婚的故事 再写篇真结婚后离婚的故事 老大你还敢结婚嘛?

  3. 2009年6月25日 10:58

    第一张片片里的情侣挺般配的呀,就弄假成真算了:D

  4. 2009年6月25日 11:12

    交易有两种: 假的真结婚;真的假结婚。真真假假,假假真真!

    前一种好辨别,另一种需要一生去解读!

  5. 2009年6月25日 11:31

    认识几个小女留学生就是假结婚,但是男方可是认为真结婚,也都真住一起。

  6. 2009年6月25日 12:55

    有些人被当作“性伴侣”,在被人玩够后遭抛弃?是男人被玩,还是女人被玩?

    这句话有将人"物化"的嫌疑,有污蔑“性伴侣”一词的嫌疑。

    婚姻早就是赚钱和犯罪的工具,应该取消婚姻登记制度,还爱情一个干净的生存空间。

  7. xb

    2009年6月25日 14:02

    烟酒僧说: “假的真结婚;真的假结婚。真真假假,假假真真! 前一种好辨别,另一种需要一生去解读!”

    说反了吧。 相比之下,应该是后一种好辨别一些吧!

  8. 2009年6月25日 14:57

    好像是加拿大特有的现象。

  9. 2009年6月25日 15:51

    真是想尽办法!用尽了招数!

  10. 2009年6月25日 22:50

    随着迈克.杰克逊的猝然离去,一个时代结束了。

    记得刚上大学时候,和宿舍里的二姐去学校小电影院看电影;在等待放映的进场时间,在放一个迈克杰克逊的演唱会,二姐很认真在看,过了一会儿说,这个女的长得很怪,太瘦了。十年过去了,泡在各路娱乐明星圈里的二姐,是否记得我们青涩无知的年少时代。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