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张拉拉 Go

2016年6月9日 ¦ 995 瀏覽 ¦ 作者: 夕子
字體 -
标签:

unnamed - Copy.jpg

如果人生以三十年为一周期来计算的话,一个人的一辈子至多经历2-3轮回合。这样看来,每个三十年都颇有纪念意义;因为下一个回合来临之时,谁也不敢保证自己是否还会腿脚伶俐头脑清醒言语顺畅其乐融融。

在端午节的今天6月9日,电闪雷鸣后的艳阳天,夕子迎来了人生的第一轮回合。当端午节撞上生日,矮油,这不是给一个吃货最好的生日礼物吗?多吃粽子三只!哈哈,自从过了三十岁,每年的生日夕子都在当三十岁过。这样,人生永远都保持在第一轮回合,不要太认真啊。

夕子有个良好的习惯,从大学毕业后一直到现在,保持平均每周看一本书。这本书也许是新书,也许是从前看过的旧书,只要保持永远REFRESH你自己,就会头脑清晰,高屋建瓴,让自己心胸开阔,远离恶毒的小人,让自己越来越轻松。在过去的一个星期里,夕子重温了一本书,名字叫做《杜拉拉升职记》。

书很吸引人,悟性好点,较好教育背景,有一点工作经验的人立马就能心领神会。但是看这书的感觉,就像我当年热爱的梁凤仪的小说一样,总显得那么不真实,不能给人安全感,仿佛你随时能找到一个Bug来质疑它,毕竟它又不是Non-fiction。

我想到了《世界尽头和冷酷仙境》中的那个留着小胡子的语言学家。想到了里面那些Professional Dreamer。想到了天籁般地海豚声音以及像一个童话世界一样的南极海底。虽然跻身中产行列,有一份你愿意为之卖力并且能从中得到相应回报得体面的城市白领工作是具有吸引力并且看似稳妥安全靠谱的奋斗目标。

我想到了《欢乐颂》这个让全华人都在追的电视剧,里面的各个阶层各个年龄阶段的上班族的生活,让我们都心有共鸣,无论你处于什么状态,都可以有代入感。

在中国有千万个杜拉拉,坚忍,强悍,懂得争取,不惧挑战。也曾为了达到目地,6个小时沟通争吵,尽管最后铩羽而归,还要强颜欢笑。这里面有一个杜拉拉漂洋过海,坐在电脑前码着字儿,写着阳光经纪专栏。我叫自己张拉拉。

MSN上一个朋友给我讲述个故事,韩国的一个舞蹈家,中年才开始学习跳舞;筋骨和精力都已经远离学舞的最好时期了;可就是凭借心底的热爱,她后来成为韩国非常知名的舞蹈家。当记者采访她的时候,她说,每个人生命都有一个出口,舞蹈就是她的出口。末了这个未曾谋面的朋友对我说,希望你也能找到自己生命的出口,即使在下一个三十年,也不迟。

其实,在过去的三十几年里,我一直在为寻找生命的出口而挣扎着。从北方飘到南方再一路北上直到大洋彼岸;从记者、公关策划到广告设计、杂志编辑到小商贩子、地产经纪;我把青春打磨成一把冰钻,希望能够挖掘到属于自己的那个出口。

IMG-20160608-WA0003_mh1465444027036_meitu_1.jpg

我是一个热爱自由,非常随意的人。到了多伦多后可以重拾阔别多年的笔头子,第一次写作挣脱为了谋生、吸引客户的束缚,而只是纯粹的个人爱好,让我雀跃。这种喜悦变成一种狂热的动力,蔓延到生活中;回想过去的几年,很多时候我都是在上学和打工后,深夜回家一边啃面包一边打开电脑写稿。然后睡上4-5个小时,第二天早起继续挣命,能让我坚持下来并很勤奋去写的,就是心底的这份热爱和激情。

我也毫不忌讳谈到从前曾经开的小店,经营的小生意,我直到现在还在感激那一段经历。它让自己的性格越来越开朗外向,也非常勇敢,很多从前不敢尝试的事情现在已是习以为常。见到了很多的人,交了很多朋友,也让我明白了,不用等到什么时机都成熟了再开始做一件事,在游泳中学会游泳,在开车中学会开车,摸着石头是可以过河的。做生意在没有任何进货渠道以及后备基金的条件下就开始了,全部货都是本地进,一家一家自己跑。在黑人聚集区做生意,一做就是三年,开业第一天就被老黑哥哥指着头拎出去单挑,不过倒是不打不相识,先兵后礼,后来见面大老远就眦个白牙,外加指对指、拳对拳、反手握、撞肩膀一大套的黑人见面礼。眼皮底下就遇到过黑哥们用枪火拼,一个大胖黑哥们儿就在眼前咚地倒地不起,另外一个人扬长而去;一地鲜血。更遇到过多伦多西区百年难遇的大爆炸,而爆炸的中心,就在我小店的旁边。因为是天然气罐引发的大爆炸,附近的住宅楼的玻璃都震碎了,12000人被紧急疏散,天空中弥漫着毒气。不过幸好是凌晨4点,要是下午4点,估计我的小命不悬毒气也能把我给熏个够戗。 

