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自己的骨头熬一锅理想的汤

2010年9月13日 ¦ 4,041 瀏覽 ¦ 作者: 夕子
字體 -

阳光经纪手记之七— 用自己的骨头熬一锅理想的汤

200881523342580.jpg 在年初房子热闹的三个月里,有客人问我,房子什么时候会冷下来。我说HST推行外加银行提高贷款门槛,这样的杠杆效应下,卖家急于将房子出手买家大多在观望,房子会冷一段时间。最近,又有客人问我,房子什么时候会热起来;我指指手里一叠打印出来的MLS房源信息表格,请看看最下面的描述里面,我们阔别已久的在规定时间统一递交OFFER的要求再度出现了。

我翻看去年写的文章,发现在2009年8月份,有一篇题目《抢OFFER何时是个头?》,去年的这个时候狼烟四起,抢OFFER的浪潮一浪高过一浪,很多房子都是3天到5天内就售出,好地段的房子还供不应求。今年的房产脚步明显放缓,但是,最近的两个星期里面;夕子本人就带不同的两拨客人分别去两处房子抢OFFER:一个是HOUSE,一个是CONDO;那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慢慢出现。

会造成这种情况的主要原因是,因为7月1日之后推行HST,所以很多卖家都赶在这个日子前希望将房子卖出去,这样的话,经纪费以及律师费等服务费会避免一个8%的PST;之前的若干年都是加上5%的GST。这就造成了市场上房源过多,所以有些房子在市场上一天拖至一天,从新货变成存货。这些存货不需要抢OFFER,还可以杀价,所以当买家开始醒过来纷纷从观望准备出手的时候,存货最先卖掉。而7月1日后市场上新出来的房子数量比从前少了很多,可挑选的品类也少了许多;新一波的买家却有所增长,就造成了供不应求的现象;于是抢OFFER又回来了。

和许多买家一样,夕子和我的很多同行都很不喜欢抢OFFER。我们同事在一起聊天的时候,总是叫苦连连。一些不错的房子,抢不到OFFER,客人会有些失望不开心;抢到了呢,客人更不开心,因为每个人都觉得自己出多了价钱,当了冤大头。尤其是带客人连抢几个房子都失败的时候,有些人会迁怒于经纪身上,觉得没抢到OFFER是因为这个经纪的能力不够或者说不够幸运,于是会想要换一个经纪;辛苦了很长时间的客人花落别家,经纪的委屈和心酸是不可言喻的,所以抢OFFER是客人经纪双方互相折磨的一个过程。

1280295227259_000.jpg

夕子的观念是,抢OFFER,要顺其自然。而且很简单,不要头脑发热非常冲动;在看到一个理想的房子之后,首先要做的是,将这个房子为圆心,画一个圆,半径是周围250米或者500米之内,最近三个月到半年内成交的所有相似类型的房子的成交报告打印出来。然后将目标房子和这些最新的成交数据进行比较,很快就能得出一个大概的市场价位。一般来说,目的是让大家来抢的房子标价都会低于市场价,这个时候要头脑清晰,要理解房主的用意;我总是说,市场是有自检功能的;不论标价多低或者多高,市场都会把它调整到该有的价位。譬如说一个房子标价45万,但是根据分析报告,同类型同地段的房子平均销售价位是46万5,所以你心底就应该有个数,房主心目中的理想价位大概是多少;如果是抢OFFER,对方能够出的价格大概有多少也可以猜得八九不离十。

在这个特殊阶段,最好可以先去银行做一个贷款的预批;这样在抢OFFER的时候,就可以不用放贷款条件;也就比对手多一个竞争优势。如果需要验房的,也尽量提前验房,这样在递交OFFER的时候,可以递交一个CLEAN的FIRM OFFER;这个时候,即使价位有可能比对手低个几千块,房主也会权衡利弊,选择一个FIRM OFFER的。谁都不想承担未知的风险。另外,如果有条件,最好提前到银行开一个订金的MONEY ORDER,这个定金一般来说是房价的5%;也是首付的一部分;在递交合同的时候,将订金加上一个FIRM OFFER一起递出,会很快在众多OFFER里面脱颖而出,即使出价没有多大优势,也会让卖主仔细考虑这个OFFER的。

准备充分,出一个合理的市场价格,如果在这种情况下还是抢不成的话;不要不开心,有可能是件好事。如果一个房子被盲目地推高到比市场价高很多的价位的话,即使买下来,心里也会不舒服;这样的话,买房变成一种煎熬,反而失去买房的意义了。

