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多伦多做翻译—卑微与高尚

字体 -

谨以此文献给翻译生涯中陪伴、鼓励我的同学和同事们:Yini, Emma, Pearl, Yiling :)

多伦多活跃的翻译(口译)应该也有几百,不过从没见同行分享经历,也许这个职业并不显赫,常常伴随琐碎的事项和频繁的出行,也许一天的跑腿后再无力气闲扯。两年多来,每次做完一个口译我都有冲动拿起笔分享新的收获,却总是在隔日被新的信息和琐事淹没。如今索性在坐车等车途中,用手机键盘“快照”下每日的感触片段。

更多 多伦多生活,教育,求职咨询,请光顾我的博客Toronto Lives Here. 随时更新中!

TORONTO INTERPRETER

在多伦多做口译和国内时对口译的印象完全是两个世界。这里的社区口译员和神秘气派的同声传译,商务谈判,联合国大会完全不搭界。当然这里也有会议同声翻译,专职法庭翻译,那就另当别论。

我在过去几年做社区口译,主要打交道的机构包括了多伦多卫生局Toronto Public Health,儿童保护协会Child’s Aid Society,社区医疗中心Medical Center, 保险理赔员Insurance Adjuster, 法律援助诊所Legal Aid Clinic,产前营养班 Prenatal Nutrition Program,受害人及证人援助项目Victim Witness Assistance,小额法庭Small Claims Court等。

要说翻译的职业卑微,的确,我们服务的主要人群可以说是弱势群体:新移民,难民,低收入人群,刑事犯罪的受害人。 但是在接受翻译培训的时候,资深前辈美女Judy也告诉我们,翻译是高尚的职业,没有口译员,有些意义重大的对话就无法发生!没错,在过去的几百个口译工作中,卑微和高尚总是萦绕其间。

翻译的内容有的毫无技术含量,只是基本个人信息核对。有的则要求口译通晓社会政治-法律-经济-医药 等等等等。合格的口译脑子里应该有个维基百科,各类术语信手拈来。初入翻译行业之门,我常常在大脑搜索一片空白时采用 paraphrase的办法尽可能解释明白,不过我也会暗自冒冷汗,冲回家把那个绊住了舌头的单词找出来,印象深刻的输入大脑内存。

翻译对话的分量也是天差地别,从一日三餐,喂奶换尿片,孩子反叛,夫妻拌嘴,到证人供词的惊心动魄,法庭上的性命攸关。有的翻译工作谈笑风生,轻松如串门;有的则是句句珠玑,要屏息倾听,快速精确回应。

除了对语言本身精确性的要求,翻译职业的很大一部分是对职业规则的理解和遵循。在100小时的社区口译员培训中,几位老翻译最经常分享的就是口译如何处理和客户的关系,如何在对话中达到”传声筒”的理想状态,如何让两个语言文化相隔万里的沟通者感到毫无障碍,如近邻般顺畅亲切交谈。

专业口译要遵循的基本准则:守时,为客户保持隐私,保护自己的隐私,不向客户透录个人全名联系方式,在翻译任务之外不能与客户攀谈,不能与客户独处一室。这些行业准则都是按照”最坏的假设”制定的,对于给怀孕妈妈和护士间的翻译,这看起来有点小题大做,但是如果客户是犯罪嫌疑人,目击证人,案件当事人,整个事件的结果都可能因为翻译的心里倾斜而被颠覆。这样看来这些准则就毫不为过,既保障了客户语言的平等权利,也保障了翻译的安全和长久信誉。

专业标准对翻译的要求是如实准确翻译交谈中的每一句话,并且全部使用第一人称。还要适当体现说话人的语气、声调、情感。这就是”传声筒”概念的由来。理想的境界是交谈的双方完全忘记了翻译的存在,就如同共用母语的两个人在对话。我们还被建议要鼓励双方尽可能与对方直接交流,包括目光交流;而做口译的人,最好是看着自己的笔记,只让声音存在。毕竟我们完全是局外人,如果不是久远年代上帝区分了语言,我们怎会进入这场对话。所以有时候当翻译结束后,我都没有看清客户长什么样!当然在很多轻松场合,比如孕妇班护士家访,我们也会像几个朋友坐在一起谈天般,似乎看不出界限。

如实翻译双方所讲的每一句话,简单吗?我觉得这简直是翻译生涯中最具挑战的部分。乡野俚语,村夫俗谚,医生律师的行业天文,法官的庄重,律师的雄辩,用通过一人的嘴来表达。翻译不再是自己,而是一个存储着多种语言数码的扩音器。如果我们的储备不足,怎能区分出诊所、家庭、法庭、警察局、避难所……

除了不会讲,还有不敢讲的问题,我们曾经看过一个视频,在性侵案件中,翻译由于个人习惯信仰不肯如实翻译受害人所讲的隐讳部位词语,而导致罪犯逃脱制裁无罪释放!

还有呢,如实翻译,就要求我们”永不解释”,就算你再心急客户怎么听不懂警察问询,就算客户的回答完全不着边际,应该解释和打断的永远是交谈双方!翻译唯一发问的时刻,就是翻译本身没有听懂任何一方的话, 或对行业术语要求进一步解释。

我曾经看过一段受害人在警察局录制口供的录像。当时是晚间,口供已经过了一个小时,受害人是孕妇,精神还没从事件中缓和,回答问题往往文不对题。一小时后,翻译开始表现出明显烦躁,频频打断受害人的回答,用自己的解释推进对话进程。作为同行可以理解其心情,但这样对受害人实在有失公正。

我理解的,翻译的高尚并不是滥用同情和逾越界限的援助,而是努力用专业客观的服务架起沟通的桥梁,让弱势群体,至少是语言上的弱势群体能无所阻碍的speak out and speak up.

未完待续…..

更多 多伦多生活,教育,求职咨询,请光顾我的博客Toronto Lives Here. 随时更新中!

分享博文至:

    4 条评论

  1. 1. 远方无声鸽 - 2013年7月19日 08:13

    合格的法庭翻译很奇缺,收入也不错!

  2. 2. 七成新 - 2013年7月19日 09:55

    谢谢介绍,对这个工作增加不秒了解。

  3. 3. Yini - 2013年7月19日 12:20

    好感谢Jessie亲切而生动的语言把我带回我们carpool读书的快乐时光,永远不会忘记我们JEY的三人黄金组合。如今我们互相勉励,分享自己入行的经验,也分享生活中的点滴。 翻译这一行已经陆陆续续的做了很多年了,7 , 我遇到过好多的同行。让我非常欣慰的是每个我见过的同行都非常严格的遵守她们的职业操守,认真,中立,却又彬彬有礼。 我认为作为一个口译员,做主要的是要把自己的位置摆正,切忌把自己的思维放在对话里面。因为每个人的生活经历不同,作为一个“传声筒”,你要做的就是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把说话人的本意翻译成另一种语言讲给对方听。说永远都容易过做,不过我发现我们都做到了。 感谢翻译培训班,让我有幸认识Jessie, 勤奋,乐观的女生;也很有幸识得Emma, 我们的良师益友! 也希望各位翻译的朋友,热爱并ENJOY我们的工作

  4. 4. ms - 2013年7月22日 13:41

    上周陪夫人去MARKHAM ROAD/401的交通法庭, 法庭指定一个中文翻译, 男的, 国粤语都能说, 可是那个翻译水平实在不敢恭讳……….只能说比一点都不懂英文的强.

    只可惜法庭不让我自己去翻译, 只能用指定的翻译.

发表评论

您目前尚未登陆,不能发表评论。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