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红裙子

昨天偶然看见一张旧照片,让我想起一个许久不曾想到的人。 照片上的我穿着一条红色的背带长裙。裙子有着厚实的面料,零星缀着点点珠花。肩上两条背带,露出雪白手臂和颈项。裙幅很长,一直垂到脚面,中间掐腰,裙摆上有荷叶花边,胸口也有细致花边。裙子是深红色的,玫瑰花那种深红。 照片摄于八十年代末,冬天的北京。 那条裙子并不是我的,而是属于一个叫作周玉的大美人。 … (阅读全文)

花落谁家(6) 无法否认的吸引

(6) 无法否认的吸引 时光仿佛倒流,江蓉蓉觉得自己好像又回到大学时代。她几乎每天都会在小树林和程立峰见面。他们没有约定,也没有承诺,却总是默契地在那儿散步聊天。虽然现在的江蓉蓉不敢对程立峰有任何梦幻,但她却发现自己是如此期盼每天的这个时刻,这是她一天里最愉快的时刻。她觉得自己仿佛是一颗无声无息渐渐干枯的树,而立峰恰似一场透亮的雨水,使她重新葱绿欲滴,… (阅读全文)

花落谁家(5) 终归不忍让她失望

第二天放学的时候,江蓉蓉依旧郁闷难遣。她回家的时候,路过小树林,便又折了进去。树林里人不多,江蓉蓉一面走,一面噘着嘴使劲踢路边的小石子,仿佛要把心里的闷气跟石头一起踢走。 程立峰靠着一科大树在看书,听见脚步声和石子声,他抬起头,看见蓉蓉,他绽开一抹灿烂的笑容。 “嘿,昨天的荠菜怎么样,做了荠菜馄饨吗?”程立峰起身笑着问道。 “做了,很好吃。”江蓉蓉说道:… (阅读全文)

那些年度过的中秋,这星期做过的月饼

小时候,对于中秋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感觉。那个时候,月的阴晴圆缺还不在我的关心范围,略有兴趣的只是中秋的月饼。我那时并不喜甜食,喜欢的是榨菜鲜肉月饼。那松软的油酥里面,是鲜得流汁的榨菜鲜肉馅,尤其是刚出炉时,热乎乎地散发着诱人的香味。那些个微凉的秋日里,杭州城的街道里会排起长队,人们手里拎着刚出炉的月饼,嚷嚷着,眉眼间洋溢着满足的过节的喜气。 后来,看… (阅读全文)

花落谁家(4) 一地鸡毛的日子

(4) 一地鸡毛的日子 江蓉蓉哼着歌儿回到家里,把荠菜放到厨房里。 “妈,乐乐好吗?” “好好的在睡觉呢,妈管着能不好吗。”江母正在打毛衣,抬起眼看了蓉蓉一眼,轮廓分明的脸显示出她刚强的个性。 江蓉蓉蹑手蹑脚地走到卧室里,乐乐正睡得香甜,一张小脸满月般舒缓可爱。蓉蓉最喜欢看乐乐熟睡的模样,天使一般的纯净安宁。 江蓉蓉走了出来,对母亲说:“今天在校园里发现一片荠… (阅读全文)

杭州,一些旧时琐碎的回忆

怀旧的感觉,就象冬日午后的阳光,暖暖地洒在身上,温暖而又舒坦。屋子外的风铃,隔着玻璃门,叮叮当当,悠扬而又深远,仿佛唱着一首久远而无字的歌。记忆中家乡的点点滴滴皆因遥远而更有韵致,往事的一些枝枝蔓蔓模糊了,淡化了,留下的只是一种非常美丽温馨的感觉。 (1)石井 关于江南的回忆,常常会看到石井、青苔、老树的描述。而我小时候住的院子里,确实有一口石井。那个… (阅读全文)

花落谁家(3) 很久没有这般快乐

春天来了。白色的梨花如雪盛开,绯红的樱花开出轻霞一片。 江蓉蓉和孙宁漫步在校园的小径上。两个美丽的东方女子款款而行,早春的阳光带着融融的暖意,在两人的脸颊上镀上一层柔和的金色,有着一种特别的年轻和美丽。 江蓉蓉在冬天生下一个大胖小子,因为特别爱笑,取名乐乐。江蓉蓉的妈妈从国内赶来帮她带小孩。新年后不久,江蓉蓉重返学校读书。 时值九十年代中期,电脑业的… (阅读全文)

一对留学生夫妇的婚姻故事

我刚到美国时,住在一个留学生大院里。说是留学生大院,其实就是离学校比较近的一个公寓区。因为住了好多中国留学生,大家都这么叫,感觉亲切。 大院很漂亮,一栋栋小红楼错落有致,小楼之间有花坛点缀其中,姹紫嫣红,在阳光下明媚动人。 在这里,我认识了柳燕和刘明,一对年轻的留学生夫妇。 柳燕长得不算漂亮,北方人,皮肤比较粗糙,大眼睛,厚嘴唇,难得的是有一种近乎非… (阅读全文)

花落谁家(2) 你别得意得太早

(2) 你别得意得太早 三年前何为来到C大,江蓉蓉在一年后也陪读出国。何为从大学起学习就出类拔萃,到了C大开始跟着著名的戈登教授学习天体物理。江蓉蓉到美国不久也进入物理系学习。 以江蓉蓉柔顺的性情,结了婚后就是尽职的主妇,有了孩子就更会是贤妻良母。这些年江蓉蓉的生活也越来越归于平淡。为着生小孩的缘故,她休学了一个学期。在家的日子过得懒懒散散,蓬头垢面中日… (阅读全文)

花落谁家(1) 我也会出国

(1) 我也会出国 “程立峰要来C大读书了。”何为出门之前,在门口停了一下,回过头来对妻子江蓉蓉这么说了一句。 “哦。”江蓉蓉轻轻地应了一声,端着茶杯的手却是一颤,一滴热水溅到了手上,她微微蹩了眉尖,忍着没有作声。 何为镜片后的眼睛一直审视着妻子,看见她强作镇静的样子,暗暗冷笑了一下,眼睛扫过江蓉蓉突起的肚子,便拉开门走了。他照例在晚饭后上学校去用功。 外面响…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