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做记者很多年

2011年8月2日 ¦ 4,905 瀏覽 ¦ 作者: 夕子
字體 -

xizi at train station.jpg

这真是一个悲伤的夏天。

那么多不幸的事情,身边的、身外的,重重叠叠压过来,让人心情沉重。把这种气氛推到顶点的就是这次动车事故事件。翻开各大中西媒体的报纸和网站,头条文章几乎都是在讨论或者说是在控诉。在五星级酒店吃饭喝酒,民众在大雨中哭泣;强制性的掩埋车体,刨碎车厢;在公布没有任何生命迹象两次后都有幸存者被发现;日本四大官方媒体的头条关注,被铁道部的人说是幸灾乐祸;出事的原因被粗暴而低级地推卸于雷击和驾驶员疲劳驾驶……

这其中让我最刺痛的莫过于四大喉舌报纸《光明日报》、《解放军报》、《人民日报》、《经济日报》的头版头条,居然联合起来,只字不提事故的任何消息;就好像动车这件事发生在外太空或是次纪元;那些曾经鲜活的生命和血泪的惨象,真的变成浮云消散在空气中了。

2011725233748705.jpg

图上侧的是日本官媒当天的头条,下方是中国四大官方报纸的头条

网上的新闻工作者们愤怒了,为什么一个享有世界上最大权力、拥有最多党员的政党,不能展现丝毫最起码的人类正常感情。这个版面不仅是对公众的挑衅,也是对人类数千年文明的公然挑战。

我想起十几年前做记者的时候,理想远大现实残酷。采访环境面临的风雨泥沙;无数个深夜凌晨的挑灯赶稿;被黑社会在报社楼下叫号点名;隐身采访中被人用枪指头的血腥严酷;收到无数封恐吓谩骂的电话信件甚至里面夹着弹壳的恐吓信……从未没有让我畏惧退缩,离开这个行业。

有一次是海难事故的报道,紧赶慢赶出了新闻,连版都做好了;接过上头一个电话,不许发!结果就是不能发。报社有一个上访办公室,给广大普通民众提供一个机会;每个记者轮流在办公室值班,记得我当班的那次,有一个白发苍苍的老爷爷,进入办公室就哭倒跪在地上让我写出真相,他的十几里树林被强制砍伐,眼睁睁地看着凶神恶煞们跳下车,在他面前一刀刀去砍那些养了几十年的大树。当每周一次用有偿新闻去桑拿海鲜油头满面嘻嘻哈哈做吃客的时候;当耗尽心血不顾性命得来的真相揭露、事实报道印刷出来临时一道批文全部推倒的时候;当这样的情况一二三连番出现的时候;我没有办法再继续用我的热情维持那个曾经理想化的职业生涯了。

我选择退出。

是的,我承认很没用。我没有坚持下去;我无法力挽狂澜;我没有办法改变这个世界。既然如此,我不想用所谓的歌功颂德为后半生的职业目标继续在这个领域混了,所以,我选择退出。

虽然离开了记者圈子,现在的行业和记者八竿子打不着,但是,仍然非常关心,也因此,对于这个圈子里出现的种种丑恶和肮脏,痛心失望。

没有办法去抱怨什么,也没有资格评判什么,现实就是现实,虽然很多时候不想揭开理想雪白的面纱后肮脏黑暗的现实;但是,我们大部分的生活,就在面纱后。

剩下的,就是怎样好好生活,面对自己的良心和勇气,问心无愧。

分享博文至:
» 歸類於:时政 (全局), 女人也来谈时事(50篇) ¦ RSS 2.0

33 條評論

  1. 2011年8月2日 19:35

    矇上眼睛,就以為看不見,掩上耳朵,就以為聽不到

    而真理在心中,創痛在胸口,還要忍多久,還要沉默多久

    如果熱淚可以洗淨塵埃,如果熱血可以換來自由

    讓明天能記得今天的怒吼,讓世界都看到歷史的傷口

    矇上眼睛,就以為看不見,掩上耳朵,就以為聽不到

    而真理在心中,創痛在胸口,還要忍多久,還要沉默多久

    如果熱淚可以洗淨塵埃,如果熱血可以換來自由

    讓明天能記得今天的怒吼,讓世界都看到歷史的傷口

  2. 2011年8月2日 21:44

    无法面对现实的龌龊只好离开。明白你的心情

  3. lanjian45

    2011年8月2日 21:56

    一般不发言,但这个我要顶。

  4. james

    2011年8月2日 21:59

    当今中国就是一个黑社会。

  5. 2011年8月2日 21:59

    可以想象,理解一下。

  6. james

    2011年8月2日 22:10

    木有办法,只好移民加拿大,虽然入了籍,但是在那儿都是中国人,根在那儿,但在所谓的故乡,没有一点做人的权利。

  7. 落花生

    2011年8月2日 22:20

    抛开中国自己的问题,日本和中国之间高铁竞争已属事实

  8. 潇音

    2011年8月2日 22:37

    我也是看得多,写得少,在国内呆过,工作过的人,我想都能理解你的心情和选择。

  9. 2011年8月2日 22:55

    那边已经很难有真正意义上的新闻了,最大的遗憾是总管全国新闻的头号人物是我昔日的同窗,他也很难,原来做大都市宣传部长时已得罪过许多人。认识不少这样的官吏,他们其实也是体制的受害人。

  10. nancy

    2011年8月2日 23:44

    选择出国就是要逃出那永远都看不懂的游戏规则,不谈政治,不看国事,到头来发现那个黑洞越来越大,而且离我们也越来越近;多少人消失在黑夜里, 矇上眼睛,就以為看不見,掩上耳朵,就以為聽不到

    而真理在心中,創痛在胸口,還要忍多久,還要沉默多久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