单枪匹马去四处旅行,是我的又一出口。完全陌生的旅途,特别的经历,有趣的新朋友;这种简单而真诚让人忘掉复杂的社会交际,也让我的生活多了更深更丰富的色彩。有年夏天去魁北克背包游,那会儿是抱着什么都要豁出去的态度和忘我的精神去这个旅程的,外加上那时候赤贫,正好符合驴友的生活方式。于是在魁北克尝试了大雨中漫步,从里到外全部湿透;3天加一起只睡5个小时;在魁北克乡下路边举着大拇指要搭车,等待3个小时都没有任何结果;在夜晚冻得差点魂都没了的魁北克城汽车站,躺在咯得浑身散架的塑胶椅子上休息。在魁北克城暴走一天后,晚上不睡觉,以唯一的亚洲面孔跑去CLUB里面跟满场子的本地帅哥大跳贴身辣舞,然后坐在街边喝酒;看着警察在身边走来走去。直接混到第二天早上6点,走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爬山,当阳光出来晒在身上的时候,有种想要死去的感觉。然后不管旁人怎么看,大白天就倒在街边呼呼大睡,头一次尝试流浪汉的感觉。非常过瘾。

我感觉自己真的好像新生一样,面对的、交往的、正在做的,都是和以往完全不同的新鲜世界和新鲜人,每一天对于我都是跳跃而未知的甜美冒险。无论多少年龄,永远都站在三字头的起跑线,双手撑地,抬头,鸣枪;就这么一路奔跑吧,谁说生命只有一个出口呢?  

2012 big trip 2163_副本.jpg

这个张拉拉在来多伦多之前,在沈阳大连北京上海四个城市的八家公司任职,期间经历了国营私营民企和外企。和杜拉拉一样,为着心中的理想奋力拼搏着,也曾受到屈辱被欺骗。记得印象非常深刻的是,二十出头在报社工作,被那个秃头副社长用肥腻的猪手有意无意在背后摩挲,报社组织活动的时候借酒装疯拉住我的手不放。和杜拉拉相比,张拉拉显然稍逊一筹,不懂得如何巧妙化解又不伤害与老板的关系,后来自然不欢而散。在台湾人的广告公司工作,连公司的前台算在内,张拉拉同学是年龄最小的,每天深夜2点多回家早上9点照样精神抖擞地坐在办公桌前,一手包办所有的整合营销流程,管理公司最大的项目组。到最后成为办公室政治的牺牲品,写好辞职信被最信任的一个经理告发,公司临时开紧急大会,被反咬一口,那种快要让人昏厥的惊愕让张拉拉患上将近一年的忧郁症。在上海,过五关斩六将被大老板赞赏为天才的张拉拉,委任在比玫瑰要变态百倍的女副总手下,此女副总在张拉拉之前每年平均换5个直属经理,张拉拉一干就是5年,到现在噩梦中还常常出现此位极品女人。在多伦多十一年,抱着一颗单纯善良的心交友,结果被貌似朋友的人出卖诬蔑陷害,收到极大伤害。

回头看看,这些成长的过程中,能让我刻骨铭心的,能激发我一路向前的,大多是带给我伤害的人和事,唯有伤的透彻,痛的极致,才会越来越平静的面对。之后也许会一路狂奔,创造之前都不曾想像过的奇迹。

我不知道是不是每一个人都会像张拉拉这样,从学校毕业,懵懵懂懂又干劲十足,心里想着总是,我不怕苦不怕累,只要能学到东西。理想是丰满的,现实是瘦弱的。现实与理想的差距让人变得沮丧,也磨光了棱角,只在心里还保有那几分坚持。但是,生活不就是这样么,短暂的人生就是一场甜蜜的冒险,而你能做的,唯一能做的,就是奋力奔跑,永远不要停下,祝我生日快乐,Go 张拉拉Go,永远三十岁!

分享博文至:

5 條評論

  1. 2016年6月10日 18:49

    Go! 夕子Go! 好文!顶!赞!

  2. happyloser

    2016年6月10日 22:26

    哈哈!充滿陽光的丫頭,祝福你一年更勝一年。親愛的夢幻女郎。

  3. 2016年6月10日 22:50

    谢谢你happy,很多年一直的支持和鼓励。也谢谢你人生。

  4. 2016年6月20日 19:05

    Don’t forget , Go 张拉拉 Go ! Have a nice summer . It’s here at last . : )

  5. LISA

    2016年8月24日 02:05

    GO,GO! Enjoy life, my sweetie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