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朵的隐秘与暧昧

2008年12月14日 ¦ 4,382 瀏覽 ¦ 作者: 夕子
字體 -
标签:

她一生只穿两种颜色的衣服,那就是黑色和白色。她把最绚烂的颜色,留给了她的画作。

乔治亚.欧姬芙(Georgia O’Keeffe),是我最爱的一个女画家。对于我来说,她不仅仅是一个画家,更是我情感世界的导师。

“如果画只是拷贝自然,永远也不会比自然更美,那还有什么好画呢?”她的画极度张扬,色彩极度绚丽,意识极度暧昧大胆;很多人对于她的花有女性生殖器的含义而咋舌不已。我就是喜欢她灵魂的这股子放肆劲儿。 

第一次翻看O‘Keeffe的书,那些大片的花瓣、重色的沙漠、绚烂无比的绽放,一下子跳入我的眼睛,辣的眼泪直流。

欧姬芙生在美国威斯康辛州,她的画风靡美国画坛大半个世纪,是许多年轻女子的偶像。她的传奇经历成为人们争论的焦点,她曾嫁给比自己大24岁的现代摄影之父史蒂格利兹,并成为他的裸体女模特,在大师辞世后,欧姬芙嫁给了比自己小60岁却面貌酷似大师的助手。 

“如果你喜欢她的画,你会爱上;如果不喜欢,也不会忘记。”这是马莎•温在1943年对欧姬芙芝加哥画展的评语。 

 欧姬芙并不是一位专攻花卉的专家,然而她却是西方艺术史上最特别的花卉画家,她画的花大多呈现以繁茂盛开的超大尺寸,看起来像是将焦点集中在每朵花的中心,透过放大,花朵被带离了正常视觉经验而取得了特殊的造型意义。

晚年,欧姬芙隐居墨西哥一遍沙漠的小屋里,跟她从沙漠里收集来的牛骨、骆驼骨生活在一起。

 她的画,启发了摄影师荒木经纬,启发了王小慧,甚至可以说启发了朱迪·芝加哥,那象征女性生殖器的花阴,那暧昧模糊的花瓣。

  欧姬芙永远不会被任何观念和潮流所淹没。

当美国当代艺术火爆全球之时,欧姬芙已垂垂老矣,她孤独地生活在新墨西哥州的荒原,毫不关心世事的变化,她仍然在作画,那湛蓝的天空和无边的孤寂似乎是她永恒的题材。对于那些行动绘画和现成品的复制,她不屑一顾,她始终认为,艺术是从心灵中涌现出来的,是生命的呈现方式。

她的艺术历程就是体验生命的历程,虽然她已远离潮流,但她在圣塔菲的小屋却是无数欧姬芙崇拜者的朝圣之地。 

okeeffe-1926x.jpg

欧姬芙确实是神秘的,她的作品一经问世,在引起轰动的同时,也引起无数的猜测,尤其在世纪之初的那个传统势力仍十分强大而又躁动着现代主义的时代。欧姬芙的艺术是需要解读的,尽管关于她的评论不计其数,但她从不对自己的作品作出解释,就像她的生活一样,仿佛有一股神秘的力量在召唤,总是使她不停地出走,远离人群,只在孤独与静寂中她才能与心灵对话。欧姬芙因为在艺术中表现了强烈的女性意识,被尊奉为女性主义的斗士,她勇敢地突破了男性社会的壁垒,为女性争得了艺术上的声名。她的裸体摄影写真,她那暗示着性器官的娇艳的花卉静物,她那充满超现实主义幻觉的骨头与天空,都被打上了女性主义的标记。就像有篇文章的标题“欧姬芙与男人的眼睛”说明的那样,她的裸照,她的花的隐喻都是对男权社会的挑战。显然有两个欧姬芙,一个是艺术的欧姬芙,另一个是女性主义的欧姬芙,这使她的影响超出了艺术界,普通观众甚至从她的现代绘画风格中读出了激进的社会意识。

1024768_okeeffe.jpg

    只有欧姬芙生活中最真实的一面才能解释她的艺术,才能让她从神秘的面纱后面显现出来。欧姬芙不可能是一个真正的现代主义艺术家,她在本质上是自然之子,每当她在事业、精神和感情上陷入危机之时,她首先想到的就是偏僻的荒原,回归大地母亲的怀抱,那是她的灵魂与自我的藏身之处。威斯康辛的阳光草原、圣心女中、静寂的乔治湖、诡谲的峡谷镇……,它们都是欧姬芙生命的一部分,她的艺术正是从中生发出来的。

分享博文至:
» 歸類於:文艺 (全局), 看我喜欢的书(11篇) ¦ RSS 2.0 ¦ Trackback

21 條評論

  1. 2008年12月16日 17:16

    谢谢!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