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CAS儿童保护协会 “打硬仗”? 受伤的是您,更是孩子 (上)

字体 -


案例分享:新移民贾女士的生活面临着巨大挑战:儿女都尚未成年,小儿子还是智障患者,离异的先生因抑郁和”自杀“倾向正在精神病院接受治疗,无法全力承担抚养子女的责任。工作、家务、儿子状况的不如意,让母亲的脾气日渐暴躁。6岁的小儿子成了贾女士的出气筒,仅有9岁的姐姐却对弟弟爱护有加,成了弟弟的盾牌,抵挡妈妈的打骂。童心可贵,童言无忌,很快,姐姐学校的老师就听闻了弟弟的“遭遇”,基于“儿童工作专业人士”的法定“通报义务“,老师拨通了CAS社工的电话。

CAS的社工随即展开了调查和家访。 母亲的出气筒又转向了社工:敲门不开,电话不接,冷眼相待。社工的家访很像是“面试”,无法朝夕相处,主要凭“面试”时的印象和观察评分,以决定家庭是不是孩子的安全居所,监护人是不是有能力给予子女充分的照顾。CAS要求社工在家访时对家里的环境,整洁程度,以及所有谈话内容进行详细的记录。不过,郁闷的贾女士显然不很了解这个“面试”的程序和后果,她既没有试图将厨房和客厅打扫干净,也没有对“面试官”表现出应有的尊重和回应。她觉得社工的查看和记录简直就是在窥视家庭隐私,对她自己管教子女的事务横加干涉。

社工的家访印象分十分糟糕,贾女士的暴躁脾气和对孩子的“体罚虐待”倾向在社工的报告上一览无余。社工和姐姐的单独谈话也证实了妈妈的确打骂弟弟。根据《安省家庭和儿童服务法案》的规定,CAS将弟弟从家中带走,送到寄养家庭Foster Home暂时照看。

孩子虽被带走,如果贾女士能在此时反省一下自己,在社工面前表现出配合的意愿,孩子仍有可能回到家中。不幸的是,贾女士一如既往的敌对态度和满腹牢骚反而加剧了社工的顾虑。社工认为,贾女士目前的状态很有可能波及到9岁的女儿。即使贾女士从未体罚打骂过女儿,如果社工相信”身体或情感上的虐待可能发生”,或者社工认为“监护人表现出可能虐待子女的历史和倾向” 孩子便不再适合呆在家中。结果是,弟弟没能回家,姐姐也被CAS转到了寄养家庭。

此时,孩子们的爸爸结束了精神病的治疗,出院回家。每周,贾女士和前夫都会在社工的监督下在指定的地点探视姐弟二人。探视的过程中,社工注意到了这样的情景:

爸爸买来了玩具和零食,将零食打开与孩子一起分享,坐在地板上和孩子一起搭积木,玩小汽车,给孩子读图画书。临走的时候,孩子们对爸爸依依不舍,盼着爸爸下周再来。

贾女士也带着饼干和甜点来到了探视处,但却神神秘秘的将孩子带到卫生间中,锁上了门。社工们听到孩子发出不情愿的哼哼声。过后,社工们才知道,贾女士把孩子拉到卫生间里拍照,因为发现孩子身上有受伤的痕迹(在寄养家庭不小心摔倒碰到)。贾女士要孩子回家心切,不停在孩子耳根絮絮叨叨,“闺女,告诉她们你要回家,必须回家,记住了吗?…”  探视结束了,贾女士甚至没有打开带来的零食。女儿的眼中透出了惊恐和不知所措,看着妈妈走远。社工们从孩子的眼里,看不到孩子对母亲的依恋和不舍。

几次探视让社工们觉得,孩子更喜欢和爸爸在一起。爸爸是真心爱护孩子,富有耐心,却并无什么特别的企图,只是想让孩子开心。贾女士的急功近利,使得孩子产生了恐惧和疏远,也被社工们看在眼里,认为妈妈不是称职的监护人。社工将这些点滴的观察,做了详细的笔录,这是她们工作的需要。

