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死不渝

2009年9月16日 ¦ 2,002 瀏覽 ¦ 作者: 夕子
字體 -

599_200801211507201.jpg

长周末野丫头驱车4百公里去露营。三天的时间封闭在一个三面环水无电无网无电视的半岛上,每天早起在森林晨跑下午去沙滩上游泳晒太阳,夜晚很早就入睡了;有时会驱车到临近的小镇上看一场汽车电影,晚餐食用清淡的青菜和鱼,日子从未有过的简单而纯粹。

回城后的野丫头神清气爽,打电话给小佐分享一番此行的经历,因为觉得新鲜而特别,言语间不免流露一些小得意。遥处听见佐妈的笑声,这不是和我们知青时候的生活一样么,幸福的是,你不必每日劳动背语录而且来去自由,更无须无望地等待漫长的回城调令。

我轻易不提佐妈的知青时代,我知道,在一向乐观积极的佐妈生命中,埋藏着一段非常痛苦而沉重的时光和一段刻骨铭心的凄惨爱情,而那一段日子,正是她做知青的时候。

佐妈的青春时代可谓是又红又专。因为家里的成分不好,当教师的父亲早早被打成“牛鬼蛇神”,母亲出身望族,文革来临的时候家里被斗得很残酷。佐妈只能比别人更加努力才能换取一点点的尊重,那个年代的努力还不如说是自虐,女人要收起女人的弱势,和男人一样光脚踩在冰冷的湿泥里做工、扛大包、熬通宵开机器;佐妈用体力和健康去换取了各类的标兵,也让很多人开始注意到这个“拼命三郎”姑娘。

4b0ebf3d06dcb167b47f4.jpg

小涵就是那时候走入佐妈的生活中。在佐妈的回忆里,小涵是一个非常开朗而热心的人,他心灵手巧,会做很多种乐器,健康高大,笑起来的时候牙齿雪白而整齐。那个时代有很多禁忌,特别是对于爱情;男女谈朋友都是偷摸躲闪的,人前既不理直气壮,也不谈情说爱。佐妈与小涵的爱情就充满了那种躲闪、抑制、惶恐与懵懂,后来我在看《山楂树之恋》的时候,几度为书中的情节失神落泪,书中静秋和老三那种纯洁而真挚又带着沉重压抑的爱情,总是让我想起年轻的佐妈和小涵。

在那段艰苦的知青生活中,爱情和回城调令一样高高在上而遥不可及的;正当爱情在隐忍中开始怒放露出光芒,照亮绝望而苦涩的生活之时,小涵在工作中被突然迸裂的机器部件砸中。噩耗发生的同时佐妈正在公社的商店里悄悄挑选毛线,想为小涵织一件过冬的毛衣。这件事过后佐妈许久都无法从悲痛中释放出来,直到七八年过后遇到佐爸,那是另外一段故事了。

事过境迁,虽然告别了残酷而悲惨的那一段经历,关于小涵的回忆应该会跟随佐妈一生。我觉得佐妈还是幸福的,她在生命中最好的时候遇到两个非常优秀的人,和她分享了生命中最美的时光。而我们的一生中会不会也遇到这样的人:他关心爱护我们;因为我们喜怒哀乐;会情不自禁的追随我们;会在背地里保护我们;会发自肺腑的夸奖我们;会在危难关头挺身而出;会轻轻的挽住我们的手;会发誓爱我们一辈子。

我想说,如果恰好,有人说等你一辈子,不妨相信。有机会爱,就别顾虑太多,好好的爱吧。

分享博文至:

5 條評論

  1. xb

    2009年9月16日 08:41

    感人至深

  2. Cherry

    2009年9月16日 17:11

    静秋最后喊老三的情节我读得泪流满面,人一生有谁能这么痴情地等谁一辈子啊!

  3. 2009年9月16日 19:38

    老大写老三届的故事,记得很多年前有个小说《孽债》,改拍成电视剧,放映时上海马路上门可罗雀。 老大的父母理论上也应该是老三届的吧。

    《孽债Ⅰ》 叶辛的小说《孽债》

      沈美霞、卢晓峰、吴永辉、梁思凡、盛天华这五个从云南到上海寻亲的知青子女走进一个个陌生的又有着血缘关系的家庭里时,情与理、情与法、情与爱、情与恨、情与嫉等一系列令人怦然心动的场面,不合时宜地在父与女、母与子、过去的夫妇和今日的夫妻面前出现了。作者从真挚的感情出发,描绘了人性的深度,挖掘深厚的社会和历史的内涵,曾经吸引了无数读者。恰逢“上山下乡”四十周年,作者对十几年前的原著做了诸多修改,将会吸引更多读者的青睐与同龄人的回味。

    老大才30出头,老三届都快50/60了,移民加拿大的不多,最多也是家属而已

  4. Giving

    2009年9月17日 12:17

    有人说等你一辈子,不妨相信. agree.

  5. 2009年9月19日 00:35

    周末愉快!《孽债》看过,很有感触。关于那段畸形的时间,复杂的人性,孰是孰非的讨论曾经因为这个片子非常热闹。另外一个片子和知青无关,不过名字差不多《孽子》,我的心头之爱啊。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