饺子 才是年菜大招

字体 -
标签:
饺子 才是年菜大招

饺子 才是年菜大招

水饺上桌,热气氤氲,敦厚的面香混着韭菜虾仁鸡蛋的醇香,把整个屋子的气场都占满。

这个瞬间总是具有百发百中的闪回感,就像青梅竹马的玩伴,就像梦中永远不变的奶奶家拥挤温暖的小客厅:大年初一,抛掉守岁的睡眼惺忪,穿起新衣,听着鞭炮窗外噼啪作响,厨房里已经传来了饺子馅的香味。包饺子在奶奶家,是一场男女老少全民参与的盛宴。

奶奶在厨房里指点江山一辈子,最有经验,负责饺子的灵魂:拌馅。猪肉是精心挑选,由三叔用自家手动的绞肉机打碎。为了让饺子熟的快,味道鲜而不腻,肉馅都是提前炒熟,再和韭菜,白菜,炒好的鸡蛋碎,香油一起拌匀。馅淡了饺子会索然无味,馅若太咸大家又会望而却步,吃不了几个就不敢下筷了。所以,馅拌得差不多了,要请大家一一品尝,口重的口轻都给反馈,取中加盐。每次“奉命”尝馅,我都倍感荣耀,感觉一顿大餐成败的关键,都落在我的舌尖!

三叔人高马大,内力深厚,负责面板。和面,揪Ji子,在我看来完全就是深不可测。尤其纯靠手工揪出的jizi,怦然有声,徐徐生风,劲道非常。一般平庸之人,手劲不足,只好用刀切。等jizi铺满了案板,三叔大爷张开手掌,在案板上演一阵太极八卦,立刻jizi们就变成了浑圆的小球。这些小球的体积和质地非常关键,直接决定饺子们的卖相和口感。

负责擀皮的主力,就是大爷和我的胖熊爸爸,胖熊虽然年少从文,对于面板的几项关键技术却深得奶奶的亲传,比如揉馒头,擀饺子皮,擀面条。擀皮的时候,但见左手灵巧无比旋转着面皮的一角,右手按压面杖上下推动,面杖下的小球转了几圈,就变身薄皮一张。这张皮,必定要中间厚,边缘薄,才能保护中间的馅料不逃出来。等我吃了一块糖的功夫,这边案板上的皮就堆出了一座小小的金字塔。

那边负责包饺子的大妈和大卫羊开始招呼了,老超,运皮来!我就乐颠颠跑进厨房,把一摞子饺子皮郑重其事捧在手上,护送到包饺子的圆桌前。

大卫羊和大妈都有一项绝活,就是把一张皮,一勺馅,夹在双手的合谷处就那么轻轻松松一挤,一个胖头鹅般的饺子就挺着鼓肚,气派地站在竹盘上了。这项技术,我每年都尝试一下。当然,至今也没有学会,我只会把皮的边缘处,一点一点压紧,变成一枚躺着的瘦鹅。而且,这只瘦鹅下水后,立即就露馅。

所以,我放弃了包饺子的环节,立志在面板上学一手绝活。等到我的个头差不多能够到面板,操纵面杖的时候,我被允许学习擀皮的关键技术。我十分清楚记得,那一年,是大妈亲传了我擀皮的妙招。右手向上推稍用力,向下推放力,左手抻着面皮旋转,用面杖靠近两端的部分,适当撒干面,面杖不沾皮….

这也是我人生中掌握了唯一一个包饺子的技术,在之后的各种场合,凡是有人家包饺子,我都毛遂自荐去擀皮。尽管,经常擀了不到10个,就被真正的厨房大拿们轰到外头玩去了。但是,我的参与擀皮的热情,是永远不会被我拙劣的技术和大厨们的嘲笑打击下去的。无论谁家的面板,哪国的面,只要一碰触到那些圆敦敦的jizi,我的大脑就立刻和那些年代那些画面通电。

饺子一下锅,等待望眼欲穿,厨房里传出的煮面香渐渐弥漫,饭桌上的老陈醋,香油,辣酱调料静静散发出低沉的气息,准备和热腾腾的水饺一起触动味蕾—-这才是年菜的终极味道。

很多年后,我们旅行得太远,不再能吃到奶奶,三叔,大爷,大妈,胖熊,大卫一起制作的饺子。

好在我有个擅长“闪回”的中华小当家朋友莲花,有一年,她痴心不改地一定要自己包出一顿手工水饺,等我抱着擀皮的壮志满怀走进她的厨房, 我才知道,这是她第一次自己做饺子。我们对着一盆不争气不肯成形的面捉急了半个多小时,莲花终于忍不住了,她时空连线了她远在山东的妈妈,请教和面技术。虽然有了理论,但是手劲和经验都为零,就在我们一筹莫展,哭笑不得的时候,奇兵三牛叔叔敲门了。在我们看来,三牛叔叔永远有办法解决天下所有的难题,况且他吃得饺子应该比我们吃的盐还多,他岂能不会和面!三牛没有让我们失望,他卷起袖口上场了。其实,他也是第一次啊。三牛的专业是雕塑,经常和泥巴,他将和泥的原理和劲道如法炮制。嘿呀,面团真的成形了。三牛又按照自己的饭量做出了jizi. 我没好意思说,这硕大无比的jizi,大概会造出一锅企鹅。偏偏莲花一大爱好就是往皮里拼命赛馅,但因为我们已经饿的眼冒金星了,别管那么多了。总之,一通江湖奇门,几个外行做的饺子成功上桌,无论是气吞山河的三牛,还是盈盈弱质的莲花,都吃了不过三四个,就瞪着盘子,一声长叹,几个饱嗝。之后,每次莲花提议包饺子,我都一阵胃酸,赶紧说,还是速冻的吧,就那个什么牌子,味道也不错呢。

飞流最爱吃什么?甜瓜吗?其实饺子才是大招!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您目前尚未登陆,不能发表评论。登陆