当父亲,母亲,社工,孩子的律师出庭参与听证时,贾女士再次迈出了对自己及其不利的一步:对方的律师刚开始讲话,贾女士就开始大声埋怨,控诉CAS”绑架了“自己的孩子。同时,一旁的父亲却表现得理智有度。社工提交的书面证词本来就对贾女士不利,她在法官面前的情绪失控和敌对态度,不但没有换得法庭的同情,反而印证了证词中的说法。法官颇为无奈的对贾女士说,“你为自己制造了最坏的敌人”。

结果,法庭的判定颇有点出人意料,尽管医生的鉴定中说父亲的精神病有复发可能,法庭还是将孩子的临时监护权给了父亲。

家长圈子里围绕CAS的热议从未停止。CAS的服务拯救了很多孩子和家庭,但也为很多家庭带来了近乎“灾难”性的干预, 其中有社工的原因, 也有儿童保护体制的问题 —-试问,这两个问题您能够在一朝一夕解决吗?

因此,本文不是对CAS的血泪控诉,也不是教你维权上访示威,因为那些对您没有神马用处。这里提供律师们在和CAS打交道的过程中总结出的一些忠告,听起来可能不太美丽悦耳,但是父母们,在您愤愤不平,伤心委屈的时候,您是否想到您的孩子远离家人,寄人篱下,也一样承受着不能承受之重?

您只需问自己一个问题: 您从CAS拿回孩子的愿望有多么迫切?

如果您的每一个细胞都开始回答:我要孩子回家,我要重新学习做个好家长,那您不妨听听这些经验之谈。

本文适用于孩子被CAS带走,正在经历法庭程序的家庭。如果CAS正在对您进行早期的干预和调查,也有一定借鉴意义。

CAS社工何许人也?

许多CAS社工为家庭和孩子带来了巨大帮助,甚至改变了孩子的命运,这些社工完全可以获得社区服务奖牌。也有一些社工仅仅在坐着小和尚敲钟的工作,更有甚者,会在法庭上“调整”自己的证词,为CAS机构利益服务。

CAS律师何许人也?

CAS律师多是勤恳而诚实的人,但是,您没法用“富有同情心”形容他们。

他们收入优越,工作专注。他们一旦承诺什么,多数时候都会履行。

当然别忘了,他们的客户是CAS, 他们听取CAS的指令。

CAS带走了孩子,文明的词叫做“Apprehension”

CAS将孩子从父母或监护人身边带走,由CAS代为照看,这一过程叫做“Apprehension”。请父母们谨记,虽然这让您震惊,愤怒…虽然您可能心里每天都在嘀咕“CAS绑架/劫持了我闺女”, 千万别在法庭上脱口说出任何类似的字眼。这对您毫无帮助,还可能让法官对您印象分大减。法官判断的根据是事实经过。任何夸张,喊冤,哭天抹泪等过激举动都无济于事。

拿到CAS的文件您该怎么做?当然不是用来擦炉子。

在首次开庭(First Court Appearance)之前, 您应该会拿到CAS送来的一大叠文件。鉴于首次开庭必须在孩子被带走的5天内发生,经常是您今天才拿到这些从来没见过的法律文件,明天就要上庭了;还有可能,您在上庭前几分钟才收到一个大信封。

这可能是您人生中首次接触法庭文件,不要恐慌,让我们来看看这些文件都是干啥的:

Form 8B: Application – 申请,此表类似于一份民事诉状,只不过CAS站在了原告的位置上, 家长则是需要回复诉状的被告,其中内容包括:

开庭的日期和时间;法庭地址;案件中儿童的姓名;案件涉及到的所有人姓名;为什么CAS要求通过上庭解决这个案子;CAS向法庭提出的申请

Form 14: Notice of Motion – 动议通知,动议(Motion)是庭审 (Trial) 前常用的程序,一般通过呈交宣誓的书面证词(Affidavit),要求法庭下达临时令状。CAS的这份动议是关于下次法庭程序前孩子的照看以及监护权申请。

