露骨的爱情

2009年10月27日 ¦ 3,221 瀏覽 ¦ 作者: 夕子
字體 -
标签:

16852594.jpg

我们小时候听过很多狗血怨妇歌,当时年纪小,只要旋律好听就能唱,根本不管歌词意思其实多么赤裸。

例如,李度的“我为爱犯了罪,错误已难挽回,悔恨的心情每天要来去好几遍。你彻夜不归,我辗转难寐,不甘心失去被爱的滋味。”又比如万芳的“我爱上你给的痛,心甘情愿等你的梦,藏起泪眼 只用笑容相送。我爱上你给的痛,只要活在你的怀中,但求今生,化做伴你的风。”

我现在唱唱看,都觉得脑门子三根黑线挂下来啊!狂雷。

我以为最能代表此类情歌的,当属林忆莲那首连我娘都会唱的《爱上一个不回家的人》,霹雳啊!

所以我说我们伟大民族写情时,一定不能忘记借景起兴,有时候只需要起兴就可以了。例如“云淡淡风微微,蝴蝶双双舞翠帏,花无语月如眉,执手相看喜相随”,知道这是啥歌?是琼瑶片里小夫妇初洞房,多么含蓄啊!

《爱眉小札》徐志摩1925年8月9日到9月17日写给陆小曼的情信,足见性灵派之奔放露骨。这本书又加入了此后几年徐志摩写给陆小曼的信,最后一篇是1931年10月29日,离开他空难只差20天。

按理来说,这些私人情信实在不该公开发表,但是当时的人似乎并不忌讳,让我觉得非常诧异。1936年,赵家璧就正式出版了《爱眉小札》,限印一百部。

不知道,徐志摩本人是否会同意这些情信公开,也许他是会同意的吧。他是如此高调情爱,主张“性灵”的人,而且真是爱写情信,为了陆小曼没有保存好他在欧洲写给他的信,还抱怨:“你可不许把信随手丢。我想到你那乱,我就没有勇气写好信给你。前三年我去欧美印度时,那九十多封信哪里去了?那是我周游的唯一成绩,如今亦散失无存,你总得改良改良脾气才好。”

1925年的《爱眉小札》除了肉麻就是肉麻,当时陆小曼还是别人老婆,徐志摩那边老婆事宜也未谈妥,这些信就是jfyfgnn的最好证据。

我看过一遍之后,只觉得,琼瑶算个p,这些台词让那些台湾演员背背看诺,肯定逼疯人。而且我觉得如果通篇只有爱啊爱的,这些信每封样子都差不多,读过和没有读过一样。我经常翻开一看,这里到底看过没有?

信里主要内容看出徐志摩是个很烦的男人。他不断诱惑敦促陆小曼离婚,看到她每晚交际就心生抱怨,要她写字写小说作画当文艺女青年,甚至还说一起去做电影明星赚钱吧,自以为是女性启蒙导师,又要年轻会来事的女人滋养他。

婚后,更显出怨男本色,为家计开销犯愁欠了一屁股债,劝老婆别再抽鸦片,亲家关系极不佳,怨她结婚后也是晚晚不停出去交际,恨她信写得不勤快,骂她睁开眼就知道吃不停,一个劲儿劝她离开上海到北京来。徐志摩似乎还是个古董掮客,老在兜售字画包括陆小曼临摹的。

信里也涉及其他人隐私。前半部分只提及凌叔华,后半部分则言及林徽音夫妇,更谈到冰心竟然有一日“志摩,志摩”亲热地叫他。徐志摩似乎看不起冰心……他津津乐道那个俞珊事件,如何就要把学校搞散,“梁实秋也有不少丑态,想起来还算咱们露脸,至少不曾闹什么话柄”。

其实,我第一次看到“陆小曼”三个字还是在梁实秋散文集中,他写陆小曼的画。

字里行间都是八卦。这样的信,只怕换作今日,是出不得了。

只有一篇日记特殊,写到“雪里红烧细花生,真耐啖。炉边白薯亦焦焠透味。糖葫芦色艳艳迎人。蜜汁樱桃一瓶,仅存底浆。然眉儿犹哓哓苦口不尝新味,娇哉!”

这是胡适选出来登在《独立评论》上的。

附:徐志摩与陆小曼

xin_3920603191132046104509.jpg

20071015163942609.jpg

陆小曼:哪个更娇媚?

clip_image004.jpg

2008111316325965374.jpg

分享博文至:
» 歸類於:情感 (全局), 我喜欢的人(72篇) ¦ RSS 2.0 ¦ Trackback

19 條評論

  1. zhangblue

    2009年10月28日 09:43

    嗯哪嗯哪! “狗血怨妇歌”,绝妙好词儿,收藏了! 也烦这些唧唧歪歪的骚客

  2. 2009年10月28日 10:20

    佳人才子。

  3. 2009年10月28日 10:28

    文人骚客就是这个样子的了,谁说过谈情说爱是不可以有第三者旁观的。当事人觉得有趣别人只看见肉麻。

  4. 2009年10月28日 11:03

    哪里找肉麻的书信啊?给个link吧

  5. carol

    2009年10月28日 11:03

    我不知道如何联系你,你可以邮件联系我,如果你有空的话。

  6. 2009年10月28日 11:18

    问候美女

  7. 2009年10月28日 13:13

    夕子做文人还比地产经纪好很多。做经纪着实为难读书人了。

  8. 2009年10月28日 14:07

    握手! :-D

  9. 2009年10月28日 15:08

    风格变了嘛。

    有点凌厉的样。

  10. 2009年10月28日 18:11

    嘿嘿,有趣。想想当年,那些“狗血怨妇歌”还天天卡拉OK个没完。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