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累了 要不要进行“间隔年”

字体 -

     “间隔年(gap year)”这个话题今年因为美国总统奥巴马的女儿Malia而火了。Malia今年被美国名校中的名校哈佛大学录取,但她将入学日期推迟了一年,即明年秋天才正式进入哈佛学习,在入学之前她要利用这一年的时光来调整自己。虽然“间隔年”一词本意是指像Malia这样在高中毕业之后、上大学之前进行的空档年,但是现在很多大学生在大学读了一两年之后发现自己对前途没有清晰的定位,也采取类似“间隔年”的做法,向学校申请“学术休假(academic leave)”,去游历社会,思考自己的人生,通常这样的学术休假年也被同学们称为“间隔年”。
    间隔年在北美越来越流行
     高中毕业之后进行“间隔年”的做法在欧洲有悠久的历史,一直以来在欧洲和澳洲广受欢迎,许多大学鼓励学生延迟一年入学,让他们在繁忙的高中之后有机会以另一种方式给自己充电。在收到录取通知书的时候,学生可向学校要求延迟(defer)一年或两年入学,(两年的情况比较少见,一般是因为服兵役而要求延迟两年入学),同时要明确告知他们在间隔年的计划,要给出详细清单。2004年,英国哈里王子就在高中毕业之后进行“间隔年”,去南非做了一年的社区服务,这条新闻也是当年各大报纸的头条,并扩大了“间隔年”在北美的影响。
     进行“间隔年”的应届高中毕业生比例很小,且通常都来自于高收入家庭。“美国间隔年协会(American Gap Association,AGA)”的调查数据显示,每年大约有3万到4万名美国学生参与间隔年,据说在2015年参与间隔年的人数比上一年增加了约22%。不过,总体来说,推迟一年或两年入学的学生仍然是极少数,只有当年录取人数的1%或更少。据哈佛大学网站上的数据,哈佛本科学院每年所录取的新生中,有80到110名学生会进行“间隔年”。AGA还表示,像“间隔年展览会”这样的推广活动促进了学生参与间隔年的兴趣。作为公众人物,Malia今年进行间隔年的做法无疑也起到了示范作用。
     目前在温哥华著名私校圣乔治学校(St. George’s School)读11年级的王天一(Dennis Wang)同学正考虑在来年的大学申请中加入“间隔年”这个因素,如果大学不允许“间隔年”的话,他会将该学校从申请候选名单中划去。他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在和同学讨论“间隔年”这个话题时,大部分同学都不感兴趣,因为他们认为这样会浪费一年的学习时光。但王天一并不认同这种观点,他说:“虽然这一年没在学校上学,但不意味着不在学校学习就没有长进。”确实如此,现代社会的知识累积日新月异,获取知识的方式因为信息技术的发展也更多元、更便捷,教育界也在倡导“终生学习”的理念。
      尽管“间隔年”在加拿大和美国仍属于小众活动,但“间隔年”这一现象正在引起越来越多的美国人和加拿大人的关注。哈佛大学是常春藤盟校中率先鼓励“间隔年”的学校。哈佛本科生学院(Harvard College)发给新生的录取通知书上积极鼓励学生申请“间隔年”。批准之后,学生在间隔年中要及时向学校更新自己的情况,或是定期向学校报到,以确认他们正在进行的活动,并表明自己仍会返回哈佛读书。同时,哈佛明确规定,学生不得在间隔年期间在其他大学注册学位课程。UBC的学校网站上也列出了可以延迟一年或两年入学的条件,基本上与哈佛相同。不过,并不是所有的大学都允许有间隔年(阿尔伯塔大学就不允许),不同的大学对于间隔年的政策也不完全一样。
    间隔年让学生更成熟
    根据AGA2015年的一份报告,选择间隔年的学生通常是为了让自己成长、看世界,或是暂时脱离传统的学术轨道体验一下别样的人生。对于间隔年的具体计划,大部分学生选择出国游学,学习另一种语言,同时在非营利机构从事志愿服务,或是做实习生,以体验不同的人生、增加工作经验。最受美国学生欢迎的地方为中美洲和南美洲的部分地区、以色列、印度和澳大利亚。但许多美国学生也在美国国内的不同地区做义工或帮助政治竞选工作,或者边上课边旅行,或者纯粹进行户外探险。王天一打算选择间隔年的原因也是他觉得在学校的学术学习已经有点枯燥,想换一种方式学习,去体会不一样的东西。对于“间隔年”的具体打算,王天一说他有可能去不同的地方旅行,见识一下,或者在不同的地方做做义工。日本大学生Fuyuko Abe也曾在大学一年级之后利用“间隔年”的时间来UBC的语言中心(English Language Institute)学习英语。
    进行过间隔年的学生反映,他们进入大学时会感觉精力更充沛、更集中,大学也反映经历过间隔年熏陶的孩子回到学校之后通常会承担更好的领导角色,能更好地激励和鼓舞他人。哈佛大学的招生录取官员曾在一篇报告中指出,学生进行间隔年之后普遍得到积极的结果,他们均认为间隔年里所经历的事情对他们的人生非常有意义,并建议所有的哈佛学生进行间隔年。
     UBC的学生Tammiet曾在大学二年级之后进行了一年的学术休假,在欧洲进行背包旅行。这一年的游历让他对自己的未来有了更清晰的认识,也更清楚自己的兴趣所在,回到学校之后他对自己的专业重新进行了规划,真正找到符合自己的兴趣和长处的学习领域。Fuyuko Abe在接受《加西周末》记者采访时说,日本大学基本都是一年之后再决定学什么专业,但她还没有确定自己今后到底要学什么,因此打算来温哥华学习语言并认识不同的人,“重新回归自己出生的文化圈”(Fuyuko Abe生在英国,两岁时回到日本)。她说,在加拿大的这一年认识了很多朋友,对她来说是人生中一段有趣的旅程,让她留下宝贵的回忆。
    美国高等教育专家、《纽约时报》畅销书“There Is Life After College”的作者Jeffrey Selingo说,“(进行过间隔年的)学生更成熟和更认真地对待学业,而且他们更清楚自己想要做什么;更重要的是,他们知道他们不想做什么。”
    并非人人都适合选择间隔年
    虽然越来越多的大学鼓励间隔年,但AGA的执行主任Ethan Knight告诫说,并不是人人都适合进行间隔年。他说,“如果对自己在间隔年要做的事没有很好的计划,那么还是不要为了间隔年而间隔年;又或者学生觉得自己对进学校学习更有热情,那么还是直接去大学学习的好,不必要进行间隔年。”
    奥巴马的女儿Malia之所以选择间隔年,是因为明年奥巴马一家即将离开白宫,这对他们一家来说是一个大变化,Malia为了能和家人一起面对这个巨大的转变而选择了延迟入学以留在华盛顿。而且,她目前还在位于华盛顿的史密森国家动物园见习。
     美国爱荷华州格林耐尔学院(Grinnell College)主管学生事务的副校长Houston Dougharty表示,他曾见过有学生不能有效利用间隔年的例子,结果一年时间过完了,学生心理上、技能上都没有什么长进,也没有对即将到来的大学生活进行更好的准备。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