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J.与画画的再次约会

字体 -

J.J.上一次的上一次画画是在幼儿园中班,她画了鸭妈妈带着小鸭子做早操游泳,小鸭子排着队在妈妈身后,一只比一只小,渐渐消失在画面远处。阿姨们非常惊讶小朋友天生的透视感,把这张伟大的作品贴在了墙上的中心位置。

J.J.上一次画画是在小学三年级,她画了太阳姑娘编着麻花辫,头上戴满了月亮和星星的珠宝,老师非常严肃而谨慎的问她,J.J.,这是你自己画的吗。老师按奈住激动的表情,给这张画打了98分。再下一堂课,J.J.被要求复制黑板上的拖拉机,复制的明显很不像,得了70分。自此以后,J.J.的画画生涯就结束啦。

J.J.变成了一个缺少绘画天赋,造型能力差劲,对画画毫无兴趣的孩子。

J.J.在成长过程中,经常有冲动要把脑子中跌宕起伏的情节和景象记录在纸上,但是她是一个不会画画的孩子,只好无奈的任那些神奇的瞬间消失在岁月里。

有一天,长大的J.J.闯进了画室,很长一段时间,她只是在那里忙碌着自己的任务,对孩子们大人们的艺术热情不以为然。J.J.对自己说,她们有着优质的艺术基因,只能让我们羡慕一下。

不过J.J.每次发表这样的感慨的时候都会被Ben老师“严肃”的批评,Ben老师会非常认真的反驳说,每个人都有艺术细胞,都可以学会画画,只不过世界上有太多J.J.这样胆小的人,不敢冲破自己的观念,不敢拿起笔来在纸上大胆涂抹,并且脸皮很薄不敢看到自己练习过程中不成熟的“怪物”作品。

J.J.终于动心,一日她拾起画板,躲到角落里画了一只铜壶。J.J.的铜壶和小学生的铜壶在一起,仍然自惭形秽。乱糟糟的线条仿佛是J.J.的成人世界里无尽的烦心事情,她异常沮丧的把铜壶撕下来丢进了回收箱。

J.J.于是搁置画笔几周。其间Ben老师经常指着大师们的素描感叹道,大师的心灵都很宁静,越宁静越能画得入木三分,其艺术造诣的提升永无止境,就像人对精神境界提升的追求。

又过了几周,Ben老师非常轻松的告诉J.J., 所谓素描就是在白纸上涂抹黑白灰的光影。J.J.心想,我画不准造型,不懂得构图和透视,但是涂色块这件事情多么简单啊。于是J.J.再次坐到静物前,专心的观察黑白灰的光影,把他们涂在纸上。J.J.的第一副素描草稿诞生了(如图)。会画画的童鞋们都看得出来,J.J.把大瓜画成了鹅蛋,瓶子的阴影方向怪异,勺子尚未完成。 但是当日J.J.站在远处打量着自己的画,不禁深深感动。

J.J.也仿佛明白了老师关于大师的感叹。在她和瓶子对视的时候,她似乎跳出了乱糟糟的世界,来到了一个简单的空间,那里只有她和静物。

J.J.从前对画瓶瓶罐罐相当不以为然。自从那次被感动后,她对瓶子们相当着迷,即使几次都在画同一个静物,每次都会发现一些新鲜的细节,每次的瓶子都仿佛是一个从来没有见过的瓶子。

在画了几次瓶子之后,J.J.有一天突然很想画自己热爱的Disney明星跳跳虎,在儿童班的桌子上有一只很是气派的跳跳虎呢。J.J.从前即使是对着平面的图片也会把简单的卡通人物画的面目皆非的。那天J.J.突然发现,跳跳虎和瓶子们是一回事情。哈哈,其实世界上的所有东西都是球体,柱体,圆锥,立方体的组合和变型。

J.J.也尝试了水彩画。Ben说过水彩的关键之一是水的流动,于是J.J.就随意的拿刷子在纸上涂涂点点了一番,于是有了这幅水迹斑斑的杯子和苹果。

和孩子们比起来,J.J.还是经常自惭形秽。和从前不同的是,她相信了Ben老师的格言,相信自己的艺术细胞们一定在某个角落,等待着主人去唤醒。

咨询凤凰艺术学院的美术教育,请致电:416-828-7266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您目前尚未登陆,不能发表评论。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