在这种抢OFFER开始有苗头的时候,更要头脑清晰,一定要提前到银行去谈,看看自己能够承担的最大贷款数额。因为在抢OFFER的时候,很有可能会过线,超过自己的承受能力,买到房子后,生活质量下降,还不如不买。记住,房子是为人服务的,而不是人为房子服务,这样的道理适用于很多物质与人类的关系学。在武侠书里有剑奴一说,指的是那种一根筋扑在剑术上浑然不顾人生境界,成不了剑圣,成不了剑仙,有点像《无极》里那个叫鬼狼的角色,其实很可怜。当然还有车奴,你觉着他买了一宝马不是为了享受乘驾的快乐,而是为了受尽宝马的凌辱,上街胆颤心惊,转弯灯恨不得提前半个小时就打起,一旦有自行车经过,马上像鬼子进村后感觉到“发丝雷”,趴那儿不动,一动不动;要是你胆敢把车划了一条细纹,他那不叫愤怒,而叫悲伤,死的心都有。

20090424114714167.jpg

不要买了房子后过这样的生活:每个月发工资后先把按揭款打入卡中等待银行残酷地提取;有车之人看见油价又涨了就会心中一沉;无车之人打的时紧盯着里程表心惊肉跳;老婆不能买五十刀以上的衣服;节假日出行要算计着当天往返不可以住HOTEL;看份报纸还得掂量着是75分的星岛明报,还是不要钱的现代日报。

别用自已的骨头熬一锅理想的汤,这是我过去曾描述的一幅惨图,当然事情不见得有那么悲惨,但它更为无助,房子不是房子,房子是祖宗神仙;每人每月恭恭敬敬地把上千银两交给银行,然后克扣自己的生活。这失去了我们买房子的初衷:让自己的生活升级,过上更舒坦的日子。

别让房子控制了你的人生,要量体裁衣。在有一份不错的稳定报税的收入的前提下:你有二十万的首付就买七八十万的房,有十万的首付就只买四十到四十五万的房,如果只有两三万,先别买房,租房住挺实惠。担心房价上涨?你又不炒房子,它涨它的,你租你的,怕什么。

人的一生很短暂,应该享受人生的快乐,如果把大部份时间都用在为房子忧心忡忡上去了,那活着还有什么意思?人不是因为有房子而幸福,而是因为幸福才有房子——内心安宁,其实就是最好的房子。

分享博文至:

