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蛋的爱情守则

2011年8月15日 ¦ 6,069 瀏覽 ¦ 作者: 夕子

好友东乐远嫁德国已经四年,前几天她寄来一张照片,是她的蜗居厨房墙壁的一角,上面用彩色粉笔画着巨大的两个荷包蛋;蛋清有一部分相融合但是蛋黄却各自独立,东乐对我说,这个就是她心目中的完美婚姻。 即使两人从此以后吃喝拉撒睡都同步,同一屋檐下也无甚生活隐私,但是,一定还要保持各自的个性爱好与生活方式,并不要因为婚姻而失去自我。三毛与荷西堪称一对神仙眷侣,无… (閱讀全文)

我无处安放的爱情(上)

2010年5月21日 ¦ 5,721 瀏覽 ¦ 作者: 夕子

我和思祺在一次竞标的时候认识。 多伦多的华人企业很多,但是生意却没那么多。我们公司是这一行数得上名号的,也很少参加竞标。那次的标底很高,所以老板才动心让我们全力以赴拿下项目。记得那天我们在DOWNTOWN的Dominion中心的28楼,充足的准备让我们不出意料地胜出。不过取胜没有让我印象深刻,而是一同竞标的另一家公司的一个人,虽然做了我们的手下败将,但是他的风度翩翩… (閱讀全文)

你错过的东西

2010年3月31日 ¦ 3,286 瀏覽 ¦ 作者: 夕子

人生不要错过两样东西:最后一班回家的车和一个深爱你的人。小佐端杯咖啡若有所思地在听,然后一脸诚恳地盯着野丫头;说这话的人一定生活在2003年的春天。 那一年的春天,还是穷打工的小佐认识一个男孩。两个年轻人都没什么钱,平时约会也主要是骑单车四处踏青;春天的多伦多真的很美,是郊外。大片大片的油菜花微微绽放、绵延数公里,沿途都是浓烈的鲜黄色和大片的碧绿,风一… (閱讀全文)

大女人

2010年2月22日 ¦ 2,988 瀏覽 ¦ 作者: 夕子

“我们是大女人主义者”。说这话的是几个脸长得三棱八角,就算晚上喝醉了看,加了柔光都还让人心惊肉跳的女人,边把玩着水晶酒杯边得意洋洋地宣布着。这是最新的一季的甜酒Party,野丫头和小佐无例外地出席,酒过三巡,小佐忍不住开口,你是怎么大女人的? 按照这群美眉的说法,男人需要替她们开车门拉椅子帮她背皮包提购物袋;出门要等她们沐浴梳妆打扮更衣,而且不得面露不悦… (閱讀全文)

亲密过了头

2010年2月18日 ¦ 4,056 瀏覽 ¦ 作者: 夕子

“爱情只有两种。”小佐瞟了一眼周围忙碌来去的服务生,用勺子搅了搅奶茶里的糯米黑珍珠,对野丫头说。周二的傍晚,天气灰蒙蒙,这个冬天还真的挺漫长。 “一种让你与世隔绝,一种让你拥抱世界。”小佐接着说。 “哦——”野丫头说,“你是说总有一种爱情可以让人左拥右抱?”小佐白了野丫头一眼,“别再写你那个晚九朝五专栏了,你的脑子已经变成一根弦了。” 这时候小佐的手机滴滴响了两… (閱讀全文)

我们需要陌生人

2010年1月24日 ¦ 2,505 瀏覽 ¦ 作者: 夕子

一月中的多伦多依然飞雪飘零,让一向热爱户外活动的小佐与野丫头只能转成室内活动。小佐与野丫头在一家名为“遇见狐狸”的酒吧里见面,外面风雪交加,室内人声鼎沸音乐嘈杂;小佐将手中的TEQUILA一饮而尽,对野丫头说,最近我很不爽。 为何?小佐每次和男友哈尼去到什么晚宴上,总会遇到迷人的单身女性,盯住哈尼的眼睛聊天,用的是“直取囊中物”那种自信而懒洋洋的神情。在晚宴… (閱讀全文)

爱人晚餐

2009年12月29日 ¦ 3,529 瀏覽 ¦ 作者: 夕子

你经历过最浪漫的晚餐是怎样的?小佐问野丫头。 野丫头笑笑,恐怕让你失望了。不是什么华丽的海鲜大餐加有年份的红酒;也没有雪白衬衫黑西装的侍者;更没有几个穿戴华贵的乐手在一旁幽幽伴奏。而是普通得甚至过于简单的一餐家常饭。 曾经有一整季,有一个人每天做了便当送到野丫头手中。因为那时候野丫头同时打几份工,而且还要上学,基本上每天只吃一顿饭,回到家之后已经是… (閱讀全文)

華麗的冒险

2009年7月1日 ¦ 1,863 瀏覽 ¦ 作者: 夕子

我一直很喜欢Pixar的动画长片。每一次的表现都给人惊喜,这一次的《UP》也不例外。 小胖子Carl与假小子Ellie都是爱做探险梦的孩子,在一栋废弃的老屋里偶然相识。那会儿他们很向往一个叫做“paradise fall”的瀑布,“去南美找天堂瀑”成为了两人的梦想。长大了,探险当然还是放不下的梦,可是因为种种原因,一直未能成行。年华就这样哗哗地在领带花纹、云朵形状和晚霞成色的日日… (閱讀全文)

没有抱歉,不必后悔

2008年2月26日 ¦ 1,821 瀏覽 ¦ 作者: 夕子

NO aplogize,no regret. 这是我们之间的约定,在开始就设定了结局。 爱情本来就是一场随性的游戏,进入这个游戏就要遵守它的游戏规则;你可以迟到不来,但不可以中途退场;你可以恍然失神,但不可以任性坚持;你可以绝决离去,但不可以念念不舍;我们有时间限定,在游戏结束的时候要记得转身离去,从此行同陌路,再不必有任何回忆。 这是你的爱情,不是我的,可是你为何还要我…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