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步裕华园》

2016年8月13日 - 文艺 (全局), 未分类 - 29 浏览
字体 -
标签:

     裕华园的英文名字叫“Chinese Garden”,直译的话就叫做“中国花园”,它其实是新加坡裕廊区的一座中国风格的大公园,我想之所以写它,大概是因为其虽在新加坡,却使人难忘,其景色至少是我所见过的最美丽的公园。

    从新加坡湖畔地铁站出来,迎面便是一条郁郁葱葱的林荫道,引人注意的则是道路两侧的广袤的草地,那草地一脉浅青色,是很悦目的翠玉色,很像雨后清明第一茬龙井茶汤的颜色。我常常想,新加坡这么小的地方,论土地面积,不过南北40里,东西80里,俨然一个小城,但却容得下这么多的人,这么多的建筑,这么多的景色,尤其像这里看似偌大的公园,和广阔的草坪,这由小见大的独具匠心真是令人惊讶的。我想也许因为新加坡太小,大家举动狭促,眼目所及,全无神秘之感,所以它的公园就大都设有广阔的草坪,而且都是可以用来踏青的,上面偶尔植一两棵合欢或樟树,远远望去,华盖巨伞,伸长的枝条更似伞周的流苏,随风荡漾,这景色真是让人流连忘返的。

    入得园门,是一条朱红的小桥,下面则是一条横过的小河,河的两岸浓郁的全是水柳,这景色我猜想一定是模仿康河的,我是没去过剑桥的康河,可是徐志摩那首使人沉醉的《再别康桥》,却和这景色丝毫不差了。过了红桥,映入眼帘的是高高矗立在小山上的一座六角宝塔,塔身一色的雪白,每层的塔顶则是黄琉璃,檐下的斗拱却是相得益彰的青绿色,这样搭配既显端庄又显灵动,它迎面挡住去路,人们要想知道对面是什么,只好从两侧绕过老远的羊肠小道。我想这处景色的设置便和红楼梦里的大观园一致了,就是所谓“障景法”,借此一遮,使游客惊叹于眼前妙景的同时,更着急想象后面的景致,然后好引诱他前去。

    我们从右侧漫步走去,过了一个满是孔子、岳飞、文天祥等历史名人的小园子,踅过一片大石头,便听到隐隐的弦管丝竹之声,及穿过密密的竹林,顿时豁然开朗,原来那碧绿的湖水上,横一条红绿相间的石舫,底座则如沁在水里的碧玉,上边是一群白发老人,衣着鲜艳,有的手拨丝弦,有的弹拨琵琶,有的口弄箫竹,据我的所知,所演奏的乃是福建的南音了,那声音悠扬,真一似梦回唐朝,耳闻雅乐了。更使人惊奇的,那水里竟有来回游动的蜥蜴、乌龟,和各色的鱼类,尤其是那大蜥蜴,有两三米长的,自在地来来回回,甚至公然爬到岸上,见了人也不避,更不伤人,我想人与自然的和谐,在这里真是可见一斑了。

    再往深处去,才发现园子真是“大”的不得了,其刚才所见石舫那一处,风格乃是北方的园林,浓墨重彩,墙壁都用大红,屋顶都用黄色琉璃瓦,斗拱彩绘也炫目端庄。穿过这池塘,则又是一个大园林,却是江南姑苏的风格,白墙灰瓦,青脊飞檐。几处芭蕉冉冉,小径通幽,这景致真比那苏州的网师园,不差一二。

    一路看去,只见那佛寺大殿,经幢宝塔,显得巍峨庄严;雕梁画栋,红墙粉杏,显得婀娜多姿。小桥挂枯松,带水披香阁,每过一处竟没有类似的地方,当我伫立其中,随地而卧,都是一番王维诗中的田园山水,尤其站在那临水的揽月楼及他边上的披云阁,看那新月初升,彩云映水,怎能不吟咏张若虚的《春江花月夜》呢?

    裕华园虽然面积不大,但它给人的感觉是丰富而无边的,我要是放笔一一写去,估计要写一本小书,那样反而显得拖沓俗气。至少从园里出来,一似大观红楼,沉醉未醒,我想他们是怎么巧夺天工,竟能在这小小的公园里布置几十处的景色而样样不同。这样看去,人生也似这小公园,只要用心经营,便可以在这小而贫瘠的土地上布置出无限的景色,给人以无限的愉悦。

   若能如此,便不虚此行。

分享博文至: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