17 條評論

  1. 2010年9月14日 05:15

    很久没有这么早起来了,发现清晨让人格外振奋,也让人更加从容不迫地去思考很多东西。

  2. 2010年9月14日 05:46

     此人虽狂,但也不无道理。在弱肉强食在的现实里,生存不易。

        郭德纲的声明   本人郭德纲,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最近茅坑里扔炸弹——激起了公粪。在社会各界的教育下,本人认识了自己的错误,现决定道歉如下:        1、关于该谁道歉:    事件发生时我并不在场,打人的是我的李姓徒弟,他已经道歉了。本来我以为就没我什么事了,但后来有法律界人士教育我,说我是打人者的师傅,是公众人物,更重要的,事件发生在我家,所以我脱不了干系。        这么一说我就明白了。虽然我那徒弟已经年满18,他犯了事连他爸都没责任,但估计在中国,师傅比爹妈责任大。要不为什么现在学生有了什么问题大家都不骂爹妈骂老师呢?所以,我该道歉。        这么一说我也明白了,为什么山西煤矿出了事得撤省长的职,因为煤老板不是公众人物,省长是啊!第一次出事,撤镇长;第二次撤县长,第三次撤市长,第四次可不就得撤到省长了嘛!就是不知道第五次、第六次该撤到哪。所以,我徒弟不是公众人物,我是,当然该我道歉。估计下次我想道还道不了了,轮到级别更高的公众人物了。咱得珍惜这次机会啊!        这么一说我还明白了,怪不得日本人当初在南京杀了那么多人,骂他们他们还一直不服气。估计他们觉得南京是中国的地界,在中国的地界出了事怎么着中国人也有一半责任啊!当然,日本人该不该道歉不是我在这要说的,反正我是该道歉。        2、关于向谁道歉:    挨打的是那记者一个人,但激愤的是群情,对我口诛笔伐兼教育的什么人都有。看来光对那挨打的一个儿道歉还不足以平民愤,所以我郑重宣布:我对社会各界道歉。        3、关于为什么道歉:    事情的起因是我们家门口草地上那桩子,可那不是我立的。事情的另一个起因是电视台记者扛着摄像机闯到我们家里,可这事我想道歉还真道不着。事情的还有一个起因是李姓徒弟打记者了,这事仍然不是我干的。所以,我在先确定了我应该道歉的前提下,苦苦思索我该为什么事而道歉,最后得出结论,我就只好为我那博客上的文章和演出时关于此事说的段子而道歉了。我思前想后,觉得在博客和段子里惹恼了各界人士的估计是如下几点:        4、关于“穷人”的道歉:    我说几个穷人组织了业委会,结果得罪了很多穷人。这事儿我还有点不明白,这当“穷人”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啊?如果是好事,那我是在夸他们,不必道歉吧?如果是坏事,那我骂他们几句,应该大快人心啊!怎么就有这么多人生气呢?所以我得出的结论是,在中国,穷人这事说不得,怎么说都是错。所以我在这儿郑重纠正:我们那儿业委会那几位,不是穷人,是富人!我说错了!我是真觉得我说错了!现在在北京要买个小套二得多少钱啊?穷人住得进那别墅区吗?当然,我还得补充声明一句:我说的是一般商品房,不含广大国家干部住的福利房、经济适用房以及特价房等等,那些房子便宜是便宜,住的可多半不是穷人。我不敢误会广大国家干部是穷人,如果干部们觉得这预先声明还不够,干脆,我预先道歉!        5、关于“推搡”的道歉:    我说我那李姓徒弟和那周姓记者发生了“推搡”,引来很多群众批评我避重就轻,说打就是打,不是“推搡”。这都怪我平时学习不细致,只知道国家工作人员可以“推搡”,把人推死的有,把人房子推塌的也有,我就不知道一般老百姓就不能“推搡”。在受到大家批评后,我加强了学习,认真参考了前不久在湖北某单位门口发生了某事之后国家权威机关的权威声明,在这里,我郑重修正我的说法:李姓徒弟在与周姓记者的拉扯中行为粗暴。并请各位注意,此前我关于此事所说的所有“推搡”一律无效,改为“拉扯”。如果有哪位还认为这词不准确,我就没办法了,因为湖北那位已经住了院了,都还是“拉扯”呢,周姓记者总还没到那程度吧?        6、关于“滚”的道歉:    根据BTV的报道,周姓记者与李姓徒弟在拉扯中从楼梯上“滚”下,我曾对此表示质疑,因为并未看到包含此类画面的录像。现在我也明白了,那录像估计还是有的,只不过有关单位出于种种原因可能不便公开而已。就像湖北某单位门口那次事件,事情都过去一个多月了,有关单位还没公布录像呢。那单位是有关单位,BTV也是有关单位,有关单位总有有关单位的道理。所以我也不等那录像了,就在这里郑重宣告:周记者,我本来以为您没滚,但我错了,您滚了。        7、关于“呕吐”的道歉:    周姓记者呕吐的录像,这个可以有了,而且是特写。我本来还表示怀疑,现在也不了。有关单位既然有不公布某些录像的道理,他们当然也有公布某些录像的道理。所以,我在此郑重宣告:周记者,我本来以为你没吐,现在我相信你吐了。不光您吐了,连我都吐了!        8、关于BTV“龌龊”的道歉:    我说BTV龌龊,此话又引来众多批评。对群众的批评我本来还不太理解,因为我那不是随便说的啊,我有理由啊:“说了不算,算了不说;说大话,使小钱。”我说了这些个理由之后才得出了BTV龌龊的结论啊。我没什么文化,但还懂这个道理,那就是你要推翻我的结论,就必须先推翻我的理由。但现在我明白了,理由没关系,关键是结论。中国除了BTV,还有各种TV(还没算上KTV)呢!这些个TV都像着呢!站一块都跟哥俩似的!不光是TV们,媒体们也都像着呢!说到底都是一家老板办的嘛!不是亲哥俩也是表兄弟。要是BTV“龌龊”了,其它TV怎么办?其它媒体怎么办?骂一个吃屎不要紧,但那不是得罪了满世界的狗吗?所以,这个结论不能得,所以,我在此郑重修正:BTV,它说了不算,算了不说;说大话,使小钱;这些都是真的,我也不能瞎说;但是,请注意,尽管如此,它却不龌龊!        9、关于“一大娘们儿,撇着大嘴”的道歉:    “今天我徒弟打记者之后,北京台去一主编,一大娘们儿,撇着大嘴要私了,让徒弟看病去。”这话是我说的,群众又有意见。我想了半天,确实有这事啊,我错哪了?最后明白了,估计是对该主编的形容不对。所以,我郑重更正:那天我徒弟打记者之后,北京台去一主编,一小娘们儿,撅着小嘴要私了,让徒弟看病去。此前所说的关于该主编是大娘们和大嘴的话一律作废,统一更改为小娘们和小嘴。如果各位还觉得不对,麻烦告诉我哪不对,我再改。        10、关于“不能跟中国人讲道理”的道歉:    我一说了这句话,就有愤怒的公众质问我:你是哪国人?这一句话点醒我梦中人。咱是中国人啊,怎么能不讲这中国道理呢!看看前边9条,那一条不是充满着中国的道理呢?在此,我郑重地把那句话更正为:不能跟中国人讲外国道理。说明:外国道理,就是除了中国人之外的其他所有人讲的道理。        11、关于“庸俗低俗媚俗”的道歉    某TV,是比BTV还牛的TV,这么批评我了。这真是振聋发聩,值得我好好学习领会啊!但领会之后呢,觉得有点不理解。“庸俗”什么意思?庸就是常,庸俗就是像一般人一样俗。“低俗”呢?低,就是指连一般人都不如。“媚俗”呢?这个“媚”字不是形容词而是个动词,就是迎合的意思。也就是说,媚俗的人本来不俗,但是去迎合俗人。我知道我有问题,但我就不明白我这一个人怎么就能同时做到本来不俗、和一般人一样俗、比一般人还要俗。好比我知道我胖,但我怎么能同时做到不胖、和一般人一样胖、比一般人还要胖呢?我想这么牛的TV,那人员应该比KTV里边的有水平吧?怎么就出了这么难的一道题给我呢?后来我想明白了,错不在人家TV,错在我。不是人家说的不对,是我俗得不对。人那么大的TV,放着那么多拆人房子抢人地的大事不批评,连自己个一把火烧掉多少亿的事都顾不上批评,专门来批评我,我要不多俗几个项目,对得起人家的批评吗?一俗肯定不够啊,三俗那都只是个起步价!要是我一个人不够批,可以批别人啊!我要不认下来,还不得连累小沈阳、周立波他们一帮俗界弟兄啊?这事我得认,哪怕一个人没法分身,不是还有老婆孩子嘛!在此我郑重承认:我庸俗;我儿子是我生出来的,所以还不如我,他低俗;我老婆嫁给我了,这就是媚俗!        12、关于“记者不如妓.女”的道歉:    差点忘了,这句话是最激起公粪的。当然,愤怒的人们有的没注意我的原话。在此我郑重声明,我的原话是“有时候,记者真不如妓.女”。这话我说错了。特纠正如下:有时候,记者真如妓.女!

