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省有个“道歉法”

字体 -

安省有个“道歉法”

加拿大什么最著名?甜蜜枫糖浆,淋满肉汁的薯条(poutine), 清凉甜蜜的冰酒。还有一条,与这些特产齐名,那就是:人们彬彬有礼,还常把“不好意思”“劳驾您哪”挂在嘴上。只要您看看大街上陌生人不小心撞到了别人,是怎样一番歉意连连,就知道说声“对不起”对加拿大人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以至于多个省份竟然都专门有一部【道歉法】(Apology Act)。咱们安省的【道歉法】于2009年生效,整个法案只有470字。这短短一页纸的用处是什么?难道如何说“对不起”也要法律来约束?

本年的一桩民事案件中Simaei v. Hannaford, 2015 ONSC 5041,成文法新秀【道歉法】现身了:

本案中的原告状告前雇主非法解雇,在诉状中称,雇主曾向其“道歉”,这就是等于承认了非法解雇,因此应给予赔偿。被告驳斥这一说法,并援引【道歉法】以及民事诉讼章程第25条第11款作为支持的论据。

现在我们就来看看这道歉法究竟说了些啥?

第一,定义“道歉”:带有同情或悔意的陈述,话语,或行为,无论这一话语或行为是否承认了错误或法律责任。

那么,道歉在法律上的后果是什么?说了道歉会不会在对峙公堂时吃亏?法条明确指出:不会!

首先,道歉并不等于承认了过失和法律责任;

其次,在决定当事人是否负有过失及责任时,不能将“道歉”作为考量的依据

再者,在民事诉讼,行政诉讼,或是仲裁程序中,道歉不能作为判断过失及法律责任的证据。

既然法案中已有界定,法官认为,道歉在法律程序上“毫无意义”,雇主的道歉不能用作证明其过失的证据,而且压根就不应该出现在诉状里。

在阐述道歉法精神的同时,舒特法官还对这部年轻法案的诞生做了回顾:法案是由安省一位议员以“个人提案程序Private Member Bill”的方式呈交安省议会,其后获得各位议员的支持,并在2009年生效。法案一出台即获得了医疗从业人士和律师界的支持:曾经,医生和护士们对患者有所伤害时,本有意向病人致歉,但又恐怕道歉的行为会被用作民事诉讼的过失证据,从而战战兢兢,不敢轻易说出“对不起”。法案的拥泵们认为,法案的诞生对纠纷解决颇有助益,它能够:

  • 促进纠纷的化解
  • 加强对当事人的问责
  • 有效加快纠纷处理的时间,节省费用,避免纠纷走向法庭,或是加速民事案件处理的进程

舒特法官还有现身说法:”我本人在调解(mediation),仲裁 (arbitration)等领域的经验提供了很好的范例,那就是“道歉”在促进“庭外和解”的程序中的确有着重要价值。”

从这个角度理解,【道歉法】实际上是在鼓励道歉的话语和行动呢。正因为道歉不能被律师和当事人用作民事诉讼中的证据,人们在说对不起的时候才不会有所忌惮。很多人诉诸民事诉讼,并不是为了讨回金钱损失,更多的是为了讨回公道,出口气,亲耳听对方诚恳地说句“对不起”。再有许多官司,实在是因为庭外和解失败,才不得不选择下策—–走上法庭。民事诉讼费事,费力,费钱,费心神。如果当事人能够以协商解决,才是对双方都有利的两全其美的方式。

Elton John在一首歌中唱到,“对不起”三个字最难出口。有了【道歉法】,说个对不起,变得容易起来!

历史回顾:道歉法的诞生

提出【道歉法】议案的人是自由党议员David Orazietti ,如今还在Queen’s Park的议会供职。当年的提案经历了议会宣读,辩论,委员会讨论,并在议会上三读通过后,这位议员非常开心,”我真是太高兴了,这下在安省,人们可以诚恳地对自己做错的事情表达悲悯,伤心和遗憾,而不必为其道歉所导致的法律后果瞻前顾后。这无疑是移除了一个法律上的屏障,能有效促进纠纷的化解。“这一立法得到了医生,护士,病人权益团体,以及其他医疗领域专业人士的大力支持。”

在法案诞生之前,很多专业人士在道歉的问题上都是如履薄冰,因为他们常常会被律师和保险公司“警示”: 当被指责有过时,不能道歉,一旦表达了歉意,就有可能被用作民事法庭上的证据,需要承担法律责任。然而研究却表明,如果被告真的有过失,说句对不起更有助于纠纷解决。美国律师协会专刊中提到,在所有民事官司中,有30%的原告表示,如果被告能在当初说声抱歉,自己也不会把事情闹到法庭上。

虽然本法适用于各类民事案件,但影响最大的还是医患关系。北美药学教育期刊上写道,在医疗事故的民事案件里,有将近40%的患者表示,如果医生能为医疗过失道歉,他们并没打算将医生和医院告上法庭。有了【道歉法】条款的保护,医生可以更开诚布公和患者及家属交流,他们可以更专注于患者和病情及治疗方案,而不是担心自己的言论会带来怎样的法律后果。

很多美国的医院在推行道歉政策后,收到了非常积极的反馈。从2002年起,密歇根大学的附属医院开始鼓励医生为自己的错误道歉。其后,针对医院的医疗事故的民事诉讼从2001年的262起下降到130起,医院的年度律师费用也从3百万降低至1百万。

从加拿大全国范围来看,安省并不是道歉法案的开先河者。在安省的道歉法诞生之日,全国共有5个省份有类似法案,而南边的邻居美国有35个州内有类似法案或条款。

提案议员还说“ 法律体系中的某些条款成为了障碍人们真诚沟通的鸿沟,压抑了人们天性中的良善,理解,同情—这恰恰是人们最需要的东西”。

小常识:”私人提案法案”的诞生

和所有成文法家族的成员一样,【道歉法】的胚胎是一份叫做“提案(Bill)”的文件。提案,实际上就是用法律语言将某种想法或建议表达出来,以便呈交给安省的立法机构(Legislative Assemly)被议员们审核。 提案有可能是对已有法律的修改,也可能是另立新法。如果提案能够顺利通过所有的立法步骤,才算是由胚胎长成为婴孩,得以呱呱坠地。

下面的图表简单介绍了提案诞生的过程:

从提案到法案 (议员私人提案)

这个主意不错,符合公众利益,就把它撰写成一个提案,到议会里去宣读一下好了。

第一读:提案的议员向各位同事介绍提案内容,解释提案初衷

第二读:各党派议员对提案的利弊进行辩论并投票

通过第二读投票的提案,被送到负责相关事务的委员会(committe),获得进一步讨论,其间可进行公开听证,并对提案的内容进行修订。

被修改后的提案从委员会返回议会。

第三读:各党派议员对提案的最终命运进行投票。

通过第三读的提案,马上就要出生了。因为我们是君主立宪国家,所以法案的出生要由女皇陛下的代表来签字。这最后的一步称作御准“Royal Assent”, 由本省的省督Lieutenant Governor签字许可,提案就正式成为了立法。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您目前尚未登陆,不能发表评论。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