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走了好远

2010年7月10日 ¦ 3,059 瀏覽 ¦ 作者: 夕子
字體 -

2941104494_fae92cc8ae.jpg

记得小的时候暑假逃出去看海,那样略带恐惧的冲动,惴惴不安地坐在火车里,看着黑黢黢的窗外,想象火车会不会一直开到沙滩上,那沙滩会不会就像闰土家的瓜田。那时候,旅行就是要看到海,带回几只贝壳,然后回味很久。

记得在上海的时候,每次出城,都抑制不住的开心,感觉像从一个大的笼子里逃离,去哪里都不那么重要了。那时候,旅行就是去看不一样的风景,吃不一样的东西,和同一个人。

再后来背着包到处远走的时候,只会拿着Visitor Guide,跟那些呱噪的旅游团一样,去对标志性的地方进行象征性的征服。不再提前做功课,不再对每个垃圾箱,每个报亭,每只小松鼠举起相机;不再觉得冬天那一杯热腾腾的Tim Horton那样可贵。 那时候,呆在转机大厅里的时间,成了最喜欢的时光:目的地已经注定,但结局尚未来临。

工作和生活的气场是不同的。出差所到的地方,连出宾馆都需要挣扎一番。所有的城市,看起来都一样。

生活会轮回,每次轮回都是一个时代的结束。一个朋友走了,一份工作换了;认识一个人,忘记一个人。旅行也是。

很羡慕那些有简单目标的人,他们在泸沽湖守望,在三亚用心经营,在上海一个冷清的户外店里坚持;他们是快乐的。他们不旅行,他们自己就是旅行的意义。

总是有这样的故事,因为一个人,忽然觉得生活有了意义。但,那不一定是爱情。

从此开始细细品味每个城市,开始计划旅行,开始拍一些相片。更喜欢周末漫无目的出去乱开,到遥远的某个小镇上去吃个简餐,到高速下面某个偶然遇见的shopping center里面买上几个苹果。

忽然觉得自己走了好远。

 过了这么多年,我还是很怀念你。我的生活里有你的影子,我的言谈举止里有你的样子,我对于生活、文字、画面、音乐的品味有你的味道;有人说,我喜欢你的文字,我说,我喜欢你的文字。我总是觉得无法超越你。我是一个天性散漫随性的野孩子,是我把你硬生生地从平淡幸福安逸中撕扯出来,让你变成我。我盯着你,你壮了、皮肤黑了、笑容依旧那么灿烂眼睛带一点点的忧郁;他们说,世界上没有分开了还会做朋友这回事。我们是特例么?我还是你的死党,你还是我的密友。我们还可以继续分享私下里的秘密,我们可以永世不相见,但是一旦见面,就好像从来没有分开过。你的旅行,里面有我的影子;我们的生活里面,总是会有一点对方的东西,这个,无可避免。希望你可以幸福,永远优雅迷人,睿智潇洒;迷死那些小姑娘。嘿嘿,这样我才会放心。

分享博文至:

12 條評論

  1. 2010年7月10日 01:58

    今天是整个夏天第一次被蚊子盯上,咬了好多的大包,脖子上、腿上、手臂上、脸上,真是厉害啊~~~~

  2. deborah

    2010年7月10日 05:57

    me too me too

  3. lulu2010

    2010年7月10日 09:31

    一直在

  4. lulu2010

    2010年7月10日 09:42

    坚持快乐行走

  5. koala

    2010年7月10日 10:57

    从迷茫困惑到洞若观火,从计划模仿到随心所欲,就是成熟。 每个人的心头都曾有一个枷锁,越早砸碎,越早自由。

  6. 2010年7月10日 15:38

    我以为蚊子只咬男人,我们家在夏日的任何地方,只要有我在其他三个女人就安然无恙,蚊子们只咬我一个,起先有点愤愤不平,后来偶然在资料上看到凡叮人的蚊子都是雌性的一说,也就觉得心安理得,为自己心爱的女人们作点牺牲也值得。不过任何生命在饿昏的时候,行为就不会有逻辑了。 对了,可别走的太快太远了,让众人都赶不上。周末愉快!

  7. BT

    2010年7月11日 13:26

    你走得越远越好。

  8. 浪狼

    2010年7月12日 14:04

    写得真好,特别是“总是有这样的故事,因为一个人,忽然觉得生活有了意义” 一个人走得最远的时候,就是突然发现,怎么终点又回到了起点?

  9. Xb

    2010年7月12日 15:22

    走得远,因而丰富,因而精彩,因而健康,因而美丽。

    在这里能经常读到夕子的文章,做夕子的粉丝真是荣幸。

  10. 2010年7月12日 23:41

    谢谢亲爱的们。最近很容易疲倦,食欲也大不如从前,看来我比较缺乏运动。要走得更远一些才好。

    今天早上在highway的入口处,大太阳下站着一个小伙子,旁边地上一个大行囊,他伸出大拇指要搭车,我忽地一下开过去,从后视镜看过去,没人stop by,心里忽然很难过。他的处境和几年前的我何其相似,03年的deer lake,一位老妈妈开车载我到公车站。06年的quebec city,我和song站在烈日下快2个小时,无人理会。

    我们都是不肯长大的孩子,我们都相信世上仍有纯真和善良这个东西,是不是我们错了?还是这个城市变化太快?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