  3. deborah

    2010年9月14日 05:53

    wow. what a long article. what is it all about ? i better find the words from ‘The Heat’ for you. Have a great day.

  4. Big boy

    2010年9月14日 12:36

    Good, I like your idea.

  5. 2010年9月14日 12:40

    很难得读到从房产经纪人口中说出这样富于哲理的话。没有人愿意作房奴,很多人都是被满天飞的经纪人鼓动买房投资的文章煽动后,把持不住而上贼船的。幸亏加拿大房市没有像美国那样跌价,不然很多咬牙买房的新移民打的几年工肯定是白打了。

  6. 2010年9月14日 13:15

    题目够瘆人的哈? :-D :-D

  7. 2010年9月14日 14:54

    喜欢这段音乐。问好夕子。

  8. 加国无为

    2010年9月14日 15:42

    说的有道理,支持一下.

  9. seaweed

    2010年9月14日 16:47

    爱这个题目, 人若做到这一句就够了!

  10. 2010年9月14日 23:48

    很久没去KOREAN TOWN吃东西了,因为今天去一家开在KOREAN TOWN上的日本HAIR SALON,在帅哥理发师的忽悠下,把自己变成了一只卷毛狗,烫了之后后悔也来不及了,不过幸好头发每天都在长。

    理发店里客人非常多,来来去去眉目清秀高大修长的帅哥奇多,坐在那里烫头发的时候,感觉好像进入了一个日韩偶像剧的片场一样;原来多伦多不是没有俊男,而是我一直蜗居在乡下,孤陋寡闻。

    晚上去吃了一大份的海鲜辣汤,里面还有很多我喜欢的粉丝、墨鱼仔、青口和鱼;真是吃得酣畅淋漓。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