Form 14A: Affidavit – 宣誓的书面证词.  广义来讲,这是一个有着证据效力的“ 故事”,可由涉案的原告、被告、证人、专家证人等完成,并由“故事”的作者在宣誓官面前签字,再呈交法庭作为证据, Affidavit常常和Notice of Motion结伴出现,作为支持动议的证据。和法庭上的口头辩论差不多,书证也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还都信誓旦旦说自己的版本才是大实话。那究竟信谁的?就要法官来根据证词的合理性来作出裁决了。

Form 33B.1: Answer and Plan of Care – 被告方家长对CAS申请的回复以及对孩子的看护计划,此表由家长填写,当然最好是在律师的帮助下完成。此表需要在收到的30天内填好呈交法庭,附送CAS.

现在这些文件不再是陌生人了,保留好干净的原件,复印上1-2份。然后,马上带着文件去找律师,或者法律援助诊所;其次,开始努力完成您的家庭作业,仔细阅读CAS的申请和书面证词,看看他们的故事是怎样的,边读边在复印件上做笔记,把您的故事梳理出来,作为律师辩护的参考起点。

儿童保护案件的法庭程序:

根据家庭法程序(Ontario Family Law Rules)第33条规定,所有的儿童保护案件都要遵守以下时间表。任何一方不得延长案件时间—-只有法官可以,但前提是考虑到确保“儿童的最佳利益”

法庭程序

时限

孩子被CAS带走后的首次出庭

5

家长把Form 33B.1 呈交法庭和CAS

30

临时看护和监护权听证

35

调解会议

80

终审听证

120

家庭法程序原文可从网站获得:http://www.ontario.ca/laws/regulation/990114

首次上庭能解决什么问题?

从法庭程序的时限上您就看出些端倪来了,如果您不是在孩子被带走的第一时间冲向律师办公室,首次开庭的时候您多半就是个三无被告:没有自己的辩护律师,没研读过CAS文件,没向法庭呈交任何为自己辩护或说明情况的书证。而法官面前摆着什么呢?当然是CAS的一大堆文件了,里面可能充满了各种对您的糟糕“指控”。这时候,您能指望法官做些啥?

在多数案件中,这次开庭的主要功能是确认下次开庭时间和呈交文件的期限。此时您面临的下一个重要听证 (35天内),就是要讨论孩子的“临时监护权”归属。

不论您心中有多少不公的呐喊,现在不是抗议呐喊的时候,请您把愤怒放在家里,把镇定写在脸上,把关键时间日期记下来,就赶紧去做功课,找律师吧。

在等待 “临时监护权听证”时, 您可以做些什么?

虽然在这次听证之前,您的孩子在CAS手里,但您很可能会享有在CAS社工”监督下的探视权”(Supervised Access)。监督探视是一柄双刃剑,即可以善用,也可能伤人。很多家长在此期间愤怒情绪过盛,从而在探视时出现不理智的言辞,而为自己制造了不利证据。

您如何对待探视的机遇是您能否在CAS案件中胜出的关键环节。

一系列您不可不知的探视策略:

您和您的律师最好在探视的细节上花些功夫,尽量和CAS协商,争取到非常明确的探视日程,比如,每周二,四下午5-7点。探视的时间要符合您的工作安排,以保证您能每次必到。

如果探视能写入法庭令状 (Court Order),可以有效保障家长的权益;

严格遵守协商好的,或令状中规定的探视日程,对家长十分有利;反之,如果家长有一次缺勤,法庭都会知晓!

在律师协助下争取探视时间的增加,外加您在探视期间的良好表现,可能会加速孩子回家的进程!

您每一次探视孩子,CAS社工都会做详细的笔记:您和孩子的互动如何,您是不是一个称职的妈妈….记得拥抱孩子—社工期待父母会这么做。

下期文章中,博主将和您分享更多探视策略,并浅析法官心理,CAS搭建案件的依据,以及家长如何通过改善行为及态度,为案件带来实质性突破,帮助孩子早日回到父母身边。

分享博文至:

    1 条评论

  1. 1. chang - 2015年10月28日 07:42

    请问博主,何许人也?需要帮助,想请教…

发表评论

您目前尚未登陆,不能